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槍林彈雨逃回家 黎巴嫩貝魯特為何發生街頭駁火?

by:阿雀
3891

在黎巴嫩首都貝魯特,上周四發生的一場死亡衝突,突顯出這個由宗教派系拼湊而成的國家,已經面臨毀滅性的政治與經濟危機。

post title

在槍戰發生當下,一名軍人掩護著一名女學生,幫助她找到自己的爸媽。

路透社/達志影像

本來只是又一個平常日

上周四(14),在一切衝突尚未發生前,黎巴嫩首都貝魯特(Beirut)的居民札巴內(Jumanah Zabaneh)身處家中,她有兩個女兒,分別是 8歲和 6歲,那天,她們學校的幾個街口外,正好有大規模的抗議活動正在進行,而札巴內的丈夫也在那附近上班。

札巴內對抗議不以為意,她走了 15分鐘,把孩子送去上學,以為一切一如往常——直到她聽見了槍響、從窗戶看見了外頭的飛逝的子彈,才發現本來的和平示威竟然迅速升溫成了暴力衝突。

在社區之間槍戰

在抗議現場,來自什葉派穆斯林的「真主黨」(Hezbollah)、「阿邁勒運動」(Amal Movement),以及基督教政黨「黎巴嫩力量」(Lebanese Forces)的成員將本來的社區變成了戰場,敵對槍手不斷高呼自己支持的領導人之名,一邊躲在車子和垃圾桶的後面,一邊朝對方發射自動武器和火箭推進榴彈(Rocket-propelled grenade)。

這場衝突造成至少 7人死亡、30人受傷,許多居民在事發時都躲在家裡,老師則把學生趕到學校的地下室,或是讓他們把身體伏低、雙手抱頭進行掩護,避免他們被槍戰波及。

而在死者之中,有些人正是死於頭部中彈,甚至有一名婦女,是在自己的家裡被流彈給擊中。

post title

在槍戰結束之後,可以看到附近大樓的外牆上滿是彈孔。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槍戰發生當下,一名男子抱著女童逃離駁火地帶。

路透社/達志影像

穿越槍林彈雨帶回小孩

回到札巴內的視角,她發現局勢失控後,便冒險穿過槍林彈雨,先是和丈夫會合,然後再去學校把孩子帶走、一路跑回家,並試圖忽視周遭不斷大作的槍聲。

札巴內說:「孩子們一直問我們發生了什麼事,但我們沒有什麼可以告訴她們的。」

最後,他們一家安全返回家中,於槍戰期間坐在一條遠離玻璃窗的小走廊內,防止自己被波及。而對扎巴內來說,這一切讓她回想起了 1975年到 1990年的黎巴嫩內戰

「這次的經歷,基本上就是我們當年所體驗過的。」她說。

繼續弄早餐、做工作

另一對夫婦,瑪迪(Reem Madi)和丁納威(Haitham Dinnawi)的家,則正好在抗議現場附近,但即使槍戰發生、聽到外頭衝突不斷,他們仍做著自己的事:準備早餐、處理工作。

他們似乎對此並不意外,也不陌生。瑪迪告訴《半島電視台》,這兩年來,他們夫婦倆跟很多黎巴嫩人一樣,一直都在苦苦掙扎著:「我們很震驚,但本來就有預期到那種事會(在抗議期間)發生。」

post title

黎巴嫩當局最後派遣軍隊鎮壓槍戰現場。

路透社/達志影像

貨幣貶值超過90%

這是貝魯特近年來最糟糕的武裝衝突之一,加劇了黎巴嫩經濟與政治危機下的不穩定感。

自 2019年秋季以來,黎巴嫩鎊貶值超過 90%,對該國經濟造成嚴重打擊,也使得當地原本的中產階級陷入貧困,世界銀行(World Bank)指出,黎巴嫩如今的情況,是自 1800年代中期以來,世界前三大嚴重的經濟危機。

還有嚴重燃料短缺

最近幾個月,嚴重的燃料短缺甚至迫使許多人都只能忍受長期停電,又或是在加油站前大排長龍,曾經令黎巴嫩人引以為傲的金融、醫療與教育系統都遭受了巨大的損失,許多專業人士紛紛選擇離開國家,往外尋求生機。

post title

在槍戰發生當下,大量的彈殼直接散落於貝魯特的街頭。

路透社/達志影像

再加上COVID-19疫情

而隨著國家逐漸失能,黎巴嫩政界之間的內鬨也日益嚴重。去年,貝魯特港的大爆炸造成超過 200人死亡,並揭露許多黎巴嫩人眼中的真相——這是政府治理不善和貪腐的結果。而COVID-19的疫情又更加深了該國的經濟困境與絕望感。

貝魯特港爆炸事件餘波

周四的衝突甚至也是港口爆炸的餘波之一。兩個什葉派穆斯林政黨,也就是由伊朗支持的激進政黨「真主黨」和「阿邁勒運動」一起組織了一場抗議活動,要求罷免負責調查爆炸事件,並判定責任歸屬問題的法官。

post title

本照畫面攝於槍戰隔日(15),坐在裝甲車內的黎巴嫩軍隊正於街頭進行巡視。

路透社/達志影像

抗議者哪來的武器反擊?

