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孩子不是我的孩子 美國夫婦「生錯小孩」怒告生育診所

by:阿雀
24497

在生下第二個女兒後,黛芙娜和亞歷山大一直覺得孩子有哪裡不太對勁,直到做了DNA測試之後,他們才發現,她根本不是自己的孩子......

post title

住在加州的黛芙娜和丈夫亞歷山大透過試管嬰兒生下二女兒,卻發現她其實不是自己的孩子。本照僅為示意圖,非當事寶寶。

Photo: Michal Bar Haim

二女兒長得不像自己

2019年9月24日這天,是黛芙娜(Daphna Cardinale)和丈夫亞歷山大(Alexander Cardinale)的大日子,他們透過試管嬰兒生下了二女兒,但事情卻好像有哪裡不對勁——孩子的膚色比他們深,頭髮也不如他們,十分烏黑。

此後的三個月,他們一直扶養她,嘗試把所有無法解釋的事情都合理化,因為夫婦倆深愛這個孩子,而且信任醫生與整個醫療過程,他們當時五歲的女兒,也對自己成為了姐姐一事感到非常高興。

DNA給了解答:孩子不是自己的

直到那年的聖誕夜,夫婦倆的「惡夢」成真了——DNA檢驗結果證實了一件事,那個由黛芙娜親自生下的寶寶,實際上不是他們的小孩。

這不是什麼「抱錯小孩」的事件,當黛芙娜和亞歷山大夫婦與就診的那家診所對峙時,所方才表示自己誤植了別的夫婦的胚胎到黛芙娜體內,反之亦然。

黛芙娜和亞歷山大夫婦倆如今決定要控告生育診所。本照畫面為兩人真正的孩子。

決定控告生育診所

在協商不成後,本周一(8),黛芙娜和亞歷山大夫婦倆決定要向洛杉磯郡高等法院控告這間診所,也就是加州生育健康中心(California Center for Reproductive Health)以及其醫療主任。

他們指控生育診所造成醫療事故、違反合約,有疏忽與詐欺行為,希望獲得賠償,但沒有表明具體細節。

「我們生下了他們的寶寶」

「我們整整錯過了自己女兒一年的時光(註),」43歲的黛芙娜在宣布提起告訴的記者會上表示:「我們沒有看見我們的孩子進到這個世界的模樣,也沒有在她生命的第一刻擁抱她。每次我感覺到胎動並和她說話,那其實是另一個人的寶寶。」

「我們生下了他們的寶寶,而他們則生下了我們的寶寶。」

註:此處包含懷孕時間,懷胎約十月,再加上養育的三個月,差不多為一年。

黛芙娜和亞歷山大夫婦倆在本周一以視訊的方式召開記者會,宣布提起訴訟。

大女兒要求留下妹妹

現年 41歲的丈夫亞歷山大則指出,對他們來說,最令人傷心的部分其實是,他與黛芙娜的大女兒在得知真相後,曾要求爸媽要留下寶寶,「你要怎麼向一個五歲小孩解釋這種事?」

最終,他們在隨後的新年見到了自己的女兒,並在兩周後與另一對夫婦交換監護權,過程令他們感到傷痛與心碎。

艱辛生下的是別人的孩子

代表這對夫婦的律師事務所「Peiffer Wolf Carr Kane & Conway」指出,本次事件中的另一對夫婦也計畫要在未來幾天內提起訴訟,但希望能夠保持匿名——他們生下的孩子,與黛芙娜生下的孩子,生日僅相差大約一周。

律師事務所表示,這種恐怖的狀況不該被低估:「別人生下他們小孩的沮喪事實,將永遠地摧毀並玷汙亞歷山大和黛芙娜對於孕育孩子的記憶,黛芙娜艱辛生下的孩子,實際上卻是別人的寶寶。」

post title

負責這起案件的其中一名律師沃爾夫指出,政府應該要對生育機構有更嚴格的監管制度。

Photo: Omar Lopez

被告沒有做出回應

加州生育健康中心和醫學主任莫爾(Eliran Mor)並沒有對這起告訴做出評論,它們在洛杉磯有多間分所,並在所內將莫爾形容為一名生殖內分泌科專家。

黛芙娜和亞歷山大夫婦倆在當年的醫療過程中,估計支付了共 5萬美元(折台幣約 139萬元)給生育診所,但他們表示,莫爾從來沒有在這期間表明第三方機構「In VitroTech Labs」也會參與試管階段,更沒坦白莫爾實際上是這間公司的所有人。

因此,「In VitroTech Labs」與母公司「Beverly Sunset Surgical Associates L.L.C.」也一同被列為訴訟中的原告。

應該要有更嚴格的監管制度

黛芙娜和亞歷山大夫婦的律師沃爾夫(Adam Wolf)則額外點出,希望政府對於生育機構能有更嚴格的監管制度。

「你知道的,卡迪納爾夫婦(黛芙娜和亞歷山大的姓氏)算是比較早發現的案例,因為他們的寶寶和他們來自不同種族,但放眼整個國家,有多少寶寶和使用試管嬰兒技術的父母來自同個種族,實際上基因卻毫無關連?」

「我們不知道這個答案。某種程度上,我們不知道這個答案是因為,我們沒有資料庫可以追蹤這樣的事情,診所並沒有被要求要回報這些內容。」

post title

目前,黛芙娜與亞歷山大正嘗試要與另一對夫婦正嘗試保持聯繫,共組一個更大的家庭。

Photo: Guillaume de Germain

被剝奪了孕育自己孩子的能力

回到卡迪納爾夫婦身上,在這場荒謬的錯誤之後,黛芙娜甚至一度出現輕生的想法,並因此開始服用抗憂鬱藥物。

「我們毫無防備地遇上了此事,對醫生和醫療過程都給予信任,」黛芙娜說:「我們當時完全沒想到,這個本應帶來歡樂的事,會為我們帶來不斷的痛苦與創傷。」

黛芙娜難過地指出,自己對於沒能參與孩子的成長過程感到心碎:「我被剝奪了孕育自己孩子的能力。我沒有機會可以在孕期中和她一起成長、建立連結,或感覺她的動作。」

嘗試建立一個更大的家庭

黛芙娜與丈夫至今還是有持續在探望那個由自己生下,並短暫養育一段時間的孩子,加上另一對夫婦,他們四人如今正努力與彼此保持聯繫,以「建立更大的一個家庭」,亞歷山大透露:「他們愛我們的生理女兒,就好像我們也愛他們的孩子一樣。」

但即使刻意經營,或許與本來不相關的他人共組家庭,終究有其為難之處,亞歷山大表示:「你要如何才能與完全的陌生人就這樣成為一家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