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他就沒有數獨 日本「數獨教父」鍜治真起病逝

by:山謬
8109

也許你沒有聽過鍜治真起,但你肯定玩過自他手中發揚光大的益智遊戲:「數獨」。

post title

周二,日本益智遊戲出版商Nikoli宣布,有「數獨教父」之稱的創辦人鍜治真起已經於本月 10號病逝。

歐新社/達志影像

創辦人病逝

周二(17),日本的益智遊戲出版商Nikoli發表聲明,宣布其共同創辦人鍜治真起已經於本月 10號因膽管癌病逝,享壽 69歲。

沒有他,就沒有「數獨」

你可能沒聽過這位在 1951年出生於北海道的企業家,但他的身分可不只是Nikoli的創辦人,還是全球無數數獨愛好者口中的「數獨教父」,甚至可以說,倘若沒有鍜治真起,這個世界上就不會有「數獨」,這款益智遊戲也不會有今日廣受全球民眾歡迎的地位。

post title

在 1895年7月6日的法國財經報紙《法國》上,刊登出了數獨遊戲的雛形「邪惡魔法方陣」。

Photo: Christian Boyer

起源眾說紛紜 數獨雛形:邪惡魔法方陣

不過,在說鍜治真起的故事前,得先從數獨這款遊戲開始介紹起。

雖然每道數獨都有一份清楚的解答,但這款益智遊戲卻沒有一個清晰的起源。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關於數獨的起源,最早可以回溯到西元 8-9世紀的中國、印度或是阿拉伯,也有人主張數獨是由 18世紀的瑞士數學家歐拉(Leonhard Euler)所發明。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到了 1895年7月,當時法國財經報紙《法國》(La France)上就已經出現了數獨遊戲的雛形,只不過它還不叫數獨,而是叫「邪惡魔法方陣」(le carré magique diabolique)。

20世紀出現現代數獨 「數獨教父」慧眼獨具

至於今日人們玩的數獨,則是美國建築師加恩斯(Howard Garns)的心血結晶,他在 1970年代時以「數字填空」(Number Place)推出了早期版本的數獨,並在 1984年時被剛創立日本益智遊戲公司Nikoli的鍜治真起所發現。

post title

在鍜治真起的眼中,「數字填空」深具成為一款優秀益智遊戲的潛力,可惜它的名字絲毫無法打動人心。

路透社/達志影像

「數字填空」有潛力 可惜名字待加強

對熱愛益智遊戲的鍜治真起來說,一款優秀的益智遊戲應該要讓任何年齡、程度的玩家都能盡情享受其中,它的目的也不應該是要讓玩家傷透腦筋,反而是要讓人們能夠短暫抽離所處的世界。在他眼中,「數字填空」就深具成為一款優秀益智遊戲的潛力。

但問題是:「數字填空」這個名字一點都不吸引人。

「這款遊戲很有趣,解題過程也很好玩,」鍜治真起曾在訪問中表示:「但是那個名字,『數字填空』一點都沒有打動我。我想要替它創造一個日文的名字。」

趕著出門看賽馬 就取名「數獨」吧!

最一開始,鍜治真起本來想將日版的「數字填空」命名為「數字應該保持單一」(字は身に限る/Numbers should be single),但同事認為這實在太拗口,希望鍜治真起換上另一個比較朗朗上口的名字,偏偏當時鍜治真起正趕著要出門看賽馬、沒有時間字斟句酌,只能在電光石火間——據他本人的說法,大概是 25秒左右——想出替代方案:「數獨」(Sudoku)。

原本他並沒有預期同事會採用這個名字,不料這次同事們都沒有提出異議,在稍加調整遊戲規則後,Nikoli便在 1984年於日本正式推出了「數獨」。

post title

多虧古爾德,數獨也正式從日本登上世界舞台,現在每年更有大大小小的數獨賽事供高手們彼此切磋。圖為 2018年在捷克舉辦的世界數獨錦標賽。

美聯社/達志影像

從日本走向世界

一如鍜治真起的預期,數獨很快就在日本取得了成功,但他在 1990年代末嘗試向西方出版商推銷數獨時卻意外吃鱉,直到後來數獨被一名前來東京度假的退休香港法官高樂德(Wayne Gould)發現,並找機會說服英國《泰晤士報》(The Times),讓它們在 2004年首度於報紙上刊登數獨,這才幫助數獨一炮而紅,正式登上世界的舞台。

數獨風靡全球 各大賽事高手切磋

直到今日,數獨已經成了風靡全球的益智遊戲,數獨的重要推手Nikoli估計,全球已經有超過 100個國家、2億人玩過數獨,每年也都有各式各樣的數獨賽事,讓高手們相互切磋;而BBC也推測,每天新誕生的數獨題目可能數以百萬計,只等著玩家們來破解。

post title

儘管數獨在全世界風行,但鍜治真起並沒有因此而賺進大把鈔票。

Newscom/達志影像

未因數獨走紅發財 看到人們享受數獨很開心

然而,鍜治真起並沒有因為數獨的走紅而身家飛漲,CNN指出,由於鍜治真起只在日本將「數獨」一詞註冊為商標,使得他無法從其他國家廠商推出的「數獨」遊戲中得利——但鍜治真起並不介意,因為一來這讓數獨有了蓬勃發展的機會,二來讓其他人一起享受數獨的樂趣遠比賺錢重要得多。

他曾在 2008年的一場演說中表示:「比起成為富翁,看到大家都能輕鬆玩數獨,這更讓我感到開心。」

對益智遊戲的愛未消失

儘管如今鍜治真起已經離世,但他對益智遊戲的熱愛及開放的心態並沒有消失,反而被他一手創辦的公司Nikoli繼承,現在這間以向讀者敞開大門、歡迎他們投稿益智遊戲的公司,已經成為益智遊戲愛好者們眼中充滿創意又多產的公司,或多或少也實現了鍜治真起對它的期待——「我想讓Nikoli成為世界益智遊戲之源」。

部分玩家甚至相信,倘若日後還有其他足以比肩數獨的遊戲,Nikoli很可能就會是其創造者。「沒有人比Nikoli更有創造力,」撰寫超過 20本益智遊戲書籍的作家斯圖爾特(Andrew Stuart)說道:「如果數獨後繼有人,肯定是出自它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