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羅斯流亡人士公園上吊 「被自殺」疑雲壟罩烏克蘭

by:徽徽
6895

周二,烏克蘭警方在首都基輔的一座公園找到失蹤的白羅斯NGO領導人席修夫(Vitaly Shishov),然而找到他時,他已經成了一具沒有呼吸的屍體......

post title

圖為白羅斯非政府組織「烏克蘭的白羅斯之家」(Belarusian House in Ukraine,BDU)的負責人席修夫,他於 3號這天遭烏克蘭警方發現吊死在基輔的一座公園內。

路透社/達志影像

白羅斯異議人士上吊死亡

周二(3),白羅斯非政府組織「烏克蘭的白羅斯之家」(Belarusian House in Ukraine,BDU)負責人席修夫(Vitaly Shishov)被警方發現在基輔的一座公園上吊,離他的住家不遠。

專門幫忙出逃白羅斯人

根據當地媒體的報導,今年 26歲的席修夫去年在白羅斯政府的迫害下逃到烏克蘭,並且在烏克蘭帶領BDU,這是一個專門幫助流亡白羅斯人尋找落腳地、工作以及給予法律建議的非政府組織。而在周一(2)早上九點、席修夫離家出門晨跑後就音訊全無,也讓他的同事焦急地報案,請烏克蘭警方協尋席修夫的下落,沒想到卻傳來席修夫過世的消息。

偽裝成自殺的他殺?

烏克蘭警方表示,他們目前會朝各種可能的方向偵辦,包含席修夫之死是偽裝成自殺的他殺。烏克蘭警方說:「在詢問證人、分析監視攝影機錄下的畫面以及完成其他調查步驟後,該事件的全貌將獲得確認。」

post title

烏克蘭警方在案發現場拉起封鎖線,目前他們不排除席修夫遭到暗殺。

路透社/達志影像

去年逃離白羅斯,落腳烏克蘭

細究席修夫的生平,他是一名著名的白羅斯反政府人士,並且和許多白羅斯人一樣,在去年為了逃離白羅斯政府的壓迫而遠走他鄉,落腳烏克蘭。

慢跑時遭人跟蹤

席修夫的朋友們表示,席修夫向來有慢跑的習慣,而他最近在慢跑時常常感覺遭人跟蹤。「歐亞民主倡議」(Eurasia Democracy Initiative)計畫主任、同時也是席修夫好友的札爾馬耶夫(Peter Zalmayev)表示,當他聽到席修夫過世後「非常痛心、非常震驚」,且有跡象顯示席修夫遭到某種攻擊而亡、排除了他自殺的可能。札爾馬耶夫說:「我認識他這個人,說他是自殺的一點都不可信。」

白羅斯政府給流亡人士的警告

札爾馬耶夫繼續說道,席修夫的死是白羅斯政府給數千名流亡烏克蘭異議人士的一個「訊息」,讓這些反政府人士「低調一點,最好閉嘴」,「這對其他人來說是個威脅信號」。

post title

圖為烏克蘭警方釋出的案發現場照。烏克蘭國家警察局長克雷緬科表示,席修夫的屍身上可以看到鼻子、左膝和胸部有輕傷。

歐新社/達志影像

先前曾被警告 要小心人身安全

席修夫的同事舒奇科(Yuri Shchuchko)則說,警方告訴他席修夫的臉有紅腫瘀青,顯示他應該有遭到毆打。此外,烏克蘭警方先前就曾警告他們,要小心針對白羅斯異議人士的威脅,「他們要我們小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因為白羅斯的祕密警察網絡在烏克蘭很活躍」。

曾開玩笑 要是出事就能獲得關注

「烏克蘭的白羅斯之家」也在聲明中表示:「當地線人和我們在白羅斯的夥伴不斷警告我們,要小心可能出現的威脅,最誇張有可能出現綁架和暗殺。當時,席修夫用堅忍和幽默的態度回應這些警告。」席修夫曾開玩笑道,要是他真的出事,他的組織或許就能獲得需要的關注。

