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節衣縮食 義大利跟進希臘

by:徽徽
9679

自從希臘反撙節不遺餘力的激進左派聯盟 Syriza執政以來,歐元區都睜大眼睛關注希臘如何還債。其他經濟表現不佳的南歐國家也紛紛步上希臘後塵,反對德國要求的財政撙節措施。

post title
路透社

圖為義大利總理倫齊,3號時他在總理辦公室和希臘總理齊普拉斯一起召開聯合記者會。


南歐一起反撙節
《半島電台》7號報導,希臘左派政黨 Syriza在議會大選勝出後,負債累累的南歐國家又有重生的感覺,首當其衝受到影響的就是歐元區的財政危機。

在南歐,反對德國要求的財政撙節措施越演越烈。

在西班牙,成千上萬的民眾在 1月31日走上街頭,抗議福利削減。該抗議是由西班牙左派政黨 Podemos領軍。Podemos在短短數月間從沒沒無聞到在西班牙大選民調領先。

同時,義大利就像希臘一樣,身陷經濟停滯、高負債、年輕人高失業率的困境,希臘 Syriza政黨的成功獲得了中間偏左的義大利總理倫齊(Matteo Renzi)的支持。

義大利目前的債務是其國內生產毛額的 132%。義大利認為,Syriza在希臘的成功可能有助於其對歐盟的協商。

如果義大利和希臘以及其他身陷債務危機的歐元區國家(像是葡萄牙和西班牙)站在同一陣線,分析師表示,他們可以對歐盟施壓,要求放寬撙節措施,進一採取財政擴張政策,如此一來經濟或許可以重新成長。


 

post title
路透社

希臘激進左派聯盟勝選也掀起了南歐反撙節的風潮。西班牙左派政黨 Podemos祕書長伊格萊西亞(Pablo Iglesia, 右)和希臘總理齊普拉斯一起向支持民眾致意。


大家都有好處
2月3日的聯合記者會上,義大利總理倫齊贊成希臘總理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的說法,要求歐盟在金援希臘上放寬條件。

經濟學家范塔西(Luca Fantacci)分析:「齊普拉斯的政府大力支持其他領袖,尤其是倫齊和法國總統歐蘭德,向德國總理梅克爾協商增加開支。」

「這不只對希臘有益,對整個歐元區也有好處,目前歐元區被撙節綁得死死的。」

從去年 11月開始,義大利和法國就開始推動財政擴張。而這兩國也違反了歐元區的成長與穩定公約(Growth and Stability Pact),該公約要求成員國將預算赤字控制在其國內生產毛額的 3%以下。

「嚴格來說,從經濟角度上大家對財政擴張政策不只對希臘有益,對歐元區整體也有好處這件事有共識」范塔西接著說:「義大利和其他國家的問題是,怎麼讓該政策在政治上成真,而目前貨幣聯盟的形式是站不住腳的。」

對義大利政治觀察入微的羅馬記者卡里尼(Roberta Carlini)同意義大利中間偏左的政府可以利用 Syriza在希臘的成功。

「義大利總理倫齊可以讓歐盟放鬆撙節措施。在義大利,我們需要大規模的公眾干預去拯救長期低迷的經濟。」

 

post title
路透社

義大利的經濟問題難解,人們在消費上仍得精打細算。


打擊裙帶關係
但是,即使歐盟同意採取財政擴張政策,分析師認為,義大利的經濟問題仍然難解。

為了讓義大利的經濟重生,義大利必須打擊政治上的裙帶關係,保護經濟部門。

目前,義大利很難裁撤掉坐領高薪和福利的高官,即使義大利經濟深陷危機,他們的生活仍如常。

「為了社會正義、健全預算和競爭力,我們需要很多改革,像是精簡政府機構、改善教育,阻止逃稅等等」經濟學家范塔西說:「但是,要建立這種信任需要信守承諾的政府。」

這對倫齊和他疲軟的執政聯盟可能會是個艱鉅的挑戰。

倫齊上任後就一直在下列兩者間取得微妙平衡:一邊他要安撫自由人民黨(People of Freedom Party)貝魯斯柯尼(Silvio Berlusconi)的人馬,以便讓他們支持選舉改革,同時,倫齊也要讓他的左翼執政聯盟政府支持他。


 

post title
路透社

義大利總理倫齊在上個月 23號時,在佛羅倫斯學院美術館內的大衛像前,與德國總理梅克爾共同召開聯合記者會。


義大利、希臘總理比一比
雖然義大利總理倫齊和希臘總理齊普拉斯有不少共通點,舉例來說,他們 2人都是該國超過百年來最年輕的總理,但是,他們的政治立場卻截然不同。

齊普拉斯要求歐盟給希臘喘息空間,讓希臘經濟可以復甦。他在出訪歐洲各國的行程裡冷落了梅克爾。

倫齊則承諾要建立起義大利的信譽作為改變的基礎,而他對梅克爾的態度良好。

「無論是過去或現在,義大利政府從來不敢違背管理歐盟的協約,也的確有守信建立起它們在金融市場的信用」政治記者卡里尼接著說:「倫齊想要由市場帶領現代化,他永遠不會阻止私有計畫,也不會重新以公共建設的方式雇用工人。」


義財長:沒興趣把希臘逼到絕境
此外,義大利對希臘怎麼還債也很有興趣。

義大利是繼德國和法國後,希臘的第三大債主。雖然義大利財政部長帕多安(Pier Carlo Padoan)表示,義大利「沒興趣把債務人逼到絕境」,但義大利還是希望希臘可以信守承諾好好還債。


 

post title
路透社

南歐國家的街頭仍可以見到不少無家可歸的人。圖中央的白色牌子寫道:「我在街頭流浪請幫幫我,願神祝福你們。」


極端左派活不了
更重要地是,義大利缺乏可以複製 Syriza成功的強大左派政黨。

前任議員和政治評論家波利托(Antonio Polito)解釋道,經濟蕭條導致義大利政治分歧與右翼民粹、歐洲懷疑論運動的崛起,而疲軟和分崩離析的左派基本上都站在執政聯盟政府的立場。

「義大利沒什麼空間給像 Syriza這樣的激進左派運動成長。」

義大利左派生態自由黨(Left Ecology Freedom Party)和 Syriza的意識形態相近。該黨黨魁范多拉(Nichi Vendola)承認,極端左派的政黨在義大利缺乏支持。但是,他受到 Syriza在希臘成功的鼓勵。

「這(Syriza的成功)證明了改革派的先進政治運動可以獲勝,只要它基於爭取正義與尊嚴,能為人民的需求提供清楚的解決之道。」

雖然范多拉也提到希臘欠義大利大筆錢,但是,他強調和其他身陷經濟危機的歐元區國家團結一心的重要。

「我們是債主,但也是債務人,和希臘、西班牙和葡萄牙人民一樣為此所苦。」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Anti-austerity forces grow in Italy after Greece vote

延伸閱讀:《不爽財政被管控 希臘民選左派盼改變成真
不會一走了之 希臘提出新還債計畫
買不起快意人生 義大利人不再健康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