布蘭妮首度公開被控制的生活:我只想拿回我的人生

by:阿雀
3496

本周三(23),美國知名歌手布蘭妮在洛杉磯法庭上,透過手機通話的方式,講述自己被父親監護了 13年的經過,她透露自己被迫用藥、被強迫工作,甚至還被拒絕取下子宮內的避孕器,只為了不讓她再有小孩......

post title

布蘭妮於本周三透過電話,在洛杉磯地方法庭上訴說了自己被父親監管 13年的遭遇。

美聯社/達志影像

「我只想拿回我自己的人生」

本周三(23),在美國洛杉磯的地方法院上,今年 39歲的知名歌手布蘭妮(Britney Spears)透過手機,對著法庭和大眾用 23分鐘述說了自己被父親監管了 13年的經過,並請求法官終結她的父親傑米(Jamie Spears)對她的法律監護權。

「我一直被拒絕,我非常震驚,而且受到創傷,」布蘭妮說:「我只想拿回我自己的人生。」

第一次公開向世界談論自己的遭遇

2008年,因為布蘭妮當時的身心狀況和可能的藥物濫用情形,即使她當時已經成年,其父親傑米仍向法院要求給予他布蘭妮的監護權,而法院也確實批准了這項申請,使得布蘭妮在這 13年間一直沉默地接受父親的控管——直到上周三,她終於公開向世界談論她的遭遇。

沒辦法活出完整的人生

布蘭妮在席上向法官提出請求,希望終止監護權的事,能夠在「不用對她進行評估」的狀況下就完成。她認為,自己既然處在可以工作的狀態,那麼就不需要被監護,因此相關的法律需要被調整與改變。

「我真的認為這個監護關係被濫用了。我不覺得自己能夠活出一個完整的人生。」布蘭妮說。

post title

在開庭當天,布蘭妮的支持者帶著寫上「放布蘭妮自由」(Free Britney)的標語、旗幟,以及布蘭妮的人形看板,來到法院外頭聲援她。

美聯社/達志影像

「以加急狀況」向法官要求直接談話

而這次的談話,是在布蘭妮的要求下,經由她的律師英厄姆三世(Samuel D. Ingham III)於四月時「以加急狀況」提出申請,讓法官能夠直接與她進行溝通。

據《紐約時報》在近日才取得的法庭機密資料顯示,布蘭妮其實從 2014年開始就曾對父親的監護角色提出異議,並不斷要求完全終止這項權力,但她的律師英厄姆三世卻始終沒有向法院提出任何正式的申請。

「對經歷的事情感到尷尬又沮喪」

布蘭妮透露,自己為何長年都沒有公開把這些事說出來,是因為「對自己所經歷的事情感到尷尬又沮喪」,並認為不會有任何人相信她的說法。布蘭妮還提到,她原先並不知道自己可以提出終止父親監護權的要求,而她對自己的疏忽感到很抱歉,但她「真的不知道」。

個人與資產都遭受監護

事實上,布蘭妮現在生活在雙重的監護關係下,一是監護她個人,二則是監護她的資產。

目前,她的父親傑米和一間經由布蘭妮要求的專業財產機構,共同看管她將近 6,000萬美元(折台幣約 16.74億台幣)的資產;至於布蘭妮本人,自 2019年開始,則有一名持有執照的專業監護人臨時接管了她的個人生活照護。

傑米和專業監護人的代表表示,保護布蘭妮的措施是必須的,但如果她想要,她隨時可以終止監護關係。

post title

布蘭妮認為自己如同被「性剝削」,被迫工作、無法控制自己的財務,而且也不能獨立。照片為布蘭妮於 2016年的MTV音樂錄影帶大獎(MTV Video Music Awards)上的表演。

