謀殺是假,賺錢是真:中國「劇本殺」為什麼這麼夯?

by:山謬
11506

在中國某個城市的角落裡,好幾位年輕人神色凝重地圍著桌子坐在一塊。他們剛剛經歷了一場「謀殺案」,而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兇手就隱身於同桌人當中......

post title

近年來,「劇本殺」成為中國年輕人最新的娛樂之一,這一齣齣的假謀殺案,也為店家、劇本創作者帶來了豐厚的收入。

Photo: Benjamin Balázs

走進一宗罪案 中國的「劇本殺」熱潮

歡迎來到「劇本殺」的世界。

「劇本殺」是一種獨特的多人解謎遊戲,近年來在中國年輕人間尤其盛行。在不同劇本中,玩家們會分別飾演不同的角色,親身經歷一宗謀殺案,或是其他犯罪事件。遊戲的目的很簡單,所有非兇手的玩家得一同合作,力求在最終投票裡找出飾演兇手的玩家,而兇手則得小心混淆其他人,以免被揭穿馬腳。

它的玩法十分彈性、多元,玩家們可以直接在自己的平板、手機設備上玩線上版,或是到劇本殺店中付費玩更精緻的版本,有些店家甚至會依照劇本設定,準備對應的服裝讓玩家更能「身歷其境」,或是將劇本殺與密室逃脫結合,為玩家帶來更新穎的體驗。

犯罪是假,賺錢是真

不論玩法如何變化,唯一不變的是,劇本殺已經成為當今中國年輕人最熱門的休閒娛樂之一,玩家花費的時間、金錢,也幫助劇本殺產業飛速成長。

劇本殺產業大幅成長

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中國目前約有超過 900萬名熱衷於劇本殺的玩家,讓這個產業今年的營業額上看約 154億人民幣(折台幣約 682億6,820萬元),更吸引了許多人創業,讓去年中國註冊的劇本殺店家數成長至 6,500家,比前一年多了足足 60%。

但在這些店家當中,鮮少有人的表現可以比得上連鎖劇本殺店「洛陽卡卡」。根據中國科技媒體《36氪》的報導,最近洛陽卡卡剛獲得了近千萬元的投資,創辦人楊侃表示,洛陽卡卡預計在未來半年內,將分店數從現在的 50家,大幅擴張至超過 500家。.

在中國,真正熱愛劇本殺的玩家甚至可以每周玩上好幾次。圖為幾位剛剛玩完一場劇本殺的中國年輕人。

名人帶動 觀眾跟風

《紐約時報》在報導中指出,狼人殺、劇本殺這樣的角色扮演其實在中國早已行之有年。但從 2015年開始,中國出現了一系列像是《狼人殺》、《明星大偵探》的實境秀,當紅明星在電視節目裡大玩角色扮演遊戲的畫面,吸引了無數觀眾想跟著嘗鮮,於是紛紛蜂湧進各地的劇本殺店裡,帶動了劇本殺產業的起飛。

死衷玩家熱愛 每周玩好幾次

很多劇本殺玩家對劇本殺著迷的程度遠超乎一般人的想像,不管是學生還是上班族,資深玩家幾乎周周都會呼朋引伴一起到劇本殺店中玩劇本殺。然而,每個人走進店裡的理由都不太一樣,有人單純是為了與朋友相聚,有人則是像現年 20歲、在陝西省太原市念大學的女大生湯西西(Sisi Tang,音譯)一樣,深深著迷於找出謎底的快感。

大約從去年開始,湯西西便和同學養成了定期玩劇本殺的習慣,一行人每周幾乎都會玩上一、兩次,每次的時間可以長達 4-6個小時,「每次解開謎底,劇本殺都能給你一種努力有了回報的成就感。」

不只解謎 還能遍嚐人生百態

但是對於住在深圳的劇本殺玩家劉傑(Liu Jie,音譯)來說,解謎的成就感還是其次,玩劇本殺過程中體會到的人生百態,才是劇本殺真正吸引他的地方。

劉傑指出,玩家在飾演劇本殺角色之餘,其實也正在體驗這些角色的人生,他說:「如果你嚴格照著劇本走,你就可以完全融入角色,並親眼見證他們的最終命運,而他們的命運,也會因為你的選擇而有些許的不同。」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在激烈的競爭下,有些劇本殺店家試圖透過相應的裝潢、服裝,吸引更多劇本殺玩家上門消費。

