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首富國卡達沒你想的那麼快樂

by:阿咖
123770

石油和天然氣讓卡達成為世界上最富裕的國家,他們有錢到可以為了2022年的世足賽斥資美金2,000億元來增修相關建設,但這看似無上限的富裕生活真的可以讓當地人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嗎?


 

post title
路透社

在卡達首都杜哈(Doha)這邊,4月左右的天氣仍是可以舒適坐在室外的涼爽氣溫,但再過幾個星期,天氣就會熱到讓人受不了,當地大部分不用在外打拼的上班族在這種時候就會躲進充滿冷氣空調的室內。現階段,當地人都是在午後陽光下,徜徉在著名的海灣區域(Al Corniche)一帶。
 
國民年收300萬
過去幾年間,這邊的景致變化速度之快,已經讓人很難認出原貌,放眼望去都是玻璃帷幕和鋼鐵構築出的高樓,像是森林般密布,在此之前,這裡原本只是滿是沙灘的平坦海岸線。
 
卡達大學的社會學教授加寧姆(Dr Kaltham Al Ghanim)就說:「我們變成城市。不論是社會還是經濟上,我們的生活樣貌都變了,家族開始分開,消費文化取代了一切。」
 
就卡達政府來說,他們是樂觀地看著這些轉變。不到一個世紀,這曾是窮到快沒命的國家現在卻成了世界上最富裕的國家,國民平均年收入達到美金10萬元(折台幣約301.6萬元)。
 
但對卡達的社會來說,他們卻無法理解這迅速變遷帶來的衝擊。

 
小補充:世界富裕國家排行(平均國民年收)
Richest countries (GDP per capita)

1. 卡達:10.2萬美元
2. 列支敦斯登:8.9萬美元
3. 百慕達:8.6萬美元
4. 澳門:8.2萬美元
5. 盧森堡:7.8萬美元
 


 

post title
路透社

空拍杜哈外交區

免費水電 免費教育 工作住屋通通保
當你走在杜哈市區時,你就能感受到一股壓力,市區內就像是建築工地,整座城市不是在建造中就是在拆解等待翻修中,常常出現的蜿蜒車陣更讓居民通勤上班時間增加,壓力和不耐瀰漫空氣中。
 
當地媒體報導,卡達有40%的婚姻關係以離婚收場,超過2/3的卡達人,包含大人和小孩,都處在病態肥胖的狀態。儘管卡達人享有免費教育、免費健保、免費水電、保證有工作外加一定會有房子住,他們卻有自己的煩惱。
 

 

post title
路透社

杜哈市區美麗的夜景

好工作給外國人拿去
一名在卡達美國大學的學生受訪時就說:「對畢業生來說,他們面臨20家公司的聘雇邀請時就會變得很無措,人們感受到必須作出正確選擇的壓力。」
 
在卡達當地,海外移民和當地居民的比例是7比1,當地民眾表示他們的畢業生求職常受挫,因為他們發現自己找到的工作多是閒職,其他好工作全進了外國人的手中。
 
讓挫折感更深的,是他們不斷追求快速發展時,某種重要的事物也漸漸消散。

家庭關係崩解
卡達人們的家庭生活變得像是一陣霧,當地人的孩子們幾乎是由來自菲律賓、尼泊爾或是印尼來的幫傭帶大時,家族世代間的文化隔閡就變得越來越大。
 
60歲的卡拉芙(Umm Khalaf),她穿著傳統「巴圖拉」(batoola)面紗接受訪問,就描述到她小時候的生活是一種「簡單的美好」:「我們曾經自給自足,看到現在家人間的親暱感消失真的很讓人痛心」
 
一切都變得太快
往杜哈西邊的大平原「蛇之所在」(Umm Al Afai)走去,一位名叫阿爾傑哈尼(Ali al-Jehani)的農人遞上了一碗他剛擠好的溫熱甜駱奶,他說:「以前,你工作就有可能有錢,如果你不工作就沒有,以前比較好。」他邊講邊把一顆甜棗沾了沾奶泡再小心地吃下。「政府是想幫助人民的,但一切都變得太快了。」
 
其他民眾也和這位農人一樣的感想,他們覺得卡達的政治人物沒有和人民同步,而是熱切地──其中還傳出貪腐消息──想促成2022年世足賽在卡達發生,在一片建造工事中,還出現媒體遭審查的消息。


 

post title
路透社

卡達的維拉吉奧購物中心(Villagio Mall)

外來文化侵蝕本土文化
達洛伊(Mariam Dahrouj)是個新聞系的畢業生,她就談到當地人們感受到的威脅:「卡達這邊的人們都嚇到了,因為全世界突然都看向了我們,我們是一個緊密且封閉的社會,但外國人想來到此地,還帶來他們的不同處。我們該怎麼傳達我們的價值呢?」
 
卡達的社會是由種族相關的階級來劃分,這是非常不平等的風俗。
 
為了要找回平衡點,卡達政府逐步刪除監管移民工的「卡發拉」措施(kafala,編註:沒有特殊技能的勞工,如果要到卡達工作必須有負責他們簽證和法律事務的雇主在當地,但人權組織認為這違反勞工人權,因為有雇主會藉此沒收勞工護照並虐待他們),這項措施被外界指責有奴役勞工之嫌,另外,卡達政府也開放移民可以取得卡達國民身分。但當地人們擔心,國家的穩定性和文化價值就此被侵蝕。

事實上,卡達的穩定正在萎縮,而社會價值已經在變遷。


 

post title
路透社

正在瓦奇夫市場內的卡達人

幾乎失去所有
過去,卡達是個與鄰居友好的國家,但他們與沙烏地阿拉伯或是其他國家的關係正在消亡中,儘管2022年世足賽還有8年之遙,但卡達人對國家被侵蝕的害怕正不斷瀰漫開來,當地政府可能會發現,他們將面對民眾要求改革的聲音。

一位年輕卡達女性說:「我以前沒聽過卡發拉制度,而我現在的感想是:『那我們以前為什麼沒有好好改善它?』」
 
再回到美麗的海灣區吧,此地的瓦奇夫市場(Souk Waqif)內滿是享受咖啡與水煙的人們,他們正享受涼爽的傍晚時光。這座瓦奇夫市場只是個複製品,真正的市場早在10年前就被拆除,當地政府重建了一座看來更古老的市場。
 
這座市場中,是唯一可以見到「杜哈傳統」的地方,你會看到男人們隨時拿著掃帚畚箕到處走動,保持清潔就是杜哈人們的習慣。
 
在杜哈待了數年的美國學校學生說:「對卡達人有點同理心吧,他們幾乎失去所有重要的事物了」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Has wealth made Qatar happy?
 
延伸閱讀:《變遷中的蒙古國
變遷中的西藏
就是要玩大點! 「最後一戰4」上市活動把國家變身遊戲世界
有錢人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