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是你的勵志色情片」帕奧運動員的告白

by:徽徽
20708

在剛剛落幕的帕奧上,選手們精采的表現透過轉播放送到全世界,而他們最想跟觀眾說的一句話或許是:「我們不是你的勵志色情片!」

post title

在 2020東京帕奧的會場上,奪下女子跳遠T63級金牌的澳洲選手凡妮莎‧洛(Vanessa Low)身披澳洲國旗拍照。

路透社/達志影像

既是帕奧選手,也是老師

在本屆帕拉林匹克運動會(Paralympic Games,下文簡稱帕奧)上,身為美國女子輪椅籃球隊一員的杭特(Darlene Hunter)除了是代表隊的成員,她還是德州大學阿靈頓分校社工系的助理教授。

杭特提到,當她在教書時,前幾堂課會以討論身障話題拉開序幕,並且介紹這個詞:勵志色情片(Inspiration Porn)。她說每當台下的學生聽到這個詞都會抬起頭來,有時神色中帶著震驚。

「幸運的是,我有個真的很挺我的行政團隊。」杭特提到,因為有行政團隊的支持,讓她可以在課堂上分享何謂「勵志色情片」。

post title

在今年美國對上荷蘭的帕奧女子籃球比賽上,穿著 5號球衣的美國選手杭特正在想辦法通過對方的防守。

路透社/達志影像

什麼是「勵志色情片」?

想要了解何謂「勵志色情片」,就不能不提該詞的發明者史黛拉‧楊(Stella Young),她是一名澳洲記者、喜劇演員和倡議人士。

史黛拉‧楊在 2014年一場TED演講上提到,在網路上常常可以找到被截肢的跑者穿戴義肢奔跑的圖片,一旁搭配著「唯一的失能是錯誤的態度」或是「如果他們做得到,你還有什麼藉口」等字樣,這就是一部「勵志色情片」,因為這樣的畫面「為了某一類人的利益將另一類人物化」。

「在這種情況下,」坐著輪椅的史黛拉‧楊接著說:「我們為了非身障人士的好處將身障人士物化。這類畫面的目的是為了激勵你、鼓舞你,所以我們看著這些身障人士然後心想:『不管我的人生有多慘,還有可能更慘,我有可能變成那個人。』」

post title

在伊拉克巴格達的一間房子裡,伊拉克柔術選手法姿(Fatima Fawzi)正在梳頭髮。對身障人士而言,外界過度誇張的稱讚和尊敬沒有必要,他們也不想成為「勵志色情片」的主角。

路透社/達志影像

過度誇張的尊敬

史黛拉‧楊繼續說道,這些身障人士僅因為「每天早上起得了床、記得住自己的名字」等事情就獲得過度誇張的尊敬。

「身障不是一件糟糕的事」

史黛拉‧楊表示,大眾都被騙了,以為身障「是一件糟糕的事情,而能與之共處使人與眾不同」:「身障不是一件糟糕的事情,它也無法讓你變得與眾不同」。

不想因「身障」成為激勵人心的對象

帕奧選手杭特直言:「如果你想被我激勵,那麼請被我的成就激勵:我有四個學位、我今年 39歲,身心都處於最好的狀態、我支持女性參與體育。」

「但我不想鼓舞人心僅僅是因為『噢,看哪,她克服了被壓路機輾過的痛苦』。(註)」

註:杭特在 4歲時遭壓路機輾過,造成脊髓損傷須以輪椅代步。

post title

在對上土耳其的帕奧盲人門球比賽上,美國選手米勒成功擋下了對方的進攻。

路透社/達志影像

我們是來贏得比賽的

或許,國際輪椅橄欖球聯盟官網上的一句話最能代表身障選手的心聲:「我們不是來這裡激勵人的,我們是來這裡贏得比賽的。」

美國女子盲人門球選手米勒(Asya Miller)和曼森(Eliana Mason)在出發參加帕奧前,也傳達出了類似的訊息,她們希望當地電視台的專訪不要變成一部「勵志色情片」。

「採訪我們的其中一項規定是,你不可以把這篇報導變成一篇有關可憐、鼓舞人心盲人的膚淺文章,」米勒接著說:「我們希望記者拍攝我們在健身、舉重和做類似事情的畫面。」

post title

在 2020東京帕奧的紀念品商店內,帕奧吉祥物染井吉抱著娃娃留影。

路透社/達志影像

媒體應該怎麼報導?

