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土耳其徒步到英國 木偶「小阿莫」的8,000公里奇幻之旅

by:山謬
3013

今年 7月,藝術公司「好機會」的藝術家帶著木偶「小阿莫」展開了一場長達 8,000公里的徒步旅行。在這場旅行中,每個人都得靠雙腳走路,小阿莫也不例外。

post title

最近,藝術公司好機會帶著新成員「小阿莫」踏上了一場長達 8,000公里的旅行,除了拜訪沿途大大小小的城鎮,他們還想把一則訊息傳遞給大眾:「不要忘記我們!」(指難民)。

歐新社/達志影像

從土耳其到英國 小阿莫的8,000公里長征

大約一個多月前,英國藝術公司好機會(Good Chance)帶著木偶「小阿莫」(Little Amal)踏上了一場超過 8,000公里的徒步旅行,打算從土耳其沿途拜訪 10個國家,並在 11月時重返英國。

小阿莫其實一點都不小

在這趟旅程裡,每個人都得用雙腳走路,包括小阿莫在內——身高 3.5公尺的它,將以好機會新企劃《步行》(The Walk)主角的身分,在藝術家、操偶師的陪同下拜訪沿途的 70座城鎮,一方面與不同社區、團體交流互動,另一方面也是要傳遞一則重要的訊息:「不要忘記我們(指難民)!」

爭取世界的目光 讓難民重新成為焦點

「正是因為現在全世界都在關注其他議題,所以讓難民危機重新成為焦點很重要。」《步行》的藝術總監祖阿比(Amir Nizar Zuabi)說道。不過,他並無意要用難民面對的嚴峻形勢來吸引人們的關注,相反的,他要向世界展現「難民們的潛力」。

在好機會公司的「希望劇場」裡,難民們不只能欣賞藝術家的表演,也能參加工作坊,或是親自上陣表演。影片為好機會公司所拍攝的宣傳片,影片 1:58處可以看到眾人合力搭建「希望劇場」的過程。

不是臨時起意 草創之初與難民結緣

對好機會來說,關心難民議題的精神從公司草創時期,就已經深植於這間公司的基因當中。

2015年時,一群藝術家在法國加萊(Calais)的難民營裡一起成立了好機會,希望除了出錢出力,也能善用自己的長才豐富難民們的精神世界,「希望劇場」(Theatre of Hope)的概念也就逐漸成形——這是一座蓋在難民營裡的臨時劇場,除了廣邀世界各地的藝術家來此演出,這座劇場也是難民們前來參加各種工作坊的地方,有時難民們也會親自上陣擔綱演員。

「是的,難民需要食物和毛毯沒錯,但他們也需要尊嚴和一個發聲的管道。」《步行》的藝術總監祖阿比說道。

難民營關閉 希望劇場轉移陣地

儘管法國政府在 2016年關閉了加萊難民營,「希望劇場」並沒有隨之關閉,而是轉移到巴黎、英國的多座城市繼續開張。同一時間,好機會以加萊難民營為背景推出的劇作《叢林》(The Jungle)也獲得了巨大成功,接連在多國巡演,劇中的主角——來自敘利亞阿勒坡市的九歲小女孩阿莫(Amal),也成了《步行》的主角「小阿莫」的雛形。

《叢林》廣受好評 升級改辦跨國行腳活動

在《叢林》廣受好評的同時,好機會也在思考《叢林》的下一步,「跨國行腳活動」的構想也在一次次討論中成為眾人的共識。

「如果我們真的要辦一場跨國行腳活動,那麼幫助人們了解背後理念的關鍵是什麼?有什麼需要調整?又要如何與人們建立情感連結?」《叢林》的共同導演達爾德里(Stephen Daldry)談到構思《步行》活動的過程時表示:「我們想以阿莫為雛形,但我們顯然不會直接找一個真正的小女孩來。」

post title

在考慮過天氣、顯眼度等因素後,好機會和翻筋斗偶劇團決定將小阿莫的身高定為 3.5公尺,大約是常人身高的兩倍,使它即使在人群中也十分吸睛。圖為小阿莫走在土耳其加吉安特市的照片,即使身旁都是人,小阿莫的身高仍讓人很難忽視它。

歐新社/達志影像

大木偶是解答 退休大師重出江湖

最後好機會得出的結論是——一具大型木偶。為此,他們特地找上知名的木偶製作團隊「翻筋斗偶劇團」(The Handspring Puppet Company)協助打造小阿莫,翻筋斗偶劇團的兩位退休創辦人寇勒(Adrian Kohler)、瓊斯(Basil Jones)也在聽聞消息後決定重出江湖。

