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夫多妻合法後,南非政府提議「一妻多夫」合法

by:阿雀
24384

自 1998年將一夫多妻制合法化,南非當局在上個月,也就是二十多年後提出把「一妻多夫制」也納入婚姻法的保障中,但這項提議隨即引來保守派的嚴正抗議......

post title

一夫一妻或許不是愛情唯一的模樣。在將一夫多妻合法二十多年後,南非政府在上個月提出了把「一妻多夫制」也合法化的提案。

Photo: NGDPhotoworks

將一妻多夫制「也」合法化

1998年,南非透過《肯認傳統婚姻法案》(Recognition of Customary Marriages Act),允許了一夫多妻制的存在,並將這項傳統正式納入法律之中。而二十多年後的現在,南非於上個月再次提出一份名為「綠皮書」(Green Paper)的文件,裡頭提到現行法律具有歧視性,而且也沒有促進平等,因為只有男性可以與多名女性結婚,女性卻無法做到相同的事。

因此,它們提出將「一妻多夫制」也合法化的提議,並在今年的六月底前徵求南非大眾的意見,而南非社會也的確對於這項新訴求興起了非常大的爭端。反對派認為,一妻多夫制不僅「從來不存在」,而且還會「摧毀家庭的價值」,或甚至增添小孩出生後的DNA檢驗需求。

允許一夫多妻制,也認可同性婚姻

事實上,南非被認為是世界上擁有最自由憲法的國家之一,該國不僅允許一夫多妻制,也認可同性婚姻。根據南非《獨行日報》(Daily Maverick)報導,甚至有南非男子擁有 10名妻子。

例如南非商人姆塞萊庫(Musa Mseleku)便擁有四名妻子,他目前正在當地的一齣實境秀中展現他的一夫多妻家庭,但姆塞萊庫卻反對一妻多夫制,他認為這將摧毀非洲文化。

「那些人的小孩怎麼辦?他們怎麼知道自己的身分?」姆塞萊庫說:「女性不能在現在擔任男性的角色。這是前所未聞的。她們會向男方支付聘禮嗎?而男方又會被認為要使用她的姓氏嗎?」

南非商人姆塞萊庫反對一妻多夫制,認為這將摧毀非洲文化。

「還沒準備好面對真實的平等」

針對這項議題,非洲傳統信仰與文化學者馬丘寇(Collis Machoko)接受了BBC的專訪,他認為保守派為何反對,是基於「控制」:「非洲社會還沒準備好面對真實的平等。我們不知道該拿我們無法控制的女性怎麼辦。」

一妻多夫制在鄰國是社會禁忌

馬丘寇之前在他的出生國家,也就是比鄰南非的辛巴威研究一妻多夫制,他曾和 20名女子,以及她們的 45名丈夫進行談話。馬丘寇提到,雖然他們實行了一妻多夫關係,但這樣的婚姻在當地是社會禁忌,也不被法律承認。

根據馬丘寇的研究,在一妻多夫制中,女性通常都是在關係中較為主動的一方,而且如果女方認為她的丈夫正在破壞她和其他人的關係的話,也有權力結束他們之間的夫妻關係。

同意一妻多夫制的原因

馬丘寇提到,「愛」通常是這些受訪男子同意一妻多夫制的主要原因,因為他們不希望冒著失去妻子的風險;但除此之外,也有人承認是自己無法滿足妻子的性需求,所以乾脆同意一妻多夫制,避免面臨離婚或外遇的後果;同時還有人是由於自己患有不孕症,因此想透過妻子的其他丈夫擁有小孩,並向大眾掩蓋自己無法生育的事實。

post title

非洲基督教民主黨黨魁梅舒(圖左)認為一妻多夫制將會「摧毀社會」,造成丈夫之間的爭端。圖右為梅舒的妻子莉迪亞(Lydia Meshoe)。

路透社/達志影像

捍衛人權、挑戰父權思考

但若是回過頭來談到南非,馬丘寇則表示自己並不知道該國也有一妻多夫制的傳統——可是對於南非的倡議者來說,關鍵並不是他們之前有沒有,而是希望政府能基於「平等」開放這樣的選擇,畢竟現行的法律已經同意男性和超過一位女性結婚。

