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變天:塔利班攻佔首都喀布爾 總統流亡海外

by:徽徽
7733

周日,塔利班組織攻佔阿富汗首都喀布爾,阿富汗總統加尼出逃,這場塔利班組織與阿富汗政府的戰爭也接近尾聲,速度快到駐軍當地 20年的美國猝不及防......

post title

在阿富汗第二大城坎達哈(Kandahar),塔利班武裝分子在鏡頭前留影。對他們而言,奪回阿富汗的政權花了整整二十年。

美聯社/達志影像

塔利班宣布即將建國

周日(15)這天,阿富汗塔利班組織(Taliban)成功攻佔首都喀布爾(Kabul),聲稱塔利班與阿富汗政府的這場戰爭已經結束,塔利班成功獲勝,即將建國。在這一天也可以看到塔利班武裝分子進入總統府,此時阿富汗總統加尼(Ashraf Ghani)早已逃往海外。

20年前惡夢重演

在喀布爾大街上一片混亂,當地居民和駐外人士急著逃離阿富汗。對當地居民而言,塔利班的重新掌權代表 20年前少數族群、女性被壓迫的惡夢將再次上演,對於美軍於近期撤離阿富汗一事更加無法諒解。

拜登:美國撤軍有理

然而,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出面捍衛他的撤軍決定,並且說他怎麼樣都無法合理化「美國無止境地在他國內部衝突中參一腳」。因此,在美國大動作撤軍後,塔利班抓準情勢一一攻佔各大省會,並且在周日拿下了阿富汗的首都喀布爾。

post title

在已經人去樓空的阿富汗總統府內,可以看到攻佔當地的塔利班武裝分子。

美聯社/達志影像

為了避免流血衝突 總統避走海外

與此同時,阿富汗總統加尼(Ashraf Ghani)眼看大勢已去,決定在社群媒體上向國人最後一次喊話,他說自己為了避免流血衝突,不得不離開阿富汗,這個決定對他來說非常困難。

加尼也在貼文中寫到:「塔利班在刀與槍的較量中獲勝,他們有責任保護同胞的榮譽、繁榮和自尊。」最後,加尼以「阿富汗萬歲」結束了這篇貼文。

遭批不要臉、不愛國

對於阿富汗總統的陣前出逃,其他阿富汗官員與政治人物都無法諒解,並稱他的離去「不要臉」、「不愛國」,指控他一直在欺騙人民,營造阿富汗政府最終會打敗塔利班的假象。

欺騙民眾、營造獲勝假象

一名不願具名的政治人物指出,加尼在周六(14)預錄的聲明就是欺騙大眾的最好例子。在這份聲明中,加尼許諾民眾他會「專注於防止社會不穩、暴力和人民流離失所的擴大」,然而在短短幾小時內,阿富汗第四大城馬扎里沙里夫(Mazar-i-Sharif)和靠近喀布爾的城市賈拉拉巴德(Jalalabad)就失守。

post title

在喀布爾國際機場,可以看到阿富汗總統加尼的巨幅照片。

美聯社/達志影像

加尼政府的一場陰謀

長期抨擊加尼執政的巴爾赫省(Province of Balkh)前指揮官努爾(Atta Mohammad Noor)表示,阿富汗各大城市之所以會在短短幾周內相繼落入塔利班之手,是加尼政府的一場大型陰謀。上個月,赫拉特省(Province of Herat)前指揮官伊斯梅爾汗(Ismail Khan)也提出了類似的說法,聲稱阿富汗失守的背後與陰謀有關。

真主會追究加尼的責任

加尼的死對頭、曾在總統大選中落敗的阿富汗民族和解高級委員會主席阿卜杜拉(Abdullah Abdullah)說:「阿拉將會追究加尼的責任,全國也會審判他。」

上周,擔任阿富汗首席談判官的阿卜杜拉曾率團前往卡達與塔利班的代表見面,然而雙方並沒有達成和平協議。

加尼走了,但百姓走不了

在排山倒海的批評湧向加尼的同時,一名女權運動人士表示,不管是加尼本人還是他的離去都不該成為今後的焦點,他說:「加尼已經走了,但是還有 3,800萬名阿富汗人留在這裡。」

post title

在喀布爾國際機場的入口,擠滿了帶著大包小包等著逃出阿富汗的民眾。

路透社/達志影像

看不到未來 民眾湧入機場

在喀布爾街頭,民眾的恐慌顯而易見,不少人攜家帶眷擠向機場,讓通往機場的交通亂成一團,有的民眾乾脆下車赤腳奔向機場,希望可以搶下為數不多的商業航班機票、順利離開阿富汗。

