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醫院到大體育館 帕奧怎麼來?

by:山謬
3625

隨著東京奧運落幕,堪稱是東京奧運下半場的「2020東京帕奧」也在周二晚上正式開幕。而在人們引頸期盼各國身障運動員表現的同時,你有沒有想過,帕奧究竟是怎麼來的?

post title

周二晚上,堪稱是東京奧運下半場的 2020東京帕奧在點燃聖火後,正式展開為期兩周的賽事。

歐新社/達志影像

東京奧運下半場 帕奧正式登場

在東京奧運落幕後不久,周二(24),堪稱是 2020東京奧運下半場的帕拉林匹克運動會(Paralympic Games,下文簡稱帕奧),也在三位身障運動員一起點燃聖火後正式拉開序幕,來自 162個國家的 4,400位運動員將在為期兩周的賽事中,爭取把獎牌帶回家的機會。

帕奧主席:重新定義自己的時刻到了

就如同東京奧運的開幕式一樣,帕奧的開幕式也在沒有現場觀眾的情況下展開。整個晚上的演出以「我們有翅膀」(We have wings)貫穿全場,而國際帕奧委員會主席帕森斯(Andrew Parsons)也趁著開幕演說的機會鼓勵運動員們:「如果這個世界曾在你身上貼標籤,現在是你重新定義自己的時候了:冠軍、英雄、同事、模範或單純只是一個人。」

「你的表現可以改變你一生的命運,但更重要的是,它也會改變全球 12億人的生活(註)。這就是體育的力量,它可以為人、社群帶來改變。」

註:根據聯合國的估算,身障人士約佔全球人口比例的 15%,相當於全球 78億人中約有 11億7,000萬人是身障人士。

post title

受到國內政治局勢動盪的影響,原本預計參賽的兩位阿富汗選手都無法出席比賽,但阿富汗國旗仍由志工掌旗進場。

路透社/達志影像

阿富汗未參賽 紐西蘭缺席開幕式

然而,在本屆賽事中,許多國家像是薩摩亞吉里巴斯等都因為COVID-19疫情或是其他因素而無法參賽,而兩位本來預計代表阿富汗參賽的運動員,也因為近期阿富汗政局丕變的緣故而無法出賽。不過,阿富汗的國旗仍由一位志工執掌入場,象徵著各國對阿富汗的支持。

少數預計出賽、但是缺席開幕式的國家則是紐西蘭,紐西蘭代表團在考量COVID-19疫情後,在開幕式前夕臨時宣布將缺席本屆帕奧開幕式。

帕奧從何而來?

在帕奧熱烈展開的同時,你是否曾經好奇過,這個專門提供給身障運動員的舞台又是從何而來呢?

post title

帕奧的前身是英國脊髓損傷醫師古特曼在英國醫院舉辦的「曼德維爾運動會」。圖為 1953年的曼德維爾運動會,當年的比賽共有 12個國家一起來參賽,而在其中一場標槍賽事上,人們紛紛在場邊觀賽。

Newscom/達志影像

早年一視同仁 身障、普通運動員同場競技

事實上,在早期的奧運比賽中,並沒有特別區分一般運動員和身障運動員,雙方參加的是同一場比賽,但這並不代表身障選手的表現就會略遜一籌,像是在 1904年舉辦的美國聖路易斯夏季奧運中,美國體操選手埃澤(George Eyser)就戴著左腳的木頭義肢,在賽事中贏下了 6面獎牌。

帕奧前身在英國 古特曼醫生的「曼德維爾運動會」

一直到 1948年,帕奧的前身「曼德維爾運動會」(Stoke Mandeville Games)才首度於英國誕生。

這項比賽是由英國曼德維爾醫院(Stoke Mandeville Hospital)的神經科醫師古特曼(Ludwig Guttmann)舉辦,旨在透過運動協助病患康復。因此,在 1948年英國主辦倫敦奧運的同年,古特曼醫師也在距離倫敦不遠的曼德維爾醫院舉辦了曼德維爾運動會。不過當時賽事還十分「低調」,只有幾位在二戰中下肢癱瘓的英國士兵,坐著輪椅來參加射箭比賽。

但過不了多久,在 1952年,曼德維爾運動會就成了名副其實的「國際賽事」——幾位退役的荷蘭士兵也跨海一起來共襄盛舉。

post title

1960年在羅馬舉辦的國際曼德維爾運動會,成為了史上第一場帕奧,不過這時參賽的運動員仍是以坐著輪椅的運動員為大宗。圖為 1960年羅馬帕奧開幕式中的澳洲代表隊。

Photo: Australian Paralympic Committee

升級帕奧 羅馬成首屆帕奧舉辦國

至於第一屆帕奧,則是在 1960年於義大利首都羅馬舉辦(註),相較於第一屆曼德維爾運動會的規模,首屆帕奧的參賽人數已經成長至 400人,分別來自 23個不同的國家。只不過,這時候上場比賽的選手仍是以乘著輪椅的選手為主,其他障礙別的選手,像是視障、肢體障礙等運動員,得要一直等到 1976年的多倫多帕奧,才首度正式踏上帕奧舞台。同一年中,瑞典也舉辦了史上首屆的冬季帕奧賽事。

東京帕奧4,400人參賽 10位台灣好手爭取奪牌

從 1988年的漢城奧運和 1992年的阿爾貝維爾冬奧開始,帕奧開始有了與奧運在同年、同座城市舉辦的慣例。此後,帕奧的賽事規模也逐年成長。

到了今年的 2020東京帕奧,已經有超過 4,400名的選手將一同角逐 22項運動中的 539面獎牌,其中也包括了來自台灣的 10位選手,分別是桌球選手盧碧春、程銘志、田曉雯、林姿妤,田徑選手楊川輝、標槍選手劉雅婷、健力選手林亞璇、柔道選手李凱琳、羽球選手方振宇和游泳選手陳亮達。

註:帕奧「Paralympic Games」一詞直到 1984年才由國際奧委會批准成賽事名稱,因此在 1960-1980年間舉辦的帕奧賽事是由後世回頭追認,當年的正式名稱是「國際曼德維爾運動會」(International Stoke Mandeville Games)。

post title

如同東京奧運一樣,東京帕奧也深受COVID-19疫情所擾,周二選手村內也傳出了首例選手COVID-19篩檢呈陽性的案例。圖為今年帕奧上的一位墨西哥選手,圖中可以看到他除了戴上口罩,還配戴了一頂插著羽毛的帽子出席開幕式。

路透社/達志影像

同樣飽受COVID-19威脅 開幕式同日傳選手確診

然而,就像剛結束的東京奧運一樣,東京帕奧也飽受COVID-19疫情所擾,不僅觀眾無法親臨現場觀賽,選手們乘坐的輪椅等器材也都必須定期消毒。就在帕奧開幕式登場的同一天,選手村內也首度傳出有選手COVID-19篩檢呈陽性的消息。

安全的賽事≠零確診的賽事

不過對於國際帕奧委員會主席帕森斯來說,確診運動員的出現早已在他的預料中。「我相信這會是一次安全的賽事,但安全並不代表零確診。」帕森斯說道:「我們肯定會遇到確診案例,但我們成功與否的關鍵,取決於確診案例出現後我們如何應對、控制住新冠病毒,不讓它散播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