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募款不夠? 作家:問題在態度不在錢

by:阿咖
11302

7月初時,聯合國表示因為資金不夠,他們不得不減少80萬個非洲難民的糧食配給量,這引起國際譁然,但對英國資深編輯伊恩來說,真相不是那麼簡單,他就以戰區偏鄉服務的無國界醫生組織為例,點出現在的慈善組織早已變調,成了披著美好糖衣的自私機構。


post title
網友

Photo credit: Bart
 

曾在《獨立報》擔任副編輯,也曾是英國首相卡麥隆選舉撰稿者的專欄作家伊恩(Ian Birrell),他對近期聯合國聲明被迫減少糧食配給的消息不置可否,就他而言,許多救助單位已經改變初衷,成了以營利為優先考量的機構。


難民超過5000萬人
72日時,南蘇丹的總統向世人發出急難的訊息,他表示南蘇丹從2013年底爆發內戰後,正陷入飢荒爆發的危機,現在當地有超過100萬名的居民因為戰火失去家園,在當地協助救援的英國組織也擔憂地表示,南蘇丹當地要預防飢荒爆發的話,還有一半以上的資金缺口需要幫忙。」

「南蘇丹的危機,其實正點出了現在世界上正在發生的趨勢,目前全球難民人數已經超過5000萬人,這數字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首見;從阿富汗到烏克蘭,從敘利亞到索馬利亞,各國的衝突和內戰不只撕裂國土更釀成生命的消散。」


人都到哪去了
「同一時間,無國界醫生組織(MSF)也發出了一份引發矚目的報告『人都到哪去了?』( 
Where is Everyone?),報告中就點出許多大型慈善組織正漸漸退出救難任務,其中又以衝突激烈的戰爭區最明顯,這些組織多轉向那些一方面符合成本效益,同時又正在流行的救助概念,像是衝突解決、協助國家建立起解決問題/達到目標的能力( capacity building)、以及統御管理等等。」


post title
路透社

南蘇丹的難民們受不了戰火肆虐,只得逃出家園到難民營中


「2年前的時候,我曾在海地進行救援任務的領導者口中聽到前面這些話,當時海地歷經嚴重大地震,聯合國派駐維和部隊進行救援,但駐紮當地的維和部隊營區汙水處理不當,營區中的廢水排出位置就在作為居民飲用水的河川附近,居民喝下帶菌的水源導致染上霍亂病,於是,霍亂疫情在海地大爆發,同時還有數千人因為地震毀了家園流離失所。」


post title
路透社

內戰超過3年的敘利亞,大城內的孩子們正在找可用物資
 

問題是救人的態度
「在無國界醫生發表的報告中,他們談到聯合國無法好好協調自身的角色,他們同時身兼三職:捐助者、協調者、還有執行者;某些人看過聯合國執行的任務可能會反駁一番,但無國界醫生組織──目前歐洲地區最透明化且不屈不撓的救援組織──想點出的,其實是大眾把焦點放錯的地方,因為今天的核心問題點不在錢,而是態度。」

救難英雄受挫
MSF的報告中點出他們認為的問題,『今天不能說缺乏資金是造成無法救助的主因』,他們進一步談到很少在主要大城外看到非政府機構(NGO)成員的蹤影,但當他們問到曾在災區有傑出救難表現的工作人員時,這些人員說當他們發現工作內容變成要迎合捐錢者的需求、還有保持階層化組織的營運時,他們感到相當挫折。」


 

 

post title
網友

無國界醫生組織正在檢查染上霍亂的患者。Photo credit:Sokwanele - Zimbabwe 

輕鬆幫人就好
「問題的癥結點,在於每個組織間對資金的競爭,以英國當地來說,不管是聲張權益的權利組織還是政客,都不把目光放在救助成果上,而是把重點放在淘汰過期的援助目標上。他們要的是可以不用花費太多力氣,就能贏得最大效益。所以,許多坐擁高薪的慈善組織領導人,他們會向政府靠攏,用他們的組織可以『促進民主和國家發展』的說法來說服政治人物,但事實上,已經有證據顯示各國挹注的資金往往是高壓政權的來源,同時還加深一國貪腐並增加衝突的發生。」


打著急難的旗幟
「除此之外,要替急難地區的民眾籌措大量資金是很容易的,但對戰爭衝突區的居民卻是難上加難,例如英國地區在菲律賓的『海燕風災』時籌到了950萬英鎊,但在救助敘利亞的難民們時,則是依靠零星捐款,第一年募到的金額大約是250萬英鎊。」


選擇性救援
「面臨飢荒爆發窘境的南蘇丹,當地的救援組織就擔憂他們如果進行宣導推廣,活動金額還可能會超過他們募到的金額。這也顯示出,慈善組織目前正在刪減人力等固定成本的支出,他們會避免衝突激烈的地區,轉向那些比較好幫忙到的民眾,以援助敘利亞來說,他們往往會避免城區的營地,選擇有登記在聯合國下的民眾為幫助目標,這樣可避免性暴力還有敘利亞政府的秘密警察。」

「現在,你仍會看到慈善機構的領導人在花費不貲的國際會議上,用那些漂亮的說法──『解決衝突』──來說服大眾,大眾募款時,他們會把大眾的目光集中在急難救助上。曾有組織表示要幫助剛果共和國的女性免於強暴陰影,但真相是最後執行的只是個廣播宣導活動;也有另個組織說要在剛果設立40間醫療診所,但最後做的只是對4個基本的疾病發放藥劑,其實,一間人員完善的MSF醫院每年的話大概是100萬英鎊。」

 

post title
網友

2011年時在辛巴威的無國界醫生,正在治療營養不良的孩子。Photo credit: Travis Lupick


 

post title
路透社

 
「慈善機構在喚起大眾注意議題上,是該給予鼓勵的,但他們在看待救助的態度上卻很難改變。」
 
「在種種華而不實的宣導活動背後,有太多的救助組織已變成用慈悲的外衣來達成自私目的的團體。」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Aid agencies have become self-serving corporations dressed in the clothing of compassion
 
延伸閱讀:《捐款不夠 聯合國被迫減少難民60%食物
8000家庭破碎 聯合國遭控傳染霍亂
超越一切的大愛 無國界醫生們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