一名今年 22歲的學生在接受BBC訪問時說,他已經走了超過 5個小時,「我的腳好痛,它們已經起了水泡,連要站著都有困難」。

「現在我準備要離開阿富汗了,我想到了我的家人──他們沒有任何方法可以逃離阿富汗。我看不到未來。」

銀行出現擠兌人龍、大街上出現強盜

在喀布爾市中心的銀行前則出現了長長的人龍,人們急著從帳戶中提領出現金,就怕慢一步會出差錯。另一名害怕被報復、不願具名的居民在接受NPR採訪時說:「現在,小偷、強盜和所有作奸犯科者全都傾巢而出,並且想要搶車子──只要看到路上正在開的車子就搶。每個地方都可以聽到槍聲。」

「在我們的社區,我們配有一位持槍警衛,他不得已也開始對著某些人開槍,因為這些人想要進房搶東西和行搶路人。」

歡迎塔利班到來

然而,在喀布爾另一頭,有的民眾站在大街上歡迎塔利班武裝分子的到來。人在當地的特約記者艾金斯(Matthieu Aikins)表示,他就看到一群塔利班武裝分子開著搶來的悍馬車和警車、手上揮舞著M16突擊步槍,在眾人的夾道歡呼聲中前進,身後還跟著一群孩子笑鬧追逐。

「我們是人民的僕人」

針對喀布爾民眾對於身家財產的擔憂,塔利班發言人沙辛(Suhail Shaheen)表示,喀布爾民眾不需要擔心他們的人身以及財產安全,塔利班會積極重建當地秩序,「我們是人民和這個國家的僕人」。

post title

13號這天,在加茲尼省的省會加茲尼市(Ghazni),塔利班武裝分子正在管理投降的阿富汗軍人。

美聯社/達志影像

美國派6,000名軍人 協助撤離阿富汗

在地球的另一端,眼看阿富汗落入塔利班之手,美國快速派出 5,000名軍人前往阿富汗,隨後又再增加了 1,000人。不過,這 6,000名美軍並不是要協助阿富汗政府擊退塔利班,而是要協助撤離駐守在當地的美國公民以及那些對美國有恩的阿富汗人。

舉例來說,協助美國和當地溝通的阿富汗翻譯與地陪就很有可能遭到塔利班報復,因此美國大使館決定發給他們特殊移民簽證,讓他們可以前往美國展開新生活。至今,美方已經協助 1,200名阿富汗人成功落腳美國,但這個人數遠遠不及那些曾涉險幫助美國人的阿富汗人。

強生:不要貿然承認塔利班

除了美國,英國也派出 600名軍人前往阿富汗協助英國公民撤離。英國首相強生(Boris Johnso)表示,他的當務之急就是讓英國公民和那些幫助他們的人盡快撤離阿富汗。強生也呼籲盟友們共同合作,並且不要在彼此沒有達成協議之下就貿然承認塔利班政府的合法性。

俄國不關閉大使館

就在各國擔憂阿富汗情勢不穩、紛紛關閉大使館的同時,俄國表示它們不會關閉大使館,因為塔利班承諾會確保使館人員的安全。

post title

2001年,阿富汗戰爭開始,美國原本以為在推翻塔利班政權後可以盡速結束戰事,沒想到這一打就打了二十年。

路透社/達志影像

塔利班執政那六年

回顧塔利班與阿富汗的關係,塔利班在 1996-2001年全面執政,並且在這六年間對人民設下嚴格的限制,包含不准女性工作和受教育,針對男性衣著、蓄鬍、禱告等自有一套規範,每個人的生活都被嚴格監控、自由跟人權受到箝制。

美國開戰理由:窩藏賓拉登

2001年9月11日,美國遭到了恐怖攻擊,在追緝主嫌蓋達組織(al-Qaida)首領賓拉登(Osama bin Laden)的時候,美國發現賓拉登就躲在阿富汗的山區、受到塔利班組織的庇護。在要求塔利班交出賓拉登遭拒後,美國以此為開戰理由前進阿富汗、推翻了塔利班政權,並且扶植了卡爾扎伊(Hāmid Karzai)政權,正式拉開阿富汗戰爭二十年的序幕。

2008年3月22日,在阿富汗南方的扎布爾省(Zabol province),美軍和阿富汗政府軍合作剿滅肆虐當地的塔利班武裝分子。

路透社/達志影像

阿富汗戰爭的代價

根據美國布朗大學「戰爭代價計畫」(Costs of War Project)的統計,在這號稱「美國最長戰爭」的 20年內,有超過 2,400名美軍、3,800名傭兵、1,100名盟軍和 6萬6,000名阿富汗軍警喪命,還有超過 4萬7,000名平民死亡。