美聯社/達志影像

如「性剝削」般被迫工作、無法獨立

但另一方面,布蘭妮則認為自己在 2019年5月進行最後一次的非公開聽證會後,有必要在這次為審理本案的法官潘妮(Brenda Penny)再重述一次自己的看法。

布蘭妮在回顧自己的經歷前表示,她「不認為自己上次在法庭上說的話有被聽見」,而這其中包括了她於 2019年被迫參加巡演、被迫接受精神評估,以及被迫用藥。

布蘭妮表示:「那些對我做出這種事的人,都不應該輕易地被放過。」她甚至將自己面臨的狀況比為「性剝削」,被迫工作,卻又無法控制自己的財務,也無法獨立。

「我並不是任何人的奴隸」

回顧 2018年,布蘭妮表示自己曾在拉斯維加斯(Las Vegas)為巡演進行彩排,當時她拒絕了編舞的其中一小段,結果卻弄得好像她「在哪裡放了個巨大炸彈一樣」,並被迫進行非自願的健康檢查和治療。

「我並不是任何人的奴隸。我有權對一個舞蹈動作說不。」布蘭妮說,並指出她一度被迫服用非常高劑量的鋰(lithium)——一種情緒穩定劑:「我覺得自己喝醉了。我甚至無法與我的父母真正地談論任何事情……然而我的家人什麼也沒做。」

post title

同樣攝於開庭當天,布蘭妮的支持者在法院外高舉看板,上頭為布蘭妮(看板右)與其父親傑米(看板左)的照片。

美聯社/達志影像

被迫遭受狗仔隊不斷轟炸

布蘭妮還透露,最近她的監管機構還強迫她去洛杉磯西湖(Westlake)接受治療,她在那裡遭受了狗仔隊的不斷轟炸,而她希望能讓她在家裡接受治療就好:「我應該享有隱私......強迫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情是不對的。」

父親「喜愛控制並傷害她」

除此之外,布蘭妮還指控她的父親傑米沒有將她的福祉放在心上,反而喜歡控制她。

「他百分之十萬喜愛控制並傷害自己的女兒。」布蘭妮指出,她曾經被迫去參加一場戒癮治療,並為此付出了 6萬美元(折台幣約 167.5萬元),但她的父親一點也不在意她有多痛苦。

「我在電話中哭了一個小時,而他享受著其中的每分每秒,」布蘭妮說:「任何有關我的事都需要有我爸的批准。」

post title

今年 3月17日,同樣在洛杉磯地方法院外頭,布蘭妮的支持者帶著寫上「布蘭妮的錢去了哪裡?」和布蘭妮嘴巴被貼住的肖像看板前來聲援她。當天原本要進行一場關於布蘭妮監護權的聽證會,但布蘭妮和其父親傑米的律師共同提出申請,希望能將會議延後到 4月27日。

美聯社/達志影像

讓他人謀生,卻無法掌控自己的財產

而在法庭上,布蘭妮也數度強調了自己的謀生能力和被監護狀況之間的矛盾,她認為自己「讓許多人有辦法謀生,而且也付了很多人薪水」,但是卻沒辦法掌控自己的財產。

「我對於自己做的事非常擅長。」布蘭妮對審理法官潘妮說:「但我卻讓這些人控制了我的行為,女士,這已經夠了,這一點都不合理。」

「對於自己被剝削感到厭倦」

據《泰晤士報》報導,2016年,布蘭妮曾告訴一名負責她案子的法庭調查員,她希望自己的監護權可以早日被終止,她認為監護權將給予她的父親權力,讓他能夠控制她來往的對象,或甚至是她要如何設計廚房、一周能拿到多少零用錢等,並提及自己曾在發燒到華氏溫度 104度(攝氏溫度 40度)的情況下被迫上台表演。

「她明確表示,她覺得監護權變成了一項用來壓迫跟強迫她的工具。」調查員在紀錄中寫道:「她已經『對於自己被剝削感到厭倦』,而且她說她才是那個在工作並賺錢的人,但她身邊的所有人卻都靠她過活。」

不過,當時調查員也曾做出結論,認為在布蘭妮的財務狀況複雜、容易受到不良影響,以及面臨「間歇性」毒品問題的情形下,接受監管依然符合她的最佳利益。但同時,報告裡頭也有提到,希望能為布蘭妮「開闢一條通往獨立的道路,並在最終停止實施監護權」。

post title

本照攝於本周三,在洛杉磯地方法院外,布蘭妮的支持者穿上了寫有「放布蘭妮自由」的衣服表達對她的聲援。

美聯社/達志影像

傑米「深愛他的女兒」

而回到本次的聽證會,在布蘭妮結束與法官的談話後,其父親傑米的律師索林(Vivian Lee Thoreen)在法庭暫時休會時代表他發表了一段簡短聲明。

「他對於看到自己的女兒受苦受難感到非常抱歉。」索林說:「斯皮爾斯(傑米與布蘭妮的姓氏)先生深愛他的女兒,而且他也十分想念她。」

無法選擇的律師

至於布蘭妮的律師英厄姆三世,則看起來十分震驚,表示自己先前並不知道布蘭妮會說什麼。他透露,自己是在法院的希望下擔任布蘭妮的律師,但如果被要求的話,他將會辭去這項職務。

