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的陰暗角落:法國公布教會性侵報告 70年21萬人遭神職人員染指

by:山謬
7929

2018年,一個獨立委員會受教會所託,對法國天主教教會的性侵問題展開了全面的調查。時隔兩年,它所出版的調查報告,顯示問題的嚴重性,遠遠超出教會自己,乃至於法國社會的想像......

post title

周二,法國的教會性暴力獨立調查委員會發布了進行為期兩年半的調查,發現自 1950年代以降,遭法國神職人員性侵的受害者人數上達 21萬人。

路透社/達志影像

70年、21萬人遭性侵

2018年,教會性暴力獨立調查委員會(Commission indépendante sur les abus sexuels dans l'Église)受法國主教團所託,對教會飽受批評的性侵問題啟動了全面的調查,希望能藉此挽回大眾對教會的信任,同時也找回教會的影響力。

周二(5),這個獨立於教會之外的委員會發表了長達 2,500多頁的調查結果,顯示在 70年間,至少有 21萬名兒童遭法國神職人員性侵,而這些案件之所以不為人知,完全是因為它們被教會「系統性地掩蓋」。

委員會:教會對受害者置若罔聞

不僅受害者為數眾多,獨立調查委員會的主席索夫(Jean-Marc Sauve)還表示,多年來教會始終對這些受害者們「表現出深刻、徹底,甚至是殘酷的冷漠」,總是優先保護自己,而非保護更多受害者免於遭神職人員荼毒。

「你們是人類的恥辱!」

毫無疑問,這份報告所揭示出的問題遠超出人們的想像,教會性侵受害者關懷協會「自由世界」(La Parole Liberee)創辦人,同時也是受害者之一的德沃(Francois Devaux),就在記者會上怒斥出席的教會代表:「你們是人類的恥辱!」

「大規模、令人髮指的犯罪在這個地獄裡發生,......更糟糕的是,(教會)背叛了信任、背叛了道德倫理,也背叛了孩子。」

post title

教會性侵受害者關懷組織「說出來、重新生活」的會長薩維尼亞克表示,兇手與受害者間懸殊的比例令他感到十分震驚。

路透社/達志影像

男童大宗 受害年齡約10-13歲

根據這份報告的統計,在 1950-2020年的這 70年間 ,法國至少有 21萬6,000名兒童被神職人員性侵,大部分人被性侵時年僅 10-13歲,其中又以男童為大宗,大約佔了 80%。

但 21萬人還只是保守估計,如果把其他不是神職人員、但與教會合作辦理童子軍、夏令營工作人員的犯行計入,委員會估計,受害者數字將會躍升到至少 33萬人——這個數字也讓委員會直言,教會已經成了家庭、朋友圈之外,最容易發生性暴力案件的場域之一。

兇手、受害者人數比例懸殊

然而,相較於上看數十萬的受害者人數,委員會估計涉案兇手大約只落在 2,900-3,200人左右。受害者關懷組織「說出來、重新生活」(Parler et Revivre)的會長薩維尼亞克(Olivier Savignac)直言,這兩者之間的巨大差異「對法國社會、天主教教會而言尤其可怕」。

post title

對許多受害者來說,即使如今已經步入晚年,他們仍深受童年的創傷所苦。

美聯社/達志影像

「我才是罪魁禍首」

在這些受害者當中,現年 65歲的庫圖里爾(Claudette Couturier)也是其中一員,在被三位神父性侵時,她還只是個與姐姐、酗酒的祖母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的孩子。

庫圖里爾表示,那時有三位神父常會來與她們一家共進晚餐,並在飯後於臥室裡輪流性侵年幼的孩子們,但在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工作人員來訪之前,她絕口不提這段往事,而這個選擇無形中也對她造成很大的傷害。

