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撲雕塑的屁股太嚇「馬」 奧運馬術賽場上的那些日式裝飾

by:阿雀
99154

不管是馬術選手或是他們的馬,肯定都不喜歡驚喜——但本周二,在奧運馬術個人場地障礙賽的資格賽中,場上一尊真人大小的相撲雕塑卻可能造成了不小的驚嚇。

post title

在本屆奧運馬術「個人場地障礙賽」資格賽中,第 10號障礙物旁的大型相撲雕塑在賽場上十分引人注目。

路透社/達志影像

看到一個大傢伙的屁股

本周二(3),東京奧運上演馬術「個人場地障礙賽」的資格賽,共有 73匹馬及騎士先後完成賽事。

但在比賽過程中,場上卻有某個裝飾品引起了大家的注意,這是賽馬們從未見過的奇怪東西,並可能因此倍受驚嚇——一尊擺在第 10號障礙物旁邊的真人大小相撲選手雕塑。

「當你到那附近的時候,你會看到一個大傢伙(的屁股)。」英國選手查爾斯(Harry Charles)告訴《美聯社》,愛爾蘭選手歐康納(Cian O'Connor)則補充雕塑「有很多引人注目的地方」。

「它長得很真實。」以色列選手維洛克(Teddy Vlock)附和。

讓馬匹在賽場上分心

當天參加比賽的選手們表示,這個擺在第 10號障礙物旁邊的大雕塑,或許嚇到了部分馬匹,讓牠們在賽場上意外分心,因為他身體前屈的動作實在有點像是要進行攻擊。

而且當選手和馬匹通過第 9號障礙物,要接近第 10號障礙物時,那尊相撲選手是背對他們的,也就是說,當他們完成一個急轉彎,越過第 10號障礙物——也就是一個跨欄時,第一個闖入選手跟馬匹眼裡的東西,恰好是相撲雕塑的正面。

「我的確注意到有四匹或五匹馬被那個東西嚇到。」英國選手查爾斯說。

post title

當選手和馬匹接近第 10號障礙物時,會先看到相撲雕塑的屁股。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當選手和馬匹越過第 10號障礙物時,第一個映入他們眼簾的,恰好會是相撲雕塑的正面。

路透社/達志影像

日式的裝飾:藝妓、宮殿、太鼓

事實上,在本次東京奧運的馬術比賽中,有很多設置在賽場上的障礙物都加上了濃濃的日本特色,像是藝妓、縮小版日本宮殿和太鼓等,只是它們都不如相撲雕塑一樣引人注目。

以色列選手維洛克表示,當他注意到其他人碰上相撲雕塑的問題後,他和愛爾蘭選手肯尼(Darragh Kenny)特地在自己的比賽開始前,讓他們的馬先到第 10號障礙物邊晃晃,好讓牠們可以觀察一下相撲雕塑,熟悉一下它的模樣。

維洛克說:「它看起來真的很像真人,而這有一點恐怖。你知道的,馬並不想看到一個人站在跨欄旁邊,表情緊張,一副他準備好要攻擊你一樣。」

後來,維洛克和肯尼雙雙順利跨越第 10號障礙物。其中,肯尼順利拿下當天的第二名,維洛克則出於別的原因而沒有通過資格賽。

櫻花樹更容易嚇到馬匹?

此外,也有選手指出了賽場中的其他問題,像是在某些路段,需要跳躍和轉彎的距離太近,又或是場內燈光過度明亮,對比賽表現也會造成影響。

但英國另一名選手布拉什(Scott Brash)和瑞士選手福克斯(Martin Fuchs)則認為,在賽場另一頭擺放的櫻花樹才更有可能是嚇到馬匹的罪魁禍首。

post title

同樣攝於本屆奧運馬術「個人場地障礙賽」資格賽,畫面中可以看到藝妓、髮釵等大型裝飾。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有選手認為櫻花樹才更有可能是嚇到馬匹的罪魁禍首。

路透社/達志影像

「這正是成就冠軍的一切」

可是不管出現了什麼,對於以前就參加過奧運的馬術老手來說,這些引人注目的裝飾一點也不奇怪,因為奧運的馬術賽道本就以華麗的設計聞名。

「老實說,你應該預期到奧運會出現這些的,」布拉什說:「你知道來到這裡後,一切都將變得多采多姿。」

「你知道會有很多裝飾性的東西,而且它們很漂亮,你知道嗎?這真的太美好了,這正是成就冠軍的一切。如果賽場上就只是一些無聊的老跨欄,那麼比賽就跟其他任何時候都一樣了。」