「難民議題是我們這個時代的大問題之一。」寇勒這麼說道。

四位操偶師同心協力 高大木偶處處都顯眼

經過無數討論後,雙方最終決定將小阿莫的身高定為比常人高兩倍的 3.5公尺,好讓它在人群中也能十分顯眼,年紀則維持《叢林》中的九歲——一個《步行》藝術總監祖阿比眼中孩子們從「兒童」轉變為「大人」的年紀。

然而,打造出木偶是一回事,想讓小阿莫實際「走」起來可不容易,得需要四位操偶師一起合作,兩位負責操控左右手,一位負責操控背脊,另一位則得待在小阿莫的身體裡面,負責操作繁複的線控裝置「豎琴」(the harp)、及時改變小阿莫的表情。

除此之外,實際上路時還會有額外的 25名工作人員隨行,隨時準備維修小阿莫和打理行政庶務。

一路上,小阿莫預計拜訪約 70個城鎮,它們也各自準備了匠心獨具的活動要來歡迎小阿莫。影片為好機會所製作的《步行》企劃宣傳片。

沿途城鎮辦歡迎式 跳舞、做菜各有特色

根據BBC的報導,小阿莫從土耳其出發後,接下來將會一路拜訪希臘、義大利、法國、瑞士、德國、比利時以及英國,與各個鄉鎮一起同樂。舉例來說,住在土耳其加吉安特(Gaziantep)的孩子們在小阿莫抵達時會一同點燈、帶著它穿過整座城市;義大利南部大城巴里市(Bari)的奶奶們則打算教它做當地招牌菜「貓耳朵」(orecchiette pasta);法國馬賽港則準備了一場特別的舞會,屆時數百位穿著救生衣的舞者將會和小阿莫一起跳舞,紀念在地中海上溺斃的難民們。

post title

邁泰奧拉以其高聳於懸崖上的修道院群而聞名於世,也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名錄上的一員。

Newscom/達志影像

事前準備再齊全 臨時意外躲不掉

但即使事前進行了這麼多溝通,也盡早申請了必要的文件,這趟旅途仍舊充滿了種種「驚喜」,其一是各國政府因應COVID-19疫情而不斷改變的邊境管制規則,其二則是各地居民的態度。

上周一(23),希臘中部的邁泰奧拉(Meteora)自治區的議會便投票,拒絕讓小阿莫通過當地的一座村莊,因為該處村莊就位於希臘知名的世界遺產邁泰奧拉修道院群的附近,部分議員、及地方上的東正教主教並不樂見像小阿莫這樣一具代表穆斯林難民的木偶,出現在對東正教信徒深具意義的地方,更不用說是表演;另一個當地的遺產保護團體則擔心,小阿莫的到來會讓更多難民湧入希臘。

排斥難民有原因

事實上,邁泰奧拉的民眾會有這樣的反應其來有自。在 2015-2016年期間,大批來自敘利亞、伊拉克、阿富汗等國的難民陸續抵達希臘,起初希臘本來慷慨地向他們伸出援手,但隨著人數越來越多以及 2020年3月土耳其大開邊境、讓更多難民湧向希臘的做法,造成希臘人對難民的立場逐漸改變。

post title

即使支援團隊做足了準備,但變故仍舊會在意想不到的時間找上門。圖為在土耳其的加吉安特,小阿莫在操偶師的操作下,伸手與路旁的一位孩子握手。

歐新社/達志影像

改道VS裝箱通過

希臘邁泰奧拉議會表示,小阿莫仍舊可以通過附近的另一座城市卡蘭巴卡(Kalambaka),唯獨不能走入靠近修道院的村莊;抱持著反對意見的遺產保護團體則更為強硬,放話「要是小阿莫走入卡蘭巴卡,就要示威抗議」,除非好機會公司願意將小阿莫「打包放在箱子裡」,那就萬事OK。

驚訝但不意外 不歡迎改道就好

《步行》的另一位製作人蘭(David Lan)表示,這樣的變故雖然不在預期之內,可是考量到部分歐洲民眾對難民的立場,他並不意外,而且這對最近重新遭到阿富汗塔利班組織(Taliban)統治的阿富汗人來說,「是個非常現實的問題」。

談到這項變故的影響時,蘭指出團隊打算改道其他城市,「如果我們不受歡迎,我們就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