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擔心青少年自拍引發頭蝨大流行

by:維多魚
12136

俄國的消費者保護團體發出了警告,他們擔心青少年的自拍風潮會釀成頭蝨大流行。



 

post title
路透社


自拍增加頭蝨機率
《德國之聲》3號報導,俄國當地正瀰漫一股不尋常的氣氛,庫爾斯克州(Kursk)政府的消費者權益團體Raspotrebnadzor就發出聲明:
 
「專家指出,青少年自拍時彼此靠近並摸頭的姿勢,增加了頭蝨傳染機率」

常常造假的機構 
在過去,這家消保團體發出的聲明多是以假亂真;例如他們曾稱烏鴉是長了翅膀的狼群,還會四處散佈禽流感,所以得完全滅絕才行;他們也曾因為政府不喜歡特定進口食品,所以對該食品下達禁止進口令。(註:與烏克蘭交惡的俄國曾禁止該國的酒類進口,也曾反制歐盟禁止農產品和動物油進口。)
 
現在,我們可以說西方世界流行的自拍風潮成為入侵俄國的新武器嗎?或是更明確的說,俄國政府覺得這西方來的趨勢猶如頭蝨般的礙眼?
 
《德國之聲》的記者進一步想聯繫這個消保團體時,他們聲稱這些「專家」來自加拿大,而記者之後也證實確有這些專家存在。所以,接下來的問題就是,頭蝨和自拍真的有關連嗎?
 

 

post title
路透社


頭蝨患者逐年增加
加州的頭蝨治療中心Nitless Noggins,擔任會長的瑪爾西(Marcy McQuillan)就相信這兩者有關,因為就她自己的治療中心來看,她發現在過去幾年間,超過小學以上的求診患者數出現增加趨勢,更有趣的是,一般來說,頭蝨好發在年幼學童身上,但這些上門求診的患者並沒有年幼的弟妹會傳染頭蝨給他們。
 
瑪爾西說:「我們會問問患者,他們近來都跟誰接觸,然後告訴他們可以檢查看看手機裡的照片紀錄,結果,我們發現在手機中如果出現一張照片有4名孩童同時現身的話,那張照片裡面的1到2人就會有頭蝨問題出現。」
 
這樣的現象,並沒有只限定發生在加州,因為馬爾西和來自美國各地的患者談過之後,就發現這種頭蝨現象發生對象下至國小5年級,上至大學都可見。
 
「我們發現,過去幾年間,頭蝨的患者數量增加了40%」

怎麼證明?
進一步問到英國的頭蝨專家萊特(Dee Wright),他在當地擁有「髮力:除蝨專家」(Hairforce - Lice Assassins)診所,他也同樣發現青少年的頭蝨症狀有增加趨勢

「我們發現一堆年輕人(到診所求診),但這種現象很難證明與自拍有關」


 

post title
網友

公頭蝨。Photo credit:Gilles San Martin  


媒體炒作
現在,歐洲的媒體都報導了俄國「頭蝨vs.自拍警告」的消息,不過問到哈佛大學的公眾健康與昆蟲學教授波拉克(Richard Pollack)時,他則稱這現象是「毫無根據」。

「(因為自拍傳染頭蝨)這樣的機率很有趣,我也不能說完全沒有可能性,但我認為這件事情沒有科學證據可以佐證。」

對波拉克來說,這種說法會出現,是因為那些治療頭蝨中心一起炒作起來的。
 
「這如同行銷策略一樣,藉由恐懼訴求的手法來吸引更多客群到他們的診所求診」,波拉克進一步談到,現在在媒體的推波助瀾下,大眾更容易相信這件事情是真的。


post title
路透社


大眾以訛傳訛速度比頭蝨還快
波拉克說的沒錯,因為根據電視台CTV的報導,當中就引述一間加拿大頭蝨治療中心的負責人說法,這名負責人表示瑪爾西的說法沒有錯,因為就連他自己都染上頭蝨,原因是因為他常常和自己女兒頭靠頭自拍。
 
或許,我們能說這起事件背後的動力源於人類過度沉溺在科技世界,這讓我們認為,科技發明也必須和我們的日常生活浸淫交融在一塊。
 
在群眾心理以及媒體報導下,這樣的「自拍染蝨」說法從加州的頭蝨中心傳到加拿大的治療中心,又從加拿大的治療中心一路傳到了俄國當地,最後,在俄國消保團體的聲明下,又把這種說法推進了歐洲大陸,這樣的傳播速度或許連頭蝨都無法比擬,也不是任何自拍社群媒體可以比得上的。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Check your head: are lice going as viral as the idea that selfies help them spread?
 
延伸閱讀:《自拍是個病?
數位相機改變我們甚麼?
自拍這字哪裡來? 牛津辭典說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