除了大量人員傷亡,美國為了阿富汗戰爭付出了 2.26兆美元(折台幣約 63兆5,625億元),其中包含重建阿富汗政府和訓練阿富汗軍隊的成本。

阿富汗陷落 比預料來得還要快

在得知喀布爾落入塔利班之手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苦澀地表示,他沒想到由美國訓練出的 30萬名阿富汗軍人這麼不堪一擊,「證明他們無法保衛國家」。布林肯也坦承:「這比我們預料的來得還要快。」

前北約(NATO)盟軍最高指揮官史塔萊迪海軍上將(Ret. Adm. James Stavridis)也有同感,他說:「你可以把全世界的裝備都買下來,但你買不到領導力或是政治意志,尤其是戰場上衝鋒陷陣的意志。因此,我們可以看到阿富汗軍隊像人間蒸發了一樣,這真的很令人心痛。」

post title

15號這天,在白宮前面出現了支持阿富汗平民、反對塔利班執政的民眾,他們高舉寫有「美國背叛了我們」字樣的海報,抗議美國撤軍。

歐新社/達志影像

拜登撤軍劃清界線

對於外界批評拜登從阿富汗撤軍的決定,拜登在周六發表了一份聲明,想盡辦法讓自己的執政團隊和阿富汗現在的一團亂劃清界線。

在這份聲明稿中,拜登強調原本美國從阿富汗撤軍一事本可以有個和平的結果,但美國和塔利班的和平協議在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任內被破壞殆盡。

「我從前任總統手上繼承了一份被刪減過的協議,」拜登繼續說,這份協議讓塔利班「處於自 2001年以來,最有利的軍事位置」,而且給美軍撤離阿富汗設下了截止日期。

「在川普離任前不久,他將駐阿富汗的美軍人數減少到剩 2,500人。」

「拜登只能怪自己」

面對拜登對川普撤軍的質疑,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表示,今天塔利班攻佔阿富汗一事要怪在拜登頭上,因為「看起來拜登政府在執行自己的計畫上失敗了」。

post title

2001年8月19日,塔利班武裝分子在喀布爾大街上遊行,慶祝阿富汗從英國手中獨立滿 72周年。

路透社/達志影像

回到目前由塔利班把持的阿富汗,針對 20年後塔利班重新掌權一事,對阿富汗、對世界會造成什麼影響呢?

影響一:塔利班一樣侵害人權

首先,20年前的塔利班和 20年後沒有太大改變。過去塔利班拒絕讓女性接受教育、公然處刑他們的敵人、迫害信奉什葉派伊斯蘭教的哈扎拉人(Hazaras),以及炸毀無價之寶──巴米揚大佛(Buddha of Bamyan)。現在,這類行徑已經重新出現在塔利班掌控的城市。

已經開始清算異己

前巴基斯坦駐美大使哈卡尼(Husain Haqqani)表示,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塔利班組織已經改頭換面,且塔利班已經在某些地區開始清算異己,「他們開始大肆地處決人、鞭打婦女、關閉學校、炸毀醫院和基礎建設」。

在小布希(George W. Bush)執政時期擔任美國駐阿富汗大使的諾伊曼(Ronald Neumann)表示,上千名、甚至上萬名曾協助過美國人的阿富汗人現在發現,自己成了塔利班報復的頭號對象。

「過去一年以來,這些人一直穩定地...遭人暗殺。」諾伊曼說。

post title

在紐約的 911博物館中,可以看到已故蓋達組織首領賓拉登的通緝海報。2001年,美國指控阿富汗塔利班窩藏賓拉登,憤而出兵阿富汗,展開了為期二十年的戰爭。

路透社/達志影像

影響二:恐怖分子的天堂

在「報復」親美阿富汗人的同時,塔利班沒有忘記協助自己的盟友,外界也擔心塔利班會像 20年前一樣,拒絕交出被美國政府視為恐怖分子的頭號通緝犯,並且把阿富汗變成恐怖分子的天堂。

對於這點,美國有部分情報人員認為,現在的情勢已經跟 20年前大不相同,美國在反恐上能力更強、經驗更多,反美勢力要在阿富汗境內茁壯,並且對美國發動實際的攻擊行動很難。但是,沒有人可以保證諸如蓋達組織、伊斯蘭國(IS)等恐怖組織會不會靠著一邊在阿富汗休養生息,一邊謀劃針對歐美國家的恐怖攻擊。

恐怖分子會支持恐怖分子

前美國國防部長潘內達(Leon Panetta)直言:「塔利班是恐怖分子,他們會支持恐怖分子。一旦讓他們掌控阿富汗,在我看來,他們毫無疑問一定會為蓋達組織、伊斯蘭國和恐怖主義提供一個安全的天堂。老實說,這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了威脅。」