在提到帶動本次一妻多夫制議案的綠皮書時,南非一家為了女性權益而生的律師事務所「女性法務中心」的成員梅(Charlene May)就認為,這份綠皮書的目的是要「捍衛人權」。

「我們不能拒絕法律的改革,因為它挑戰了我們社會中的某些父權思考。」梅說。

「會加強或是破壞家庭關係?」

而這樣「破壞傳統」的提案自然也引起了南非議會中的宗教相關政黨的反對。例如該國反對派非洲基督教民主黨(African Christian Democratic Party)領袖,同時也身兼牧師的梅舒(Kenneth Meshoe),便認為這將「摧毀社會」。

梅舒認為,如果一名妻子由三名丈夫「共享」,而他們在某天都想要和她共度夜晚的話,彼此之間就會產生衝突:「總有一天,其中一位丈夫會說『妳花了大部分時間和另一名男子在一起,而不是我』——這會成為兩名男性之間的爭端。」

非洲基督教民主黨也在Twitter上提出了一連串的反對意見和問題,例如「沒有任何非洲文化實施一妻多夫制」、「這項提案會加強或是破壞家庭關係?」、「這不會造成家庭暴力嗎?」或是「試試看成為『第二名』或『第三名』丈夫啊」,並要求南非的大眾「審慎思考」。

非洲基督教民主黨在Twitter上針對一妻多夫制提出了反對意見和問題。

「需要進行更多的​DNA檢驗」

南非伊斯蘭教政黨「Al-Jamah」領袖亨德里克斯(Ganief Hendricks)也同樣反對一妻多夫的提議,並認為這將造成​DNA檢測需求的上升:「你可以想像,當一個孩子出生時,他將需要進行更多的​DNA檢測,才能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

但民主聯盟黨(Democratic Alliance)黨鞭馬茲佐(Natasha Mazzone)強烈抨擊亨德里克斯的言論,認為他這樣的發言是在侮辱女性,南非議會的道德委員會應該對他展開調查。

「在現在這個時代,在 2021年,想到南非的公眾代表之一居然膽敢在國家議會上起立,然後說出這樣的話來,這絕對是一項恥辱。」馬茲佐說。

「這樣子很不非洲」

至於擁有四名妻子的姆塞萊庫,則呼籲南非人不要「過度延伸」平等的原則,而當他被問及自己明明實施一夫多妻制,為何卻反過頭來反對一妻多夫制時,他則回應:「因為我的婚姻,許多人認為我很虛偽,但我還是寧願在現在發聲,也不要就此沉默。」

「我只能說這樣子很不非洲。我們不能改變自己的身分。」

post title

研究一妻多夫制的教授馬丘寇認為,在一妻多夫制家庭中出生的孩子,就是全家人的孩子,不分血緣上的父親是誰。

Photo: PublicDomainPictures

非洲其他國家也有一妻多夫制

研究一妻多夫制的教授馬丘寇則提到,其實在肯亞、民主剛果和奈及利亞都曾經出現過一妻多夫制,甚至西非國家加彭至今還在實施這項傳統,而且還有將其納入法律。

馬丘寇認為,非洲的性別傳統受到西方文化影響甚深:「隨著基督教的出現和殖民的開始,女性的角色被削減了。他們(指男女)之間再也不平等。婚姻變成建立父權制的工具之一。」

尤其關於孩子身分的焦慮,馬丘寇指出這也是根源於父權制:「關於小孩的問題是非常簡單的。只有在那個群體中出生的孩子,就是整個家庭的孩子。」

提案非常「不非洲」

根據南非媒體「TimesLIVE」在五月中旬釋出的民意調查結果,有 43.67%的民眾認為南非應該通過一妻多夫合法化;有 39.32%的民眾則認為這項提案非常「不非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