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俄國只有ROC 奧運強國換名出征東奧

by:山謬
22049

在即將開幕的東京奧運上,有一支隊伍將以台灣人熟悉的「ROC」之名,登上奧運舞台。

post title

在今年的東京奧運上,俄國代表團的成員將以「ROC」之名出戰賽場。

美聯社/達志影像

沒有俄國 只有ROC

在今年的東京奧運裡,俄國代表團的身影注定備受矚目。

受到近年來運動員禁藥風波的影響,儘管他們的衣著讓人們一眼就能認出這支代表隊來自俄國,但在名義上,這支代表隊只能以「ROC」的名義——也就是俄國奧林匹克委員會(Russian Olympic Committee)的縮寫——出戰賽場。此外,就算這些俄國運動員奪下獎牌,場館裡也不會響起俄國的國歌、身後也不會出現俄國的國旗。

心理影響不一樣 期待聽國歌

曾以蘇聯足球國手的身分,出賽 1980年莫斯科奧運的足球好手沙夫洛(Sergey Shavlo)表示,對今年俄國代表團的成員而言,這項改變帶來的心理影響肯定不好調適。

「就我個人而言,在比賽前聽到蘇聯的國歌總是很特別。」沙夫洛說道。

post title

俄國體壇這場大規模的禁藥風波,讓俄國的運動員必須以「俄國奧委會」的名義出征奧運。圖為俄國奧委會的標誌。

路透社/達志影像

國家級作弊 官方助選手用禁藥

俄國運動員之所以會有這樣的遭遇,一切都得說回近年來讓俄國體壇陷入一片混亂的禁藥風波

2015年時,世界反運動禁藥機構(World Anti-Doping Agency)出版了一份報告,指控俄國當局系統性地幫助旗下運動員服用禁藥,好讓他們在頂尖國際賽事中取得佳績,而 2016年時,身為前俄國反運動禁藥實驗室負責人的羅德琴科夫(Grigory Rodchenkov)也出面爆料出更多內幕,引發了國際體壇對俄國的不滿,差一點就讓俄國被 2016年的巴西里約奧運拒於門外。

平昌冬奧出賽受影響

在兩年後的 2018年平昌冬奧上,俄國運動員們的參賽資格也因為禁藥風波而受影響,只能以「俄國奧林匹克運動員」(Olympic Athletes from Russia)的身分參賽,賽事期間需要升起國旗、播放國歌的場合,也都以奧運旗幟及《奧林匹克會歌》(Olympic Anthem)取而代之。

使用禁藥之外還造假

然而,這起禁藥風波還未落幕。 2019年,世界反運動禁藥機構在調查來自莫斯科反運動禁藥實驗室數據的過程中,又從中發現了俄國涉嫌竄改數據的證據,導致俄國在同年 12月遭判為期 4年的國際賽事禁賽令——這意味著在此期間,俄國運動員只能以中立地位參賽,俄國的國旗、國歌、國名等象徵都不能出現在國際賽場上。

post title

雖然在申訴後,俄國成功讓運動員們受影響的時間從 4年縮短至 2年,可是對於部分運動員來說,無緣代表本國出賽奧運註定會成為一項小小的遺憾。圖為俄國的跳高好手拉斯茲科內(Mariya Lasitskene)。

路透社/達志影像

懲罰年限縮短 俄國錯失兩屆奧運賽事

儘管在俄國的申訴下,去年國際體育仲裁院(Court of Arbitration for Sport)將原本的 4年縮減為 2年,但懲罰的內容仍大同小異。因此在接下來的 2020年東京奧運、2022年北京冬奧及卡達世界盃足球賽中,俄國的運動員不僅無法代表自己的國家參賽,還必須先行提交未服用禁藥的證明,才能上場與各國好手競技。

非首次以特殊身分參賽

有趣的是,這其實並非俄國運動員首次以中立地位參賽。根據《華盛頓郵報》的報導,在 1991年蘇聯垮台後,當時蘇聯的運動員便是以中立身分出戰 1992年的阿爾貝維爾冬季奧運(Winter Olympics in Albertville)及巴塞隆納夏季奧運,奪牌時播放的歌曲則同樣是《奧林匹克會歌》。

post title

在本屆的奧運賽場上,俄國的國旗、國歌和國家的名字都將不復見。圖為 2014年索契冬奧上俄國國旗與國際奧委會會旗並肩飄揚的照片。

路透社/達志影像

國歌、國名、國旗一概禁止 奪牌改播柴可夫斯基

與 2018年平昌冬奧的情況相似,在今年的東京奧運上,任何有關俄國的國旗、國歌等都不會正式登場,而在奧運的官方文件裡,提到俄國代表團也會因為「俄國奧林匹克委員會」一詞中包含俄國的國名,因此原則上只會以縮寫「ROC」的方式呈現,而不會拼寫出全名。

此外,在各國代表進場、選手奪牌等需要升起國旗的時刻,俄國將會升起俄國奧委會的旗幟,國歌則會以俄國音樂家柴可夫斯基(Pyotr Tchaikovsky)的《第一號鋼琴協奏曲》(Piano Concerto No. 1)取而代之。

小小讓步 禁用國旗可用國旗色

不過,在代表團成員的制服上,奧運官方倒是做了小小的讓步。雖然俄國代表隊的制服上不能出現國旗,但俄國卻獲准在制服上使用藍、白、紅三大國旗色,而且只要「中立運動員」(neutral athlete)一詞與「Russia」一字一樣突出,那麼俄國就可以例外在衣服上秀出國名。

對於奧運主辦單位方面的小讓步,俄國奧委會主席波茲德尼亞科夫(Stanislav Pozdnyakov)似乎十分滿意,他在看過新制服後曾指出,人們並不需要「很強的聯想力」,就能在這套制服上看出俄國國旗的身影。

post title

儘管不能名正言順地代表國家參賽,但外界預測,本屆的俄國代表團依然擁有問鼎獎牌榜前三甲的實力。圖為 2014年索契冬奧時,俄國代表隊進場的畫面。圖中掌旗的人是俄國的雪橇好手祖布科夫(Alexander Zubkov)。

歐新社/達志影像

實力依舊堅強

雖然不能光明正大的以俄國之名參賽,但在各大獎牌排行榜的預測上,俄國依舊名列前茅。《美聯社》在報導中指出,俄國十分期待這 335名運動員能在俄國向來擅長的體操、花式游泳、擊劍、柔道和摔角等項目中稱霸,幫助它們成為本屆奧運獎牌榜的前三甲。

至於無法代表俄國出賽、無法在奪牌後聆聽國歌一事,前蘇聯跳水好手瓦伊採霍夫斯卡婭(Elena Vaytsekhovskaya)認為影響不大,她說:「運動員們花了四年的時間訓練——實際上是一輩子,好在這樣大型的賽事裡拿出最優秀的表現。」

「對他們而言,能不能看到國旗、聽到國歌其實不算什麼,他們只會專注在自己的表現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