根據目擊者和黎巴嫩官方的說法,當抗議者聚集在一起時,槍聲突然大作,其來源是附近高樓的狙擊手,抗議者於是分散到附近的街巷,取回自己的武器並加入戰鬥。

而這點也因此遭受質疑:如果本來只是想訴求和平抗議的話,為何附近卻擺放著數百件的武器,可以讓抗議者們迅速拿取、對突襲做出回應呢?尤其是這些武器中,甚至還包括了殺傷力極大的火箭推進榴彈。

時至今日,眾人仍不知道在抗議活動中開下第一槍的人是誰、又來自哪一方。

創傷不斷,又來槍戰

但無論如何,槍戰在橫跨兩個街區的範圍內迅速蔓延,其中一方是真主黨等什葉派,另一方則是堅決反對真主黨的基督教政黨「黎巴嫩力量」。

四小時後,黎巴嫩軍隊才出現鎮壓衝突現場,槍戰就此結束,可是許多居民害怕暴力事件會再度升溫,仍然不敢外出,又或是乾脆選擇逃離貝魯特——例如瑪迪和丁納威夫婦,他們選擇和住在附近的兩個朋友一起逃難。

「我們必須要離開,因為我們害怕武裝人員闖入我們的家中,或從我們的屋頂和其他任何地方開火,」夫婦兩人的朋友保羅(Paul)拒絕透露姓氏,他告訴《半島電視台》:「我們還沒有機會能夠處理COVID-19、經濟危機,還有貝魯特大爆炸所帶來的創傷,但現在我們又有了這場槍戰。」

post title

本照畫面攝於槍戰隔日,貝魯特當地居民正在街邊打掃碎成一地的玻璃。

路透社/達志影像

傷痛又回到了原點

這次的槍戰成為了眾人心中的另一道創傷,對於擁有兩名年幼女兒的札巴內來說,自己的孩子在一年多間接連經歷了港口爆炸和槍戰,她對此深感憂慮,卻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們。

「我八歲的女兒一直在接受治療,想要從貝魯特大爆炸中恢復過來,但現在我們又回到了原點,」札巴內說:「她告訴我她今晚想要睡在我的床上。」

真主黨指責黎巴嫩力量

針對本次槍戰的責任歸屬,真主黨成員指責黎巴嫩力量發起槍擊事件,但真主黨和阿邁勒運動的官方聲明則表明是未具名的武裝勢力,試圖「將國家拖入蓄意的衝突之間」。

黎巴嫩力量反控真主黨

另一方面,黎巴嫩力量的領導人賈賈(Samir Geagea)也在Twitter上譴責暴力,表示衝突是由「未經控制又大量散播,隨時隨地都威脅著市民安危的武器」所造成的,話中暗指著真主黨的大型軍火庫。

黎巴嫩力量更指責真主黨是在利用宗派之間的緊張局勢,好破壞貝魯特港口爆炸事件的調查進度,因為它們害怕自己也會被牽連其中。

post title

本照畫面攝於槍戰隔日,阿邁勒運動為在槍戰中死去的成員舉辦大規模的葬禮。

路透社/達志影像

目前已逮捕19人

黎巴嫩官方則指出,它們已經逮捕了雙方的 19名涉案者,其中包括 2名敘利亞籍人士和 17名黎巴嫩公民。

該國總統奧恩(Michel Aoun)則公開譴責朝抗議者開火的槍手,承諾政府會將他們繩之以法,但「我們的國家需要冷靜的對話、冷靜的解決方案,以及對政府機關的尊重」。

奧恩還強調,貝魯特港口爆炸事件的調查將持續下去。

其實調查本已經暫停

根據目前的調查進度,法官比塔爾(Tarek Bitar)已經開始傳喚一系列有權勢的政客,而且極有可能以刑事指控起訴他們。

真主黨對比塔爾的批評也因此變得越來越直接,並表示調查已經變得政治化。除此之外,還有兩名面臨指控的前部長對比塔爾提出申訴,雖然申訴最後遭到法院駁回,但調查還是在上周被暫停了,而這甚至是三周以來的第二次。

貝魯特港口爆炸的受害者家屬譴責這項舉動,批評人士則直指,這些作為正是由於該國的政治領導高層,正試圖要避免為這場黎巴嫩史上最大的爆炸事件承擔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