上周,阿富汗駐聯合國代表伊薩扎伊(Ghulam Isaczai)也提出了類似的警告,他說:「在蓄意的野蠻行為中,塔利班組織受到了跨國恐怖主義分子網絡的協助。」

post title

在阿富汗塔利班宣布關閉與巴基斯坦的邊境後,可以看到巴基斯坦的維安部隊前來維護秩序。

歐新社/達志影像

影響三:鼓勵巴基斯坦塔利班

眼看阿富汗遭到塔利班控制,與阿富汗接壤的巴基斯坦也開始惴惴不安,雖然不論是巴基斯坦情報單位還是軍隊,都曾有過相挺塔利班的紀錄,但巴基斯坦依舊擔心這波動盪會沿著邊界傳進巴基斯坦。

多年來,巴基斯坦在兩國邊界設立了難民營,專門收容數以萬計的阿富汗難民,光是要經營難民營就已經耗費了巴基斯坦政府不少預算和心力。

巴基斯坦雙面手法撐不久

而巴基斯坦政府更擔心的,莫過於受到阿富汗塔利班組織啟發的巴基斯坦塔利班組織(Pakistani Taliban),雖然這兩個組織的領導人目標不同、據說不合,但即使如此,美國智庫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外國政策研究員阿夫札爾(Madiha Afzal)表示:「如果阿富汗出現塔利班政府,這鐵定將鼓勵巴基斯坦塔利班組織也去掌權。」

前巴基斯坦駐美大使、現為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南亞和中亞主任的哈卡尼分析道:「伊斯蘭激進主義早已按照宗派分裂了巴基斯坦社會,隔壁阿富汗伊斯蘭主義者的掌權,只會鼓勵巴基斯坦國內的激進分子。」

他也提到,巴基斯坦一手支持塔利班,一手想跟美國交好,這樣的兩面手法宛如在玩一場危險的遊戲,「長期下來絕對撐不久」。

今年 7月28日,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和阿富汗塔利班實際領導人巴拉達在天津會面,這是塔利班爭取國際盟友的一環。

影響四:中國好朋友

在一步步蠶食鯨吞阿富汗的同時,塔利班沒有忘記過去缺乏盟友的教訓,他們在最近派出代表前往伊朗、俄國和中國,爭取盟友和支持。

其中,中國給出的正面回饋令塔利班受寵若驚。根據報導,中國允諾將大幅投資阿富汗的能源和基礎建設,包含興建阿富汗路網,它們也打算開發阿富汗巨大且尚未開發的稀土礦藏。

中國準備好承認塔利班

不只如此,中國已經準備好正式承認塔利班政府的存在。

國際危機組織(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亞洲計畫負責人米勒(Laurel Miller)表示:「塔利班正積極確保自己在鄰國和波斯灣國家眼中,具有合法性。」當現任美國阿富汗和解問題特別代表哈利勒札德(Zalmay Khalilzad)在上周表示,美國絕不會承認塔利班政府的合法性時,塔利班早就開始布局、爭取其他國家的認同。

《華爾街日報》報導道:「塔利班視中國為尋求國際合法性的來源,他們也視中國為潛在的經濟支持者,以及一種影響巴基斯坦的手段。」

王毅與巴拉達天津會面

在上個月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於天津和塔利班實際領導人巴拉達(Mullah Abdul Ghani Baradar)會面後,塔利班與中國的關係受到全球矚目。當時,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表示,他希望阿富汗能奉行「溫和的伊斯蘭政策」。

對於王毅和巴拉達見面,一名中國網友在微博上寫到:「這難道不是那個在全球媒體面前炸毀巴米揚大佛的塔利班嗎?難道我們不該有底線嗎?」

post title

在阿富汗巴米揚大佛遭到塔利班炸毀後,中國農民在四川省樂山市興建了巴米揚大佛的複製品。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中國從未攻擊塔利班

在和塔利班交往上,中國和俄國與美國最大的不同就是,中國從來沒有攻擊過塔利班。在塔利班掌權的那段日子裡,中國老早在 1993年就已經暫停與阿富汗的外交關係,並且把原本駐守在當地的外交官全數叫回,名義上不算得罪過塔利班。

塔利班的外交勝利

上海復旦大學南亞專家林民旺表示:「這就是我們務實的地方,你們要如何治理你們的國家是你們自己的事情,只要不影響到中國就好。」

「當像中國這樣的亞洲大國透過公開和塔利班代表見面,藉此肯認塔利班在政治上的合法性,這等於給了塔利班一個在外交上的巨大勝利。」

中國第一要務:停止戰爭

四川大學南亞研究教授張力則說:「現在中國必須以經濟援助和投資戰後的阿富汗為餌,鼓勵雙邊(塔利班和阿富汗政府)停止打仗,並且達成政治協議。」

「中國的第一要務就是讓戰爭停止,畢竟混亂會孳生出宗教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