裝潢、服裝其次 劇本才是關鍵

想要滿足劉傑,乃至廣大劇本殺玩家的興致,中國各地的桌遊店紛紛使出渾身解術,有些店家會配合劇本,提供相應的服飾、裝潢,有些店家則會將劇本結合密室逃脫的元素,讓玩家盡情享受在遊戲世界中。但北京劇本殺店老闆白露表示,「劇本」才是決定劇本殺店能否持續吸引玩家的關鍵,「我們對道具、線下功能的投資,通常沒有高過於我們對劇本的投資」。

成都劇本殺劇本創作企業的創辦人張撲克也指出,一部足夠優秀的劇本,可以牽動玩家的情緒,讓他們心跳加速、放聲大笑,甚至是不自覺流下淚來。

不惜重金 只求好劇本

在這樣激烈的競爭環境底下,優秀的劇本完全不愁有行無市。劇本殺店的老闆們會定期到劇本殺博覽會,或是劇本銷售平台「小黑探」上尋找優秀的劇本,而劇本的價格除了取決於內容,還會受到篇幅、授權方式等因素的影響。

舉例來說,目前一份授權次數不限的劇本,行情價大約落在 80美元(折台幣約 2,230元)左右,如果是限定授權於特定一座城市的少數幾間劇本殺店,價碼便可能會升至 300美元(折台幣約 8,366元)左右。要是再往上一級,只限定授權於一間劇本殺店中使用,那麼價格可能會一下上漲至 900美元(折台幣約 25,098元)。

資深玩家:好劇本供不應求

現年 28歲的上海資深劇本殺玩家張旖指出,目前劇本殺市場對優秀劇本的需求遠遠高過於供給,「劇本就是這個遊戲一切的基礎」。

post title

香港中文大學的新聞傳播專家方可成表示,在中國當局眼中,劇本殺的劇本很可能也被和電視節目、電影等內容歸在同一類,自然也在應接受審查的範疇當中。圖為中國近期上映的電影《長津湖》。

路透社/達志影像

蓬勃發展 引發政府關注

然而,蓬勃發展中的劇本殺產業,也在最近引來了中國政府的關注,由中國官媒《新華社》率先刊出的一則報導,更是讓廣大劇本殺業者繃緊了神經。

上個月,《新華社》的記者特地採訪了中國的一間劇本殺店,當時店家特別向這位記者介紹了靈異系列的劇本,其中不乏像是「人魅」、「夜店凶靈」或是「瞳靈人」這樣的角色。《新華社》在報導中憂心忡忡地表示,倘若未成年人,或是沒有足夠辨別能力的人玩到這些過於恐怖刺激的劇本,最終可能會混淆現實與劇情,甚至是引發心理問題。

與電影、電玩相似 劇本殺劇本也該被審查

香港中文大學新聞傳播研究所的教授方可成表示,他對於劇本殺產業遭到批評一事並不意外。畢竟在中國當局的眼中,劇本殺的劇本和電玩、電視節目、電影的相似度很高,自然也應接受審查,「尤其是自從政府積極設立高道德標準以來,那些『血腥和可怕』的遊戲便格外受矚目」。

著有介紹角色扮演遊戲史的作品《危險遊戲》(Dangerous Game,暫譯)的作者萊科克(Joseph Laycock)也有類似的觀察,他並補充,在威權政府統治的國家中,類似的打壓並不罕見。

「這類想像的遊戲帶有一種激進的自主性,因為如果你可以用另一種方式想像世界,你將擁有一種質疑過往從未被質疑的事物的能力。」

苗頭已浮現 劇本殺產業的未來樣貌

至於劇本殺產業未來可能會遭遇的打壓會長什麼樣子呢?目前雖然還沒有適用全國的確切規範,但已經有一些苗頭浮現。

最近,湖南省株洲市的掃黃打非小組對轄下的劇本殺產業發起了一波專項整治行動,檢查劇本殺店使用的劇本內容、劇本是否侵犯著作權、劇本殺店是否有安全隱患等問題,甚至當場向經營者「提出經營建議」,要求店家避免讓未成年人參與涉及恐懼、暴力等有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內容的遊戲。

而從中國媒體的報導來看,未來株洲市還將針對轄區內的劇本殺發動更大規模的整治行動,以便「淨化未成年人成長的社會環境、構建全方位社會保護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