「......我認為我才是那個噁心、有罪的人。發生在我身上的一切讓我深刻意識到,我才是罪魁禍首,因為我讓他們這麼做了。」

深陷其中 彷彿被蜘蛛網纏身

現年 73歲的馬丁(Martine)、71歲的米雷耶(Mireille)也是眾多受害者當中的一份子,兩人在高中時期被一名神父性侵。

談到這段過往時,米雷耶沉重地說道:「我認為每位受害者都感覺像是唯一的受害者,......我們處於屈服的狀態,處在精神的囚禁當中。因此,我們一直跟隨著這個一夕之間控制了我們的人......,我們被蜘蛛網給纏住了。」

post title

在記者會上,獨立調查委員會的主席索夫(左)將厚達 2,500餘頁的調查報告,交到法國主教團主席穆蘭-博福特大主教(右)手上。

美聯社/達志影像

感謝受害者出面作證 沒有證詞,沒有真相

在為期兩年多的調查過程中,調查委員會的主席索夫和他的團隊查閱了無數文件,也取得了許多受害者的證詞,當中許多人都像庫圖里爾、馬丁或是米雷耶一樣,至今飽受羞恥、孤立感所苦,有時還會被旁人指責。

儘管如此,很多人還是勇敢出面作證,向工作人員娓娓道出他們的經歷,而委員會也深知這樣的決定有多麼不容易,特意在報告中寫道:「沒有他們的證詞,我們的社會就不會意識到,或是還會持續否認究竟發生了什麼。」

遠在梵蒂岡的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也發表了聲明,他十分感謝這些受害者願意開口說出自己的故事,並說他的心與這些受害者同在,也對他們的創傷感到十分憂傷。

受害者肯定委員會努力

但在另一方面,許多受害者也十分感謝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努力,教會性侵受害者關懷組織「自由世界」的創辦人德沃就相當肯定這份調查報告的價值,形容它是「我們歷史上的轉捩點」。

「很多受害者擔心這份報告只會將問題輕輕帶過,但他們不僅對性暴力案件的規模做了質化和量化的分析,還試圖了解這些性侵案件的源頭——也就是整個體制。」

大主教:尋求每位受害者原諒

身為法國主教團主席,穆蘭-博福特(Éric de Moulins-Beaufort)大主教自然也深知這份報告對天主教教會的衝擊。他在記者會上直言,自己也為這些受害者的故事,以及更多兒童、年輕人身上「無法承受」的痛苦所震撼,「今天,我希望尋求你們(受害者)每一位的原諒」。

穆蘭-博福特大主教也公開承諾,他已經下定決心要採取行動,「天真和模稜兩可的日子已經過了」。

post title

雖然委員會在調查報告中提出了諸多建言,但教會是否會採納、又會採納到什麼地步,大部分人都抱持著保留的態度。圖為在周三的公開接見活動上,教宗方濟各(白衣者)正凝神望著一位神職人員。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不論何時發生 教會都應提供金錢賠償

不過,對於教會是否會採取行動、又會做到什麼程度,許多受害者和專家反而抱持著保留的態度。這份報告披露出來的性侵案雖然多,當中很多卻已經過了法律追溯期而無法追究,但委員會表示,近期發生的案件都已經被呈報給檢察官。

委員會建議,不論受害者是何時受害、案件又是否已經過了法律追溯期,教會都應該提供金錢賠償,「雖然這還不足以彌補性侵案造成的創傷,卻是承認過程中不可或缺的一環」。在高中時慘遭神父性侵的米雷耶(Mireille)也同意這項作法,雖然金額不一定會很高,她認為「這將意味著讓教會付出一些代價。」

敦促修改教會體制 應反思教會法

除此之外,獨立調查委員會也鼓勵法國主教們,應該要考慮將已婚男子按立為神職人員的可能性,並且讓更多人、尤其是女性,加入教會的決策機構。

另外,教會日後也應該要更仔細地審核負責兒童、弱勢族群工作人員的刑事紀錄,並為神職人員提供更多訓練。而這份報告最後也劍指核心,敦促教會應該「深刻反思」行之有年的教會法(Canon Law),因為它「完全無助於」處理性暴力案件。

教宗力挽狂瀾 遭批緩不濟急

這方面教會倒不是完全無所作為,今年教宗方濟各對天主教教會的法規做了 40年來最大的一次修正,要求各地的主教必須對性侵未成年者、弱勢民眾的神職人員採取行動,同時他也在今年 6月公開批評,天主教教會的性侵問題是場「全球性的災難」。

不過,許多批評者依舊認為方濟各處理這些性侵醜聞的速度緩不濟急,反而盲目地相信神職人員說的話,他也沒有對受害者表現出足夠的同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