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的階下囚 塔利班成為阿富汗監獄的新主人

by:阿雀
3905

過去,曾有許多塔利班成員被關押在監獄中;但在該組織掌權後的現在,當年的階下囚搖身一變,成為了牢房的新統治者......

post title

一名塔利班成員正領著《美聯社》的記者參觀波耶加爾希監獄內部。

美聯社/達志影像

當年的囚犯、如今的新統治者

在過去 20年中,阿富汗首都喀布爾東郊的波耶加爾希監獄(Pul-e-Charkhi Prison)內,曾塞滿了數千名遭政府逮捕的塔利班(Taliban)成員;但本月 13號,曾經身為階下囚的他們不僅再也不用擔心被關回牢裡,甚至還可以在監獄中漫步,跟朋友展示自己以前曾經被關押的地方。

接管監獄、釋放所有囚犯

一個月前,塔利班組織佔領了喀布爾,由美國支持的阿富汗政府節節敗退,總統加尼(Ashraf Ghani)出逃、流亡海外。塔利班接著宣布要在阿富汗重新建國,並於當地展開全面統治。

因此,塔利班也接管了阿富汗各地的監獄。而在喀布爾東郊的波耶加爾希監獄中,政府派駐的守衛人員則全數逃離,數十名塔利班成員接管了設施,並將裡頭的所有囚犯通通放走。

post title

一名塔利班成員正看守著波耶加爾希監獄的入口。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數名塔利班成員自空蕩的監獄走道中步行而過。

美聯社/達志影像

重返監獄的快樂時刻

其中,一名塔利班指揮官在監獄內接待了一群朋友。不願向《美聯社》透露姓名的他,表示自己在大約十年前,曾於阿富汗東北部的庫納爾省(Kunar province)被捕,然後便在被綁住身體及矇住雙眼的情況下,被移送到波耶加爾希監獄。

「當我回憶那些日子時,我感覺糟透了,」這名塔利班指揮官指出自己在牢裡被關了 14個月,常常目睹囚犯在裡面受到虐待和折磨:「那些日子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時期,但現在這是我最快樂的時刻,因為我是自由的,在無所畏懼的情況下回到這裡。」

post title

塔利班成員們聚集在監獄中的一處空地閒聊。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監獄內部,新入獄的囚犯們正跪在地上進行祈禱。

美聯社/達志影像

遺留而下的囚犯私人物品

在《美聯社》進入波耶加爾希監獄內採訪時,一些隨行的塔利班成員其實是第一次進入牢房內部,他們好奇地觀察四周,查看囚犯留下的各種物品,像是牆上或窗上掛著的布簾、地上的小地毯或是水瓶等。

在牢裡尋寶

過程中,其中一名塔利班成員還找到了一雙新涼鞋,並因此立刻把腳上的那雙換掉;可是不久後他又發現了另一雙更新、更好的涼鞋,所以又再次把腳上的鞋子淘汰掉。另外還有些人,則忙著試玩囚犯遺留的自製舉重桿。

post title

在監獄的一處空地中,一名塔利班成員舉起了囚犯留下的自製舉重桿。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塔利班成員們正在空無一人的牢房內四處查看,身周都是囚犯遺留下的個人物品。

美聯社/達志影像

糟糕又擁擠的牢房內部

其實,波耶加爾希監獄有一段漫長且殘忍的暴力虐待史。這裡曾被發現大量的墳墓和拷問室,時間可以追溯至 1970和 1980年代。

但在政權更迭後,波耶加爾希監獄於近 20年來更為人所知的,則是其糟糕的收容環境,以及過度擁擠的居住空間。此處的 11棟牢房本來僅能安置約 5,000名囚犯,可是卻常常收容超過 1萬人,其中包括一般罪犯和塔利班成員。

post title

照片攝於監獄設施外頭的空地,數名塔利班成員正好自鏡頭前走過。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監獄凌亂的走道上,新入獄的囚犯們正在祈禱。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數名塔利班成員來到了新進囚犯的關押區域。

美聯社/達志影像

常常遭受虐待和毒打

而對塔利班成員而言,波耶加爾希監獄內的回憶令人不堪回首,他們反應自己常常在裡頭遭受虐待和毒打,而且牢裡總有經常性的暴動發生。

可是另一方面,被關押的塔利班成員在當時仍能維持和組織的聯繫,並取得一些特殊優待,像是使用手機,或是待在牢房外的自由活動時間可以更長等。

直到現在,政府指派的守衛深怕遭受報復,在塔利班接管波耶加爾希監獄前就逃之夭夭,當年的階下囚則搖身一變,成為了此處的新主人。

陸續關押約60人

儘管塔利班成員在接管波耶加爾希監獄時釋放了所有囚犯,導致設施內部目前大部分都是閒置的狀態,但其中有一區在過去數周內陸續關押了約 60人。塔利班成員表示,這些人大部分都是罪犯或吸毒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