在國際帕奧委員會支持的研究報告「紫皮書」(The Purple Paper)裡,有一章名為〈主流媒體和「勵志色情片」陷阱〉,在談的就是這個問題。文中呼籲媒體在報導時避免傳達「身障是一場悲劇、一場人們會慶幸自己沒有碰到的悲劇」這樣的訊息。

很少著重在表現優異

然而,「紫皮書」也坦承,有時候運動員本身就是會被大眾當成勵志的對象,像是阿根廷足球巨星梅西(Lionel Messi)就激勵了全球成千上百萬名孩童為了成為更好的自己而努力,這點並沒有錯。

不過,梅西激勵人心之處在於他優異的表現和背後的努力,但對帕奧選手來說,他們激勵人心之處很多時候僅僅只是放在他們是「身障人士」上。

「如果你問的問題和問奧運選手的差不多,那麼這樣ok,」帕奧選手杭特接著說:「但我們(收到的問題)通常會花更多時間在問背景故事,像是我們是怎麼受傷的,或是我們怎麼走到今天,而不是在問關於我們運動能力上的實際壯舉。」

「我無法想像如果我是盲人......」

對於這樣的情形,2016帕奧盲人男子百米賽跑冠軍布朗(David Brown)見怪不怪,他提到自己過去很習慣接受人們把他當作勵志對象來讚美,即使他感受到對方帶有同情也一樣。

布朗表示,幾年前,他開始問人們為什麼覺得他勵志,如果對方說是因為他的成就,那麼他就會停止追問。「但如果他們說出類似這種答案:『你知道的,你是個盲人,我無法想像如果我是盲人該怎麼辦。』我就會說:『OK,等等,......』」

在英國Channel 4的 2012帕奧宣傳活動中,將帕奧選手們描繪成所向無敵的「超級人類」。

帕奧宣傳廣告的「超級人類」

從負責轉播帕奧的英國電視網Channel 4拍攝的帕奧宣傳廣告,也可以看到勵志色情片的轉變。

舉例來說,在Channel 4拍攝的 2012帕奧宣傳廣告中,把每一名帕奧選手描繪成所向無敵的「超級人類」(Superhuman),背景音樂搭配美國嘻哈團體Public Enemy的作品〈Harder Than You Think〉,這讓許多身障人士擔憂,唯有在他們展現非凡的才能時,才會獲得媒體的關心。

此外,這樣的拍攝手法把選手們描繪成沒有感情、不會退縮的生物,彷彿告訴正在收看廣告的身障人士忽視身體上的痛苦、歧視產生的效應、逐漸下滑的心理健康、遭受孤立的感覺,以及當身障人士在場時,其他人感受到的尷尬。

立下不可能達到的高標準

今年 27歲的身障人士漢娜(Hannah)深有所感,她痛批帕奧宣傳廣告正是以「勵志色情片」的角度在拍攝,為身障人士設立了一個不可能達到的高標準,並且允許那些非身障人士來對達不到標準的身障人士指指點點。

要嘛躺床,要嘛得金牌

不只是一般身障人士感受到壓力,帕奧選手們也對「超級人類」這個頭銜沒有好感。

「我們必須面對這個事實:對某些人來說,他們唯一接觸到身障人士的經驗就是帕奧,這會給只想做自己的身障人士帶來極大的壓力,」現為業餘拳擊選手、罹患腦性麻痺的蘿珊(Roxanne)接著說:「在社會的眼中,你不是被低估就是被高估,要嘛被困在床上,要嘛贏得金牌!」

在英國Channel 4的 2020帕奧宣傳廣告中,讓「超級人類」回歸成「人類」,展現了帕奧選手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種種不方便。

從「超級人類」到「人類」

考慮到各界的批評,今年Channel 4拍攝的帕奧宣傳廣告不再把選手們描繪成「超級人類」,而是在廣告中展現身障人士日常會碰到的種種不方便,從約診、吃藥到進不了餐廳、用不了運動器材等。

在廣告的最後一幕,一顆球飛來砸中銀幕,讓「Superhuman」字樣的「Super」碎成一片片,讓觀眾了解不管是帕奧選手還是身障人士,大家都想被當作一般人來看待。

展現日常生活中受到的歧視

這樣的拍攝手法獲得身障慈善機構Scope策略執行總監泰勒(James Taylor)的好評,他說:「這支廣告呈現了帕奧選手們身為菁英選手們的一面,像是做出巨大的犧牲就為了在他們所屬的運動項目頂級賽事上一較高下,同時,這支廣告也呈現了他們身為身障人士的一面,像是不斷在日常生活中面臨歧視。」

無論如何,泰勒坦言:「除非所有身障人士橫跨生活各領域都有代表,否則我們不會有真正的平等。我們相信帕奧和圍繞帕奧的報導可以成為激起討論身障的催化劑,並且將身障人士的生活帶到眾人的眼前。」

post title

圖為代表委內瑞拉參加此次帕奧的游泳選手蒙蒂利亞(Jose Gregorio Montilla),他在練習完後於泳池邊稍作休息。

路透社/達志影像

讓每個人都能過好生活

對此,帕奧游泳選手、賽評和身障人士人力顧問組織The Ability People共同創辦人強生(Liz Johnson)表示:「如果我們可以對創造一個人人都有能力過好生活的世界多點關注,那麼身障就不會被當成『同情』或是『大肆渲染』的對象。」

「這個世界假設帕奧選手代表所有身障人士,但就像不是每個人都想當運動員一樣,也不是每個身障人士都想當帕奧選手,」強生繼續說道:「如果我們能更好地呈現來自各行各業、從事各種工作的身障人士,那麼我們就更能創造一個公平競爭的環境,並且停止將那些剛好身體有障礙的人給『他者化』(Othering,註)。」

註:他者化(Othering)是指將某人標籤及定義為次等人的化約性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