而布蘭妮雖然在周三的談話中表示,自己如今已和英厄姆三世建立關係,卻也指出她其實沒辦法選擇自己的律師,並希望自己能夠做到這一點——可是基於布蘭妮無法控制自己的財產,這項要求基本上是困難的。

另外,布蘭妮的專業監管人蒙哥馬利(Jodi Montgomery),也透過律師發出信件,表示自己「有義務捍衛斯皮爾斯女士的醫療跟隱私權」,但「非常期待能夠處理斯皮爾斯女士的憂慮」,並表示將在之後把布蘭妮醫療團隊的意見,以詳細的計畫呈給法庭審閱。

post title

布蘭妮透露自己連弄頭髮、做指甲都遭受控制,但她「應該擁有自己的人生」。

美聯社/達志影像

願望:弄頭髮、做指甲、見朋友

下一場聽證會預計在今年 7月14日展開,但詳細的時程尚未確定。

而即使這場官司如此複雜又前途漫漫,事實上布蘭妮的願望卻十分簡單,她表示自己想要自由地去弄頭髮跟做指甲,以及拜訪距離她只有「八分鐘路程」的朋友。

布蘭妮透露,只要在能維持私密的狀況下,她並不反對繼續接受治療,但受監管「對她造成的傷害已經超過了對她的好處」,布蘭妮認為,她「應該擁有自己的人生」。

「他們不想讓我再有小孩」

布蘭妮甚至提到,她不被允許去看醫生,並取出自己身體裡的宮內避孕器:「這個所謂的小組不讓我去看醫生,把避孕器拿掉,因為他們不想讓我再有小孩。」

「我希望自己能夠獲得可以結婚的權利,並擁有一個寶寶,」布蘭妮說:「我現在被監護機構告知,我不可以結婚,也不能擁有孩子。」

「我想要的,只是擁有我自己的錢、結束這一切,以及讓我的男友用他的車載我一程。」

布蘭妮於本周四在Instagram發表聲明,圖片上面寫道:「如果你希望自己的孩子變得聰慧,那就為他們讀童話故事。如果你希望他們變得更聰慧,那就為他們讀更多的童話故事。」

抱歉「假裝自己很好」

而除了本周三的聽證會外,布蘭妮也於本周四(24)於Instagram發出聲明,表示她對於「在過去兩年間假裝自己很好」感到很抱歉,並認為她一直以來的樂觀發文,讓她數百萬的粉絲對於她的人生產生了錯誤認知。

「我只是想告訴你們大家一個小秘密......我相信人們都想過著童話般的生活,而藉由我發文的方式......我的人生看起來好像很美好的樣子......我想這就是我們大家所爭取的(生活)!」

「這是我媽媽最好的特質之一......在我稍微年輕一些的時候,無論那一天有多麼糟糕......為了我和我的兄弟姊妹著想,她總是假裝一切都很好。」

「因為它完全不是事實」

布蘭妮也在內文中間接提到了前一天的聽證會內容:「我希望這一點能引起人們的關注,因為我不希望大家認為我的人生是完美的,因為它完全不是事實......而如果你們有誰在本周的新聞中讀到任何關於我的事......你們很顯然地肯定會在現在知道,這的確不是事實!」

但另一方面,布蘭妮也提到在社交媒體上假裝自己很好「確實有所幫助」:「所以我決定要在今天發出這段引言,因為如果你們正在經歷苦難的話......我覺得Instagram幫助我用一個很酷的方式去分享自己的模樣......或存在......而且還能簡單地感覺到自己很重要,無論我正在經歷什麼,而且它真的有用......所以我決定要開始讀更多的童話故事。」布蘭妮如此總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