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獵導致大象天生無牙 莫三比克內戰下的演化悲劇

by:阿雀
5020

傷口會留下疤痕,物種遭遇的歷史性創傷事件,則可能在基因上留下印記。在非洲的莫三比克,因為盜獵的緣故,當地沒有象牙的大象比例變得越來越高......

post title

一篇在上周四發表於美國學術期刊《科學》的論文指出,莫三比克戈龍戈薩國家公園內的母象中,沒有象牙的比例越來越高。

Photo: USAID Mozambique

大象數量銳減90%

1977年至 1992年,非洲的莫三比克爆發內戰,無數的大象因此遭到交戰雙方屠殺,只為了摘取牠們的象牙拿去販售,再以豐厚的資金繼續助長政府軍與反政府勢力之間的惡性對立。

這導致該國的大象數量銳減了 90%,本來的 2,500隻,到 2000年代僅剩下約 200隻,幾乎絕種。

沒有象牙的母象變多了

而在大象的生存危機下,上周四(21),一篇發表在美國學術期刊《科學》(Science)的論文,則指出了當中的一個特殊現象——研究人員發現,在莫三比克的戈龍戈薩國家公園(Gorongosa National Park),沒有象牙的母象變得越來越多了。

本來可以低至2%左右

在莫三比克內戰之前,本來只有 18.5%的母象天生沒有象牙;但自 1990年代以降,在新誕生的母象中,沒有象牙的比例卻開始逐漸攀升,如今已經到了 33%。

其中,研究人員更認為,戰前的數據依舊反映了當地早期的衝突和盜獵情況,因為在保護良好的大象群體中,沒有象牙的大象比例基本應該可以低至 2%左右。

post title

2016年,泰國曼谷的海關查緝了一批來自莫三比克的走私象牙,總重達 315公斤,價值約 2,800萬泰銖(折台幣約 2,351萬元)。本照攝於曼谷,海關人員於相關記者會開始前,正在整理桌上的象牙。

路透社/達志影像

基因決定有沒有象牙

所以,母象為何逐漸失去象牙呢?就如同人的血型和膚色一樣,基因決定了大象是否會長出象牙。

而目前的現象或許代表著一個可能性:沒有象牙的大象不會被盜獵者殺害,所以牠們可以持續繁殖,並將自己沒有象牙的基因遺傳給自己的後代,這才導致現在沒有象牙的大象比例越來越高。

公象得到變異基因容易死亡

一般來說,公象和母象都可能會長出象牙,但研究人員發現,沒有象牙的這項特徵,只能從母象身上看到,這讓他們長久以來懷疑問題與性別有關。

但在分別測定有象牙和沒象牙大象各自的基因序列後,分析結果顯示,沒有象牙的趨勢和X染色體的變異有關,而這種變異對公象來說是致命的,牠們將因此難以在子宮中正常發育,所以沒有象牙的情況才比較容易出現在母象身上。

也就是說,當沒有象牙的母象生出母象時,牠會有較高的機率再生出沒有象牙的母象;可是這個變異基因若是傳給了公象,這隻公象通常會在出生前便死亡。

post title

研究共同作者普林格指出,沒有象牙或許能在戰爭中為大象帶來生存上的優勢,卻也可能對該物種產生許多長期影響。

Photo: Judy Gallagher

導致大象生育數量下降

這份研究的共同作者之一,美國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生態學與演化生物學教授普林格(Robert Pringle)指出,沒有象牙或許能在戰爭中為大象帶來生存上的優勢,卻也可能對該物種產生許多長期影響。

普林格表示,因為沒有象牙的表徵對於大象的雄性後代是致命的,所以整體來說,這或許將導致大象的生育數量下降,該物種的恢復速度便也會跟著變慢,目前整個戈龍戈薩國家公園只有大約 700隻大象。

演化是以生命作為代價

研究另一共同作者坦伯爾-史塔頓(Shane C. Cambell-Staton)則直白點明:「我認為,當你聽到這種故事時,你很容易就會想說:『喔,這樣很好,牠們進化了,牠們現在更好了,也可以自己應對這個狀況。』」

但事實是,物種的快速演化不免伴隨著犧牲,「選擇總是得付出代價」,坦伯爾-史塔頓說:「而這份代價正是牠們的生命。」

post title

當大象沒有象牙的比例變高,戈龍戈薩國家公園的生態景觀或許也會發生改變,因為有象牙和沒象牙的大象吃的食物不同。本照攝於戈龍戈薩國家公園一角。

Photo: Thomas Shahan

沒有象牙該怎麼辦?

此外,當大象沒有象牙的比例變高,另一個可能產生的連鎖效應是,當地的生態景觀或許也會發生改變,因為有象牙和沒象牙的大象,兩者吃的植物是不一樣的。

坦伯爾-史塔頓表示,通常大象會用牠們的象牙剝樹皮當作食物,或是拿它們挖洞取水、保護自己,但「如果你沒有這項關鍵的工具,作為補償,你要怎麼去調整自己的行為」?

還是有光明之處值得期許

然而,這份研究也沒有抹滅如今的復育努力。共同作者普林格便強調,隨著時間流逝,只要大象的數量可以從滅絕的邊緣逐漸恢復,沒有象牙的大象比例是可以被改變的。

普林格認為:「所以,如果保護物種的手段能維持和最近一樣積極,我們實際上期望這種症候群發生的頻率,能在我們研究的大象群體裡逐漸下降。」

「現在有一堆與生物多樣性或環境中的人類相關的新聞,它們都很令人沮喪,我認為強調其中有些光明之處是很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