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語無法形容的慘狀」:罕見暴雨、洪災襲擊西歐 德國至少189人死亡

by:山謬
13630

在歐美地區接連傳出熱浪、野火等災害的同時,上周德國西部地區在短時間內下起了一陣暴雨,伴隨而來的洪災讓人們清楚意識到:氣候變遷的腳步已經來到家門口了。

post title

上周,德國西部地區降下了一陣暴雨,導致嚴重的洪水漫出河堤,淹沒許多民眾的家園。圖為德國北萊茵-西伐利亞邦埃爾夫特施塔特鎮(Erftstadt)的一張空拍圖,圖片中可以看見大半地區都已陷入滾滾泥流當中。

歐新社/達志影像

西德暴雨侵襲 洪災奪至少189命

上周,歐洲西部下起了一場暴雨,許多地區在短短 24小時內降下了超過以往一個月的雨量,而這波暴雨也導致德國、比利時、荷蘭等國家接連發生洪災,其中又以德國受災最深,現已造成至少 189人死亡。

雨彈來襲 24小時降整月雨量

根據歐洲極端天氣資料庫(European Severe Weather Database)的數據,德國西部北萊茵-西伐利亞邦(North Rhine-Westphalia)的大城科隆就在上周四(15)一早,傳出過去 24小時內降雨量達 154毫米,而該地區以往 7月的平均雨量也只有 87毫米而已;德國西部的萊茵蘭-普法茲邦(Rhineland-Palatinate)的阿爾韋勒縣(Ahrweiler),也在 9小時內降下了高達 207毫米的驚人雨量。

洪水、停電、電話中斷

可以想見,這波暴雨隨即在德國西部多個地區引發了洪水,而居民身家財產上的損失,以及遭洪水破壞的基礎設施都讓受災民眾難以重返家園。北萊茵-西伐利亞邦、萊茵蘭-普法茲邦皆一度傳出大停電,造成至少 15萬人無電可用,除此之外,部分災區也傳出電話訊號中斷、道路無法通行的狀況。

post title

歸國後,德國總理梅克爾(右邊黑衣藍褲者)立刻動身前往災區勘災。

路透社/達志影像

歸國後立即勘災

洪災當下人正在美國與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會面的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周日(18)也立刻前往德國境內災情最慘重的萊茵蘭-普法茲邦勘災,並與民眾、救難人員對話,了解災情。

根據CNN的報導,萊茵蘭-普法茲邦目前已經傳出至少有 110人在這場洪災中喪生。

災情慘重 梅克爾:德語無法形容

「這真的令人十分震驚——我幾乎可以說德語裡找不到詞彙可以用來形容這場災害。」梅克爾在勘災後向記者們表示。與此同時,她也允諾將對受災民眾、商家提供補助。

德國財政部長蕭茲(Olaf Scholz)則在接受《周日畫報》(Bild am Sonntag)採訪時估計,短期內德國至少需要 3億歐元(折台幣約 100億6,500萬元)來協助災區的民眾,但從以往的洪災經驗來看,長期的重建計劃則會需要幾十億歐元。

post title

對受災的居民來說,梅克爾承諾的那筆補助很重要。圖為位於德國北萊茵-西伐利亞邦的巴特明斯特艾費爾鎮(Bad Münstereifel),一名男子從路邊一座屋子裡鏟岀污泥。

路透社/達志影像

允諾的補助很重要 20年心血全泡湯

對於住在北萊茵-西伐利亞邦施托爾貝格鎮(Stolberg)的藝術家布蘭特(Dennis Brandt)來說,梅克爾承諾的補助很重要,因為他過去 20年來賴以維生的畫室早已被大水沖毀。「我的畫室,20年來的作品、畫作,一切都消失了。那裡同時也是孩子們學畫的地方,現在也都不見了。」

恢復昔日光輝所費不貲

住在德國萊茵蘭-普法茲邦巴特諾因阿爾-阿爾韋勒鎮(Bad Neuenahr-Ahrweiler)的披薩店老闆羅曼內利(Franco Romanelli)也沒好到哪去,他經營好一陣子的餐廳同樣在大水中毀於一旦。

