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水豚驚現富豪住宅區 是入侵還是濕地家園奪還戰?

by:阿雀
7986

在阿根廷,諾戴爾塔是一處特別建立於溼地上的豪宅區,為該國的有錢人們提供舒適的田園時光,但現在,又大又毛茸茸的水豚卻成為了他們美好生活中的大煩惱——而這或許是人類咎由自取的結果。

post title

本照攝於諾戴爾塔的高級住宅區周邊,一隻水豚和牠的幼崽在湖邊休息。

路透社/達志影像

毛茸茸的大麻煩

在阿根廷,諾戴爾塔(Nordelta)是一處建立於溼地上的封閉型社區,專門為該國的有錢人提供舒適又美好的田園時光——但這裡近來卻面臨了一個毛茸茸的大麻煩:全世界最大齧齒類動物「水豚」的闖入。

水豚以創紀錄的數量在諾戴爾塔這個富豪住宅區到處遊蕩,啃食居民精心修剪的草皮、和人類的家寵打架,還隨地大便,處處都留下了牠們碩大的排泄物。

根據當地居民表示,水豚主要住在諾戴爾塔高級河濱房產的周圍,佔該地區 3,000處房產的 15%左右,騎腳踏車和跑步的人往往必須繞過路上的水豚,以避免發生碰撞。

群居的大型齧齒類動物

水豚,一種看起來不太具有威脅性的動物,有著寬寬的鼻子、圓圓的身體,以及悠閒溫和的氣質,但成體體積龐大,可以長到約 140磅(約 63.5公斤),或甚至 174磅(約 78.9公斤),身長約 1公尺,四肢站立時身高則約 60公分左右。

這種大型齧齒類動物天生性喜群居,《衛報》指出,一個水豚群落約有 10至 20隻成員,《華爾街日報》則表示最多可達 40隻,其中,一隻母水豚一年可以生下約 6隻後代。

而在不同的南美洲國家,水豚有著不盡相同的名字,例如委內瑞拉的「chigüire」、秘魯的「ronsoco」、巴拿馬的「poncho」,以及阿根廷的「carpincho」,足見水豚於這些地方的普遍性。

post title

當諾戴爾塔居民走過道路時,幾隻水豚悠哉地在一邊吃草。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幾隻水豚悠哉地在諾戴爾塔的水域中游泳。

路透社/達志影像

有陽光、湖,但沒有掠食者

回到諾戴爾塔,水豚似乎特別喜歡這裡的生活,牠們可以在這裡曬曬日光浴,或是跑到人造湖裡游來游去,而且還不用擔心掠食者的攻擊,像是美洲豹,或是中南美洲鱷魚種「凱門鱷」(Caimaninae)。

事實上,水豚對此處的偏好其來有自,倒不是因為人類的庇護,而是因為——牠們才是先出現在這裡的生物。諾戴爾塔這個社區,正是建立在水豚賴以為棲地的溼地上。

蓋在溼地上的豪華住宅區

這裡是南美洲僅次於亞馬遜河(Amazon)的第二重要河流「巴拉那河」(Parana River)所形成的濕地之一,位於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ires)的北邊,於 1999年動工建造。

也就是說,諾戴爾塔其實是填河造陸形成的,是專為有錢的阿根廷人所打造、具有美式風格的度假勝地,同時也歡迎著想要長久居住的居民。

在諾戴爾塔的官方網站上,當地的管理者甚至還承諾會為住戶帶來「自然的寧靜,以及城市的舒適」。

post title

一部份民眾把水豚當成了有害的動物,另一部份則將水豚視為受害者。

路透社/達志影像

有害的動物?牠們才是受害者?

也因此,如今水豚的侵入——又或者是回歸,讓當地人出現了意見分歧,一部份民眾把牠們當成有害的動物,另一部份則將水豚視為受害者。

「我並不是討厭水豚,我和其他人一樣想搔搔牠們可愛的小肚肚,」諾戴爾塔居民,同時也是一名房地產仲介的 62歲男子伊格萊西亞斯(Gustavo Iglesias)表示:「問題是牠們的數量已經失控了,人們卻害怕得什麼也做不了,沒有人想要自己看起來像是大自然的反對者。」

