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極道組織逐漸凋零

by:阿咖
44594

日本頗負盛名的黑社會組織─「極道」(ヤクザ)─正面臨生存窘境,隨著政府新法、大眾態度改變、經濟衝擊以及人口組成的變化等等影響,都讓日本極道成了一個稀有的少數族群


 

post title
路透社

照片中是日本黑道之女天藤湘子,她在2007年出版的《極道之月》(極道(ヤクザ)な月)一書獲得東西方各國許多迴響,書中描述她自小在黑道組織中成長,之後脫離組織等歷程。


萎縮的組織
《德國之聲》12號報導,現在要在日本經營黑道可說是越來越難,近期日本警視廳(NPA)統計,過去三年中,日本境內21個主要黑道組織中的核心成員正不斷減少,2013年的減少人數更是明顯。
 
警視廳統計中,2013年登記為黑道成員的人數是58,600人,其中有25,600人是主要成員,另外33,000人則是附屬成員。這項數字比2012年的人數更低,而且也是日本自1992年開始進行反犯罪組織法(Anti-Organized Crime Law)之後首次見效。2013年時,被逮捕的黑道人數是22,861人,比2012年少了1,278人。
 
日本黑社會的專家,同時也著有《東京犯罪:擔任日本巡警的美國記者》(暫譯,原名Tokyo Vice: An American Reporter on the Police Beat in Japan)一書的作者阿德斯坦(Jake Adelstein), 就點出過去22年間,日本的反犯罪組織法已經修改了數次。其中,最顯著的改變就是2011年10月1日的修改,當時法規就規定任何人要是繳出保護費給黑道就是有罪。
 
繳保護費有罪
阿德斯坦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就說:「日本黑道數量在多年來是8萬人上下,但自從法律將保護費規定為犯罪行為後,這衝擊了黑道組織」
 
「在過去,規模不大的黑道幫派多半從收保護費來賺錢,他們再把拿到的錢給組織,就可以仗著組織的名聲繼續恫嚇民眾,繼續他的保護費生意。」
 
「但是當這些人付不出錢給組織時,他們也不再屬於黑道組織下,換句話說,這些沒了錢的幫派就像是面臨倒閉的公司一樣。」

然而,身上有著無法消除的刺青、可能還少了幾根手指的前黑道成員們,他們的外表讓人一眼就認出是來自地下組織,再加上缺乏專業技能,生活對這些人來說變成一件苦差事。

 
黑幫成員自殺率高
阿德斯坦就說,在他的研究中就發現,這些成員往往都是朝建築業或是貨車司機發展,然而許多人最後卻犯下了黑道組織也不容忍的罪──例如偷竊和搶劫,不少人就因此被逮入獄。事實上,曾是黑道組織成員的人,他們的自殺率比日本普通老百姓還高。


 

post title
網友

參加淺草三社祭的黑道成員們。photo credit: wikicommons

各國黑道大顯神通
此外,日本黑道現在也面臨「市場被瓜分」的危機,來自中國、韓國、俄國、伊朗和世界上其他地區的組織,正鯨吞蠶食他們的版圖。不少來自越南和巴基斯坦的組織,就特別擅長偷車和偷珠寶,他們接著會再把偷到的贓物銷到海外;其他國家來的黑道組織,則聚焦在把非洲來的海洛因或其他種類毒品,經由馬來西亞進口到日本。
 
還有另一項讓外界想不到的主因,正衝擊日本黑道,那就是當地的經濟與人口問題。
 
少子化與黑道
在日本明治國際事務協會擔任訪問學者的奧村教授(Jun Okumura)就表示,「黑道其實像是個兩層架構起的市場,我們在一般企業或是學校中都可見到這樣的結構。或許,日本的極道組織正是可以觀察出日本企業縮水現象的地方,現在企業開始雇用更多非常態的約聘人員來替補正職人員。」
 
也就是說,現在開始縮水的極道組織中,附屬在下方那些最低階的幫派能拿到的薪水少得可憐,這讓他們也招不到新成員。再來,日本的生育率連年低落,能讓黑道招募成員的族群越來越少,極道組織的未來相當灰暗。



 

post title
路透社

海外創投找生機
若說要怎麼找到生路,最可能的辦法就是要到海外闖一闖,例如到澳門、菲律賓或是柬埔寨開賭場就是他們最常考慮的方式之一。
 
阿德斯坦表示:「在柬埔寨當地,你找不到黑幫組織;在菲律賓,基本上他們的政治體系已經腐敗,所以問題就是在你要找對門路去賄賂;在澳門的話,當地的黑幫組織還不夠強大。也有黑道組織就在香港或新加坡開投資公司,藉股市操盤來賺錢。」
 
除了在亞洲找機會,日本黑道也把觸角伸到了歐洲像是英國或是荷蘭等地,他們在這些國家設立空殼公司,甚至,有黑道組織對自己的營運相當有自信,還贊助了高爾夫球公開賽。
 
然而,對只有在相對簡單的國內市場運作過的黑道組織來說,未知的海外市場充滿許多風險,最常見的問題,就是許多海外創投公司都曾碰過的問題,例如惹惱當地商人、必須挖掘市場機會等等。

不再榮耀
儘管日本極道組織已經走過數百年,這從17世紀就存在的體系在日本社會中如今已是日暮西山的凋零狀態。
 
奧村教授就說:「電影頌揚極道組織這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這正好說明了現在日本社會的狀態。極道組織已經沒有力量去推動或說服些甚麼事情了,會有這樣的結果,可能是日本社會不再把他們視為榮耀的一個群體吧。」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Yakuza membership shrinks to record low
 
 
延伸閱讀:《核災背後的秘密 日本招募遊民清理輻射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