「建立並讓這間餐廳發展到今日的地步,得花上很長一段時間。」羅曼內利一邊看著工作人員從店裡清出受損的傢俱,一邊告訴記者。他粗估了一下,要讓披薩店恢復昔日光輝得花上好幾十萬歐元才行。

post title

在洪災底下,比利時、荷蘭雖然也有傳出災情,但都未如德國這般嚴重,而荷蘭小鎮芬洛更是因為應變得宜,因此儘管鄰近的默茲河河水暴漲,依舊僥倖躲過了一劫。圖為德國萊茵蘭-普法茲邦阿爾布呂鎮(Ahrbruck)的一隅,可以看到大雨後,一台廂型車已經瀕臨「滅頂」。

美聯社/達志影像

比利時亦遭波及 周二舉國哀悼

除了德國,荷蘭和比利時也在這場暴雨中遭受了洪水的侵襲,不過相較於德國的慘狀,兩國的災情都相對輕微許多。

根據比利時危機中心(Crisis Center)的說法,截至周日為止,這場洪水共造成當地至少 31人喪生、許多居民也面臨無電可用的處境。所幸,目前受災地區已經沒有「立即性的危險」,唯獨在部分受災最慘重的地區,缺乏乾淨飲用水的問題很可能是另一個影響災民生活的隱憂。

比利時總理德克羅(Alexander De Croo)表示,周二(20)比利時將舉辦全國性的悼念儀式,哀悼在洪災中遇難的民眾。

荷蘭也受災 芬洛僥倖逃過一劫

與德國接壤的荷蘭同樣爆發洪災,不過部分地區受惠於當局的即時應變得以倖免於難。

舉例來說,荷蘭東南部小鎮芬洛(Venlo)便是受惠於約 1萬名居民及時地撤離,加上志工、軍隊即時準備了沙包、工程團隊緊急加固堤防等準備工作,而能在上周六(17)芬洛市附近的默茲河(river Meuse)水位暴漲之際,躲過一場大規模的洪災。

post title

英國雷丁大學的水文專家克洛克形容,德國的氣象警報系統在某個地方「斷鏈」了,這才導致許多人於洪災中身亡。圖為一名住在德國埃爾夫特施塔特鎮的居民,當她一打開家門,家門口的街道已經成為一條泥流。

路透社/達志影像

德國沒把握的機會 專家:警報系統「斷鏈」

事實上,德國原本也有類似的機會。

根據法國媒體France 24的說法,在收到洪水警報後,德國 16個邦的邦政府得負責後續動作,包括組織民防、消防等單位準備防災工作。不管是要撤離或是到高處避難,這類訊息到達地方層級後,大多會透過警報器、擴音器等設備通知居民,電視上也會出現提醒居民儘速避難的警告。

France 24指出,上周德國的氣象單位其實曾因預測德國西部地區可能降下大雨、發生洪災而提出示警。然而,用英國雷丁大學(Reading University)水文專家克洛克(Hannah Cloke)的話來說,德國的警報系統在某個地方「斷鏈」了,導致撤離或前往高處避難的消息無法及時傳給夠多的民眾,造成德國受創慘重。

有鑑於民防是德國邦政府重要的職責之一,部分德國媒體也對受創最深的北萊茵-西伐利亞邦、萊茵蘭-普法茲邦政府開炮,直斥這場洪災堪稱一場「民防災難」。

post title

儘管投資於氣候變遷領域往往所費不貲,但德國總理梅克爾警告,不這麼做的代價可能更高昂。

路透社/達志影像

前因後果待釐清 氣候變遷加劇極端氣候

而在德國民間、政府努力恢復受創家園的同時,許多氣候專家們也表示,儘管前因後果還需要時間進行分析,但這場暴雨、洪災多少都與氣候變遷的影響有關。

歐洲中期天氣預報中心哥白尼氣候變化服務(Copernicus Climate Change Service)的主任邦騰波(Carlo Buontempo)表示,受到氣候變遷的影響,科學家相信這類已經很極端的氣象現象日後都會變得更加極端,「我們在德國看到的一切大致上與趨勢保持一致」。

投資環境所費不貲 不投資代價更高 

趁著這次氣候變遷議題博得眾多媒體注意力的機會,梅克爾也呼籲各國加緊投入溫室氣體減排的行列當中,她說:「我們必須加快應對氣候變遷的腳步。此外,第二個教訓就是我們必須重視如何適應氣候變遷。」

儘管投入這些領域都意味著所費不貲,但梅克爾認為,不這麼做的代價更高,「一場洪水並不能算是氣候變遷的案例,但如果回顧近幾年,乃至近幾十年來的損失事件,它們已經變得比以前更加頻繁了。因此,我們也必須做出更大的努力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