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需要就掛白旗:馬拉松式封鎖令下 馬來西亞民眾掛旗互助

by:山謬
6893

在看不見盡頭的封鎖令面前,許多馬來西亞的民眾都面臨了斷炊的處境。好在走投無路之際,他們還有一個選擇:在屋外掛起白旗。

post title

當馬來西亞再次進入封城,天生便沒有雙手、以往靠著賣椰漿飯維生的小販阿都拉也面臨斷炊危機,導致他只好也在屋外掛起白旗向善心人士求助。圖為阿都拉及他懸在窗外的白旗。

美聯社/達志影像

封鎖看不見盡頭 單日少於4,000例才解封

從今年 6月1日開始,馬來西亞政府礙於國內COVID-19疫情嚴峻,再度宣布了封鎖令,並一路打算持續到單日確診案例少於 4,000人為止。在過去長達六周沒法正常出門工作的時光裡,許多民眾面臨了斷炊的危機。

無法擺攤 只好掛旗求救

今年 29歲,以往靠著每天早上到街頭擺攤賣椰漿飯(nasi lemak)的身障民眾阿都拉(Mohamad Nor Abdullah)就是其中一名生活陷入困境的人。

一天夜裡,他決定試試先前在Facebook上看到的辦法:在窗邊掛起白旗,告訴其他人他非常需要幫忙。

深夜掛旗 隔天一早援助滿滿

隔天早上,一批又一批的陌生人先後來拜訪阿都拉,他前一晚還空蕩蕩的房間一下就被善心人士送來的餅乾、白米、飲用水等物資填滿——其中一人甚至答應要幫他付房租,讓他肩上的重擔一下輕了不少。

「這一切都超乎我意料之外,很多人伸出援手來幫忙、鼓勵我。」阿都拉表示。

post title

在他於深夜掛起白旗後,隔天一早,阿都拉的屋裡已經堆滿善心人士送來的物資。

美聯社/達志影像

需要援助就掛白旗

這正是自上周開始,在馬來西亞社群媒體上吹起的一股「白旗運動」(#benderaputih)風潮。任何在封鎖期間生活陷入困境的人,只需要在窗邊掛起白旗或是白色衣物,很快就能得到善心人士的幫助。Facebook上也相繼出現了數個相關社團,專門讓網友們互相回報發現白旗的地點、該戶人家所需等資訊,有些網友甚至會開車上街尋找鄰里間是否有人掛起白旗。

也正是多虧有了這條管道可以求援,不管是單親媽媽、因為債務而差點輕生的小販,還是來自緬甸的難民家庭,通通在最危急的時刻獲得了即時的援助。

察覺自殺案件漸增 推廣白旗運動助人

儘管找出白旗運動的發起人並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根據新加坡媒體《亞洲新聞台》(CNA)的報導,身為政治與社會運動家的奧斯曼(Nik Faizah Nik Othman)是白旗運動最早的幾位推動者之一。當初她在注意到馬來西亞幾乎天天都有自殺案件發生後,便開始在Twitter上提議民眾可以用懸掛白旗的方式求助。

「看到每天都有自殺案發生讓我感到非常難過,也讓我決定要發起這項活動。」奧斯曼表示:「我覺得自殺不該發生,但它們的發生也顯示如果這項議題被忽視,馬來西亞會有更糟糕的事情發生。」

生活窘迫 大馬自殺案件增

從警方統計來看,馬來西亞今年的自殺人數確實隱隱然有成長的趨勢,光是在今年 1-5月,馬來西亞就已經有 468人自殺身亡,去年全年的自殺人數也僅 631人而已。

至於從自殺原因來看,今年民眾自殺的原因不脫家庭問題、情緒壓力及財務壓力三大項。

post title

隨著白旗運動日漸蓬勃起來,許多馬來西亞的名人、企業也紛紛加入響應。圖為現年 45歲的洗車工薩西庫馬爾(Sasikumar),他在封城期間丟了工作,龐大的生活壓力讓他只得在屋外掛起白旗求援。

路透社/達志影像

名流、企業加入響應

很快地,奧斯曼及她提議的白旗求助運動開始在現實生活中擴散開來,現在不僅善心人士,就連許多名人、企業行號也紛紛加入響應白旗運動的行列。

舉例來說,馬來西亞的連鎖超市Econsave就在Facebook上請網友們通報出現白旗的地點,好讓它們能及時伸出援手;八打靈再也市(Petaling Jaya)的知名連鎖咖啡廳「絕佳食堂」(Awesome Canteen,暫譯),也宣布任何人只要在結帳時出示白紙,就能得到免費的一餐。

馬來西亞的知名饒舌歌手Altimet則向粉絲們承諾,此後每逢周五,他就會和朋友們一起捐助物資給屋外飄起白旗的家庭。

post title

儘管白旗運動讓許多家戶得到了及時的幫助,但有些政治人物並不樂見白旗運動的蓬勃發展。圖為馬來西亞八打靈再也市高速公路旁的一塊LED廣告看板,上頭寫著:「需要幫助就揮白旗,#白旗」。

歐新社/達志影像

舉手祈禱 而非掛起白旗

然而,並不是每個人都樂見這波白旗飄揚、民眾相互援助的景象。

馬來西亞伊斯蘭黨(Malaysian Islamic Party)的議員聶阿茲(Nik Abduh Nik Aziz)就認為這些有困難的民眾最該做的不是掛起白旗,而是「高舉雙手向上天祈禱」,因為「這是面對生命考驗時象徵力量與樂觀的旗幟,人們不該在接受考驗的時候輕易認輸」。

製造政府失能景象 吉打州政府無意對白旗家庭伸援手

馬來西亞吉打州(Kedah)的州務大臣沙努西(Muhammad Sanusi Md Nor)則把白旗運動視為一場企圖在社會大眾眼中製造政府施政失敗的政治宣傳活動,因此他也宣布吉打州政府無意對掛起白旗的家戶提供援助——只有透過正式管道申請,像是打電話給各地災害控制中心的人,才會得到州政府的食物援助。

儘管諾爾的作法略有爭議,但澳洲塔斯馬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Tasmania)的亞洲政治事務專家詹運豪指出,這場白旗運動確實可能會激起大眾對政府無力掌控危機的憤怒,日後也很可能會被當作用來攻擊當局施政不力的武器。

從白旗到黑旗

事實上,如今已經有部分民眾開始以懸掛黑旗的方式,來表達對大馬政府的不滿,甚至是要求馬來西亞首相慕尤丁(Muhyiddin Yassin)下台以示負責。上周六(3),#黑旗(#benderaHitam)更短暫成了馬來西亞Twitter社群上的熱門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