英國選手馬赫奪得金牌

馬術個人場地障礙賽決賽於本周三(4)結束,最後由英國選手馬赫(Ben Maher)奪得金牌,銀牌和銅牌則分別由瑞典的弗雷德里克松(Peder Fredricson)和荷蘭的范-德-弗雷丁(Maikel van der Vleuten)拿下。

post title

馬術個人場地障礙賽決賽於本周三結束,冠軍是來自英國的選手馬赫。

路透社/達志影像

小補充:奧運的馬術比賽

根據奧運官網提供的資訊,馬術在 1900年的巴黎奧運中第一次亮相,但直到 1912年才首度在斯德哥爾摩進行賽事。

馬術共有三種項目,分別是場地障礙賽(Jumping)、盛裝舞步賽(Dressage)和三項賽(Eventing),而這三種項目又都各自分為個人賽及團體賽。

場地障礙賽

場地障礙賽需要勇氣、控制力和技術,在賽程中,選手和馬匹必須跨越 12至 15個「可以被撞倒」的障礙物,如果馬匹撞到或拒絕通過障礙物,將導致罰分(註)。除此之外,超時完成比賽也同樣會獲得罰分。

通常來說,會有 75組選手和馬匹組合參加奧運馬術的場地障礙賽,再通過個別的資格賽進入個人和團體決賽,其中,個人賽是取個人資格賽中排名最佳的前 30名;團體決賽則是取團體資格賽中排名最佳的前 10名。

而在每場比賽中,賽道都是全新且獨特的,因此將挑戰選手和馬匹的溝通能力與技術,場上的障礙有突起也有橫溝,除了跨欄外,還會出現模擬石牆等,高度在 1.4公尺到 1.65公尺之間,深度則可達 2.2公尺。

同時,賽場上的美學設計因地制宜,因此常常反映主辦國家的文化風情。

註:罰分,即「penalty points」,在馬術的場地障礙賽中,選手和馬匹若有失誤將會導致「罰分」,最後比賽結束時,由罰分分數較低者獲勝。

post title

場地障礙賽的賽場設計常常因地制宜,反映主辦國家的文化風情。

路透社/達志影像

盛裝舞步賽

盛裝舞步賽被認為是最具藝術性的馬術活動,能展現馬匹的體能,以及選手的協調力,像是選手如何能巧妙地命令馬從一側移動到另一側,又或是要怎麼讓牠加速或轉向等。

這項比賽需要選手跟馬匹之間的緊密關係,要達成如此的默契需要多年的磨合及練習,選手才有可能發揮出精湛的技巧和控制力。

三項賽

三項賽又稱為馬術界的鐵人三項,每場比賽都結合了場地障礙賽、盛裝舞步賽和越野賽(Cross Country),因此選手和馬匹的各項技能都需要具備豐富的經驗。

而在三項賽獨有的越野賽中,有大約 40個障礙物散落在起伏的賽道上,選手和馬匹必須以超過時速 30公里的速度,在大約 10分鐘內完成這條長約 6公里的賽事。

除此之外,選手還可以在賽場上選擇較短卻也較困難的路線,並藉此以高風險換取更快完成比賽的優勢,所以三項賽同時還考驗了選手的戰術思考。

post title

盛裝舞步賽被認為是最具藝術性的馬術活動。本照為今年奧運馬術「盛裝舞步個人賽」的比賽現場,畫面中的選手布理多-維恩德爾(Jessica von Bredow-Werndl)最後奪得了冠軍。

路透社/達志影像

小補充之二:如何把馬送到日本?

就像人類一樣,所有參加奧運馬術比賽的馬,都需要「護照」才能進入日本。

護照能夠用來識別參賽的馬匹,確保牠們健康,而且擁有所有必要的獸醫證明。如果馬匹沒有護照,又或是護照被認定不合規範的話,牠將無法獲准參加比賽。

待在攝氏16度的特殊馬廄

根據《路透社》報導,有數百匹馬在本次奧運中被送往日本。牠們的個體重量大約為 510至 630公斤之間,在用飛機運送時,會以成對的方式待在攝氏 16度的特殊馬廄中,並由馬夫和獸醫陪同。

而這樣的空中運輸必須得由專家辦理。自 1960年以來,馬匹運輸公司「Peden Bloodstock」便負責了奧運和帕奧的馬匹運送。

post title

馬術越野賽考驗著選手及馬匹的技術和體能。本照為本屆奧運馬術「團體三項賽」中,越野賽的決賽畫面。

路透社/達志影像

325匹馬、19趟班機、185趟卡車運送

今年自歐洲的第一班奧運馬匹航班,便將 36匹馬從比利時運往杜拜,然後再送往東京,旅途耗時 18小時,還一併帶上了 1萬2,000公斤的飼料和 1萬3,500公斤的馬匹裝備。

馬術相關雜誌《馬的編年史》(The Chronicle of the Horse)則指出,這次共有 247匹馬前去參加奧運、78匹馬前去參加帕奧,這一共出動了 19趟飛機航班,以及 185趟從東京羽田機場到賽馬場的卡車運送。

有COVID-19,還有EHV

此外,所有馬匹在飛行前都必須接受 60天的健康監測和 7天的隔離,因為今年,馬術界不得不與兩種疾病抗爭——一是影響人類的COVID-19病毒,二則是於今年二月爆發、攻擊馬匹的馬皰疹病毒(equine herpesvirus,EH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