在伊格萊西亞斯的湖邊小花園,每天平均都會出現二十幾隻的水豚,並遺留下大量的排泄物;更糟的是,兩年前,他的狗狗路邱(Lucho)突然一瘸一拐地回到家,身上帶著一對血淋淋的傷口,看起來像是水豚門牙造成的傑作。

水豚被槍擊、被貨車輾過

另一方面,水豚本身也面臨了危險。

例如今年七月,住在諾戴爾塔的巴西裔模特兒費雷拉(Anamá Ferreira)便在Twitter張貼了一張照片,上面是一隻血淋淋的水豚,費雷拉表示牠是被鄰居的鉛彈射中;除此之外,還曾有另一位當地住戶分享過數張水豚被貨車輾過的畫面。

然而,根據該地區野生動物官員的說法,居民其實不得觸摸或是傷害水豚,如果要狩獵水豚的話,則得先經過相關監管機構的同意。

巴西裔模特兒費雷拉在Twitter張貼了水豚受傷的照片。

post title

部分人認為,並不是水豚入侵了諾戴爾塔,反而是人類入侵了牠們的棲息地。

路透社/達志影像

「是人類入侵了水豚的領地」

而如今,這場人與動物間的爭端也逐漸引起了阿根廷全國的關注,部分環保主義者希望水豚可以不被打擾,好好地在諾戴爾塔棲息。

「我對於諾戴爾塔居民的抱怨感到很生氣,」一名 47歲的國家公園響導瑪莎(Adrián Mazza)指出:「是人類入侵了水豚的領地。」

只想要大自然,不想要水豚

阿根廷知名生態學家維亞勒(Enrique Viale)也認為,將水豚視為入侵者是錯誤的,「情況正好相反:是諾戴爾塔侵入了水豚的生態系統。」

維亞勒表示,他和其他人已耗費至少十年,就是為了避免阿根廷各地的溼地遭到開發、希望當地政府能夠通過相關法案。

「在政府的支持下,有錢的房地產開發者必須破壞大自然,才能向客戶販售住在野外的美好夢想——因為那些房客想要大自然,卻不想要蚊子、野蛇和水豚。」

協助水豚遷移棲息地?

然而,也有諾戴爾塔當地的居民認為,基於不斷發生的人豚車禍,以及水豚啃咬草坪和棕櫚樹所帶來的破壞,大家應該要協助水豚遷移棲息地。

「我們不能讓野生動物住在這裡,在主要幹道上跑來跑去。」當地居民,同時也是名教師的 47歲女子羅米娜(Romina)如此表示,她不願透露自己的姓氏。

post title

當地居民協會發言人坎頓透露,它們已經向政府的監管機構提出了各式各樣的水豚保護計畫。

路透社/達志影像

建立保護區或是幫水豚結紮

除此之外,諾戴爾塔開發商柯斯坦蒂尼(Eduardo Costantini)最近則試圖在一個電台採訪中,向阿根廷民眾保證,他們沒有撲殺水豚的計畫,同時他們也呼籲居民找方法和這些大型齧齒動物和諧共存。

當地居民協會的發言人,同時也是一名退休記者的坎頓(Marcelo Canton)則指出,他們目前已向政府的監管機構提出了各式各樣的水豚保護計畫,其中一個是在諾戴爾塔建立一個 500公頃大的水豚保護區,另一個則是幫公水豚結紮。

坎頓透露,在COVID-19疫情期間,他們難以和阿根廷的野生動物官員接洽,目前只能張貼路標,敦促車輛駕駛和腳踏車騎士注意路上的水豚。

「看到人們指責我們虐待水豚,這一點令大家非常痛苦,因為在這裡,我們是非常尊重牠們的,」坎頓先生說:「我們投注了大量的資金,好確保水豚能維持安全。」

還有其他生態問題

另一方面,填河造陸形成的諾戴爾塔,除了奪走了水豚曾經的棲息地以外,還會帶來其他破壞性的生態影響,例如建造大規模的不透水路面,會導致河流易於氾濫;土地開發、水道被破壞,也造成了更多且更嚴重的森林大火

極力想要維護濕地的阿根廷生態學家維亞勒便指出:「諾戴爾塔是溼地社區的超大型範例,而它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剝奪了土地的吸水功能,所以當極端氣候事件發生時,最終淹水的卻是周邊較貧困的鄰近地區。一如往常地,每次付出代價的都是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