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首位女總理7小時閃辭 未來有望再次回鍋?

by:山謬
3233

即使以近年來瑞典政局紛亂的標準來看,瑞典史上第一位女總理安德森在上任 7小時內就閃電辭職的變故,依舊處處充滿令人訝異之處。

post title

獲選為總理後,瑞典社會民主黨黨魁安德森獲得了全場議員們的掌聲,有人還獻上花束向她致意。

歐新社/達志影像

瑞典史上第一位女總理

周三(25),中間偏左的瑞典社會民主黨(Swedish Social Democratic Party)黨魁安德森(Magdalena Andersson)在眾人支持下,驚險成為瑞典有史以來第一位女總理。投票結束當下,議員們紛紛起身拍手致意,有人甚至還送上花束向她道賀。

7小時後閃電結束任期

不料,安德森的總理任期在接下來 7小時內風雲變色,先是執政黨提出的預算案卡關,隨後共組聯合政府的綠黨(Green Pary)又宣布退出執政聯盟,使得安德森不得不照例請辭下台,結束了短命的首任總理任期。

「瑞典的憲政慣例是但凡有政黨退出聯合政府,該政府理應跟著請辭。」安德森在臨時記者會中告訴媒體:「我也不願意領導一個合法性基礎薄弱的政府。」

未退出競爭者行列 有意回鍋領導瑞典

不過,這並不代表安德森就此與總理一職無緣,她反而向媒體記者表示,未來她依舊有意回鍋擔任瑞典總理,而這一連串變化也為瑞典近年紛亂的政局增添更多變數。

post title

今年夏天,瑞典前任總理洛夫文遭國會彈劾,遂宣布將下台,同時辭去社會民主黨黨魁一職。

Newscom/達志影像

經濟學家出身 談判作風宛如梅克爾

現年 54歲的安德森過去 7年來皆擔任瑞典的財政部長,經濟學家出身的她擁有一副好口才,不管是在瑞典或是歐盟政壇,皆給外界留下相當深刻的印象,目前也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重要顧問。

《晚報》(Aftonbladet)的政治線編輯林德柏格(Anders Lindberg)曾表示:「安德森談判的風格和前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有點像。你永遠無法摸清楚她到底想講什麼,可是每次她都會成為最終贏家,因為她掌握了所有細節、沒有人可以答得上腔。」

接替洛夫文 全力籌組聯合政府

今年秋季,安德森接替遭國會通過不信任案而黯然下台的瑞典前總理洛夫文(Stefan Löfven),成為社會民主黨的新任領導人,傾全力嘗試拉攏瑞典國會內的各個政黨建立新的聯合政府。

向左翼政黨妥協 一票之差成總理

在周三這天,安德森以同意執政後將提高瑞典民眾退休金作為交換,獲得了瑞典左翼黨(Left party)的關鍵相挺,在 349席的議員席次當中,順利以 117票支持、174票反對、57票棄權和1票缺席的票數,以一票之差成了新科瑞典總理。

依照瑞典的選舉法規,安德森無須獲得多數議員的支持,只要多數不反對即可順利就任。

post title

安德森的出線,也讓瑞典終於打破長年無法誕生女性領導人的窘境。

歐新社/達志影像

瑞典遲遲無女總理 北歐國唯一

對於瑞典而言,安德森的出線無疑寫下了歷史,作為一個長年擁護性別平權的國家,瑞典是丹麥、芬蘭、冰島和挪威等北歐國家中,唯一一個還未出現過女性總理的國家,安德森之前的 33任總理全數皆是男性。

政治妥協引爆連鎖效應

然而,寫下紀錄並不代表安德森的執政就會順風順水。她與左翼黨間的妥協在泛社會民主黨陣營間引發不滿,未參與聯合政府、但立場親社會民主黨的中間黨(Centre Party)黨魁洛夫(Annie Lööf)直言它們「無法支持左派色彩如此濃厚的預算案」,因而拒絕於稍後的投票中支持安德森。

預算闖關失敗 綠黨退出聯合政府

而中間黨的抽手,間接導致了安德森政府的預算案失利、敗給了在野勢力提出的版本,隨後綠黨宣布礙於新通過的預算案是由極右翼政黨瑞典民主黨(Sweden Democrats)參與規劃,其中又計畫要減免燃料稅、可能導致碳排放量增加等緣故,遂宣布退出安德森的聯合政府。

「......考量到社會民主黨談判得出的條件,綠黨無法在此條件下繼續支持聯合政府。」綠黨發言人斯泰內維(Marta Stenevi)在退出聯合政府的記者會上說道:「我們必須直視我們的選民,也為此感到相當自豪。」

post title

目前,尚無人可以肯定瑞典當前各黨難以達成共識的局面短期內是否得以解決,最遲選民或許得等到明年大選的時候,才有機會用手上的選票,解決政客間的政治歧異。圖為 2018年瑞典選民正在投票所中投票。

歐新社/達志影像

下台≠未來無望

對安德森來說,這一連串變故可以說是來得又快又急。不過她在請辭之餘,也表達了有意爭取再次成為總理的意願,而綠黨發言人也在同場記者會中透露,黨內對安德森其實並不反感,因此未來依舊會力挺她擔任總理。

截至目前為止,瑞典方面還未傳出進一步的安排,瑞典國會議長諾倫(Andreas Norlen)只透露周四(25)預計會召集國會各黨黨魁,「討論當前局勢」。

政壇複雜前景不明 最遲得等明年大選

至於當前瑞典政壇的困境,是否能在下任總理人選的討論過程中得解?BBC記者撒弗拉奇(Maddy Savage)認為尚難定論,畢竟瑞典政局本身就相當複雜,或許瑞典選民或許得一路等到明年大選,才有望用選票解決當前各黨難以達成共識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