鼻子、左膝和胸部有輕傷

而在席修夫確認身亡後,烏克蘭國家警察局長克雷緬科(Ihor Klymenko)表示,席修夫從未就遭人跟蹤一事報警,而在他的屍身上可以看到鼻子、左膝和胸部有輕傷,「專家表示,這些輕傷都是一次性摔落會出現的特徵」。

post title

在位於基輔的白羅斯駐烏克蘭大使館前,流亡烏克蘭的白羅斯人士手拿席修夫的照片,悼念他離奇過世。

歐新社/達志影像

去年總統大選後 不斷加大鎮壓力道

回到席修夫的祖國白羅斯,從去年八月充滿爭議的總統大選開始,白羅斯總統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不斷加大鎮壓異議人士的力道,好維持他從 1994年以來的總統大位。然而,期待民主轉型的人民一次又一次地上街,各大城市也出現不少示威活動,抗議盧卡申科黑箱作業、選舉不公,而這些抗議最後都以被警察鎮壓、上千人被拘留作結。

警察執法過當 讓異議分子人間蒸發

聯合國和人權團體表示,它們有收到許多白羅斯警察執法過當、虐待人民或是讓異議分子人間蒸發的報告,而在近幾個月當局更企圖捻熄剩餘的反政府勢力、將大學生關起來以及關閉獨立媒體。

反對派領袖尋求英國支持

白羅斯反對派領袖蒂哈努斯卡婭(Svetlana Tikhanouskaya)雖然在去年大選中聲稱勝選,但最終也只能帶著孩子流亡立陶宛。而周二這天,蒂哈努斯卡婭飛抵英國倫敦和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會面,尋求英國的支持。

英國首相強生向蒂哈努斯卡婭保證,英國會想辦法對盧卡申科政府施壓,並且協助流亡海外的白羅斯記者、民主運動人士以及組織。

逃出來依舊有危險

而在蒂哈努斯卡婭得知席修夫的死訊後,她在Twitter上寫道:「那些從白羅斯逃出來的人仍不安全,這點很令人擔心。」

post title

在位於基輔的白羅斯駐烏克蘭大使館前,白羅斯人紛紛來此悼念席修夫。

歐新社/達志影像

大量白羅斯人湧入烏克蘭

總部設於基輔的另一個白羅斯反政府團體Razam的領導人塔爾斯塔雅(Alena Talstaya)則說:「席修夫是一個很冷靜、很沉穩的人。他曾說他的主要任務就是幫助難民。」

最近烏克蘭也的確看到大批白羅斯異議分子湧入,這與盧卡申科在上個月發起「清洗行動」有關,當時白羅斯維安單位表示,它們要以這場行動對抗西方國家在幕後操弄的「土匪和外國特務」,因此,許多待在白羅斯的記者和人權分子都遭到突襲和逮捕,剩下的人則湧入烏克蘭求援,這也讓烏克蘭當地的民宿、飯店與朋友家的空房充滿白羅斯異議分子。然而,塔爾斯塔雅表示,就算異議分子離開了白羅斯,他們還是不覺得安全。

「躲藏是不可能也沒有意義的一件事,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永遠活在恐懼中。」塔爾斯塔雅說。

post title

圖為白羅斯短跑女將齊馬努斯卡婭(藍衣者),她在 4號這天於眾人的陪伴下來到日本成田國際機場,準備飛往奧地利維也納。而她飛抵維也納後是否會轉往波蘭華沙,仍是未知數。

路透社/達志影像

白羅斯奧運女將日本求援

而席修夫之死正好發生在白羅斯奧運短跑女將齊馬努斯卡婭(Krystsina Tsimanouskaya)拒絕回國的時刻。

齊馬努斯卡婭反對教練的指令,結果被強行送回國。就在登機前夕,她向日本警察求援,害怕一旦回國有可能被監禁。隨後,波蘭核發人道簽證給齊馬努斯卡婭,她的丈夫澤丹尼維奇(Arseny Zdanevich)也早已離開白羅斯抵達烏克蘭,希望在不久的將來能在波蘭和妻子相聚。

國家劫機事件 逮捕反對派記者

白羅斯引起國際關注的人權事件不只這一樁。今年五月,反對派記者普羅塔賽維奇(Roman Protasevich)在搭機返回立陶宛的途中遭白羅斯戰機強行迫降在首都明斯克的機場,隨後警方上機逮人,至今他仍被軟禁等待受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