顛沛流離後的合奏 阿富汗女子管弦樂團卡達復出

by:山謬
3451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MUZIK文/  MUZIK編輯部 

塔利班再次掌握政權數月以來,阿富汗完全由女性組成的Zohra管弦樂團,終於在卡達首都杜哈重新開團——盈空的樂聲之中,他們面對的,仍是不確定的未來。

post title

在塔利班組織掌政後,全由女性組成的Zohra管弦樂團成員先後離開家園,最近才有機會於卡達復出。

美聯社/達志影像

塔利班執政後首都開演 不在故鄉在卡達

雖然幸運地安全落腳卡達,但從塔利班律法中脫逃的過程,也是苦樂參半,這些女性失去了一些夥伴——包括曾經的同團樂友,還有相伴多時的樂器。

10月下旬,18歲的中提琴手Marzia Anwari與其他逃至卡達的阿富汗音樂團體成員合作,舉行他們出逃3個月以來的首度現場公開演出。Zohra管弦樂團的多數團員都跟Anwari一起登場,但還是有些人沒能離開故國,他告訴法新社:「我希望他們可以盡快到此、加入我們,一起重建樂團。」

創團後不久,Zohra就得到機會,得以在參與 2017年達佛世界經濟論團的領導人們面前表演。

2016年創團 演奏音樂被視為大忌

2016年,阿富汗第一個女子管弦樂團Zohra,由35位13至20歲的女性組成,其中有些來自貧困家庭,甚或是孤兒。次年,他們為在Davos召開的世界經濟論壇送上一場跨文化、也跨越了家鄉傳統與死亡威脅的演出。

塔利班上回掌控阿富汗的1996年至2001年間,音樂被禁;這次他們捲土重來,女性自由與教育隨之突遭限制:Anwari指出,在阿富汗,當局認為女性從事這些都是違反教義的(haram),特別是音樂。即使在塔利班重取權柄之前,因為許多保守的阿富汗人認為女孩就該待在家裡,讓他們就連做個在職的音樂家都有困難:「我們一出門,就會被指為放蕩。」

為了贏取政權、求得經濟支持,塔利班承諾這次執政的規矩,會比上次來得寬鬆,但自從他們再度上臺,女高中生就被禁止回校上課,許多女性也不能回到工作崗位。

post title

許多Zohra樂團的成員,都是在千鈞一髮之際逃離家園。圖為一名Zohra樂團的成員,但不確定是否為Shogofa Safi本人。

美聯社/達志影像

驚險逃離阿富汗 重拾演奏機會無比寶貴

Zohra管弦樂團的指揮、打擊樂手Shogofa Safi說,離開阿富汗真開心。這位18歲的女孩告訴法新社自己恐怖的逃跑過程:當塔利班武裝控制喀布爾機場時,他要搭的班機還沒起飛,阿富汗情勢動盪,離開變成一件相當可怕的事,還好那些軍人不知道他們是音樂家,否則他們應該都沒命了。

包括之後將轉往葡萄牙的Zohra管弦樂團成員在內,現在卡達約有一百位來自阿富汗國立音樂學院(Afghanistan National Institute of Music, ANIM)的學生與老師,阿富汗國家管弦樂團指揮Mohammed Qambar Nawshad也在其中,並同樣因為能夠再次「作樂」而開心:「從離開喀布爾以來,我們起碼三個月沒法演奏,對我與整個社群來說,這是能夠再次演出的絕佳機會,讓我們夢想成真。」與妻子和兩個孩子分離的他,也希望一家人能在卡達或葡萄牙重聚:「我愛卡達與這裡的人們,但不可能愛得像喀布爾那麼深。」眼中滿是勉力噙住的淚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