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學者建議重訂退休年齡

by:阿咖
11793

孩子越來越少已經是許多國家的問題,同時因為醫療技術進步等原因,人們的平均壽命不斷延長,以台灣來說,我們的高齡人口即將在2017年達14%,這不只代表養育幼齡和老年族群的青壯年負擔會加重,也代表國內的勞動力將嚴重不足,面對這項在全球發生的趨勢,德國有研究學者表示應該要重新檢視退休年齡的定義。
 


 

post title
路透社

《德國之聲》10號報導,為了找出人口老化和社會支出的關係,許多學者已經將數十個歐洲國家仔細研究一番,而這樣的調查結果往往都不怎麼令人意外──瑞典再度榮登最適合變老國家。
 
這似乎是在說一件事情:斯堪地那維亞半島上的那三國──瑞典、挪威和芬蘭──在照顧年長者上就是比較厲害。
 

 

post title
路透社

北歐勞工政策健全
研究學者布倫寧格(Michael Bräuninger)就談到:「這是因為在這些國家中,當地的失業率低而且勞工政策健全,以瑞典來說,勞動市場很歡迎年長者,這對其他歐洲國家而言卻是相當大的挑戰。」
 
德義兩國大限將至
德國和義大利也在布倫寧格的「其他國家」名單中,這兩國現在就面臨人口老化的大關,當地出生在1950和60年代的民眾正要進入退休階段,這些戰後嬰兒潮世代離開勞動市場,同時間,德國和義大利的年輕人口卻不斷減少中,換句話說,未來高齡人口的福利金都是從人數減少的年輕族群中取得,這將成為青壯年人口的沉重負擔。
 
近年來,德國和義大利都致力在改革相關措施,希望可以讓老人年金制度更細水長流,學者布倫寧格就點出這些措施包含了延長退休年限還有鼓勵民眾參加購買年金存養老金的制度,例如德國的「李斯特年金制度」(Riester pension scheme)就是一例。(編註:李斯特年金主要是鼓勵民眾購買金融機購所出的年金產品,這些年金產品經德國金管會認可、並保證「投保人付出的保費及政府補助,一定拿得回來」。投保人到達退休年限時可按月領年金。)


東歐更慘
布倫寧格繼續談到,東歐地區會特別受到老化人口帶來的勞動力不足衝擊,「他們面對高齡人口成為沉重負擔的準備時間很短,當地還要想辦法讓年輕人停止外流,尤其是要留住那些工作人口」
 
德國的研究機構HWWI就表示,有越多工作人口可以擔負年金制度的話,國家就越能讓社會制度長久實行下去,德國的基督教民主工人協會(CDA)會長鮑姆勒(Christian Bäumler)就認為,德國目前有許多地方需要改革,「特別是要鼓勵女性加入勞動市場,現在就是時候,德國必須要協助民眾在職場和家庭生活之間取得平衡」。

post title
路透社

在瑞典當地,將近80%的女性──也就是15到64歲的女性──都是有收入的受雇狀態,儘管德國也在女性就業率上急起直追,但目前德國境內的工作女性比例約是70%。



 

post title
路透社

活到老,學到老,現在高齡化社會下更要動到老。

重新定義退休
德國的研究機構HWWI也談到,歐洲各國如果要加強他們的社會系統,就必須要重新檢視退休年齡的定義。他們這樣的想法就來自歐洲議會在2012年時提出的建議中,當時就已經提到要讓退休年齡的界定與人們的平均壽命一起看待。
 
有關退休年齡,大部分的歐洲國家的法定年齡是65歲;德國在過去曾提到要延後退休年齡到67歲,但現行的規範是民眾只要能證明已經付年金達到45年以上,就可以在63歲時提前退休。
 

50歲就想著退休生活
在HWWI的研究報告中,「德國給民眾多樣的退休理由,再加上對70歲和80歲高齡人口相當大方的年金制度,這些都讓德國民眾在50歲左右時出現準備要退休的心理狀態。」
 
另方面,鮑姆勒則認為要改變態度的應該是雇主,「就我的觀察來看,雇主通常不願意給60歲以上的人工作機會,就算是大公司也是如此;舉例來說,大部分在汽車製造廠工作的人們,也就是那些在生產組裝線上工作的人多選擇在50歲左右就退休」。
 
除了延後退休年齡,鮑姆勒也認為德國境內有其他勞力可使用來對抗人口老化的衝擊,例如開放外籍勞工到當地勞動市場,也是另一個取得更多勞動力的方法。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Catering for Europe's aging population
 
延伸閱讀:《最適合變老的國家
開放外勞 日相安倍不願面對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