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俄後一年 克里米亞民:沒想像中美好

by:阿咖
28142

一年過去了,在 2014年公投併入俄國的克里米亞民眾過得如何?

 

post title
路透社

克里米亞韃靼族人們正虔誠地禱告中。


脫烏入俄這一年  物資交通大打結
《德國之聲》 15號報導,碰上暴風雨的時候,往來克里米亞島和俄國之間的刻赤海峽(Kerch Strait)就變得難以通行,而且渡船一連幾天都會無法航行。這個時候,陸路的交通也會大打結,車陣綿延好幾公里,原本要運進島上的物資食品都可能延誤。
 
2014年3月,原本屬於烏克蘭的克里米亞自治國併入了俄國,自此開始,刻赤海峽就成為克國居民最重要的運輸要道,因為原本其他交通方式:舉凡飛航、火車以及客運都遭到烏克蘭和俄國政府關閉。

如果想從克里米亞島前往俄國或是烏克蘭,民眾得自行找民營機構協助,要不然就只能用腳走去。自從併入俄國後,烏克蘭將大部分供應到克國的水源關閉,不過少部分的能源以及食物則沒有遭到禁止。
 

 

post title
路透社

自從加入俄國後,克里米亞自治共和國(綠色標記點)就只剩下刻赤海峽(紅色標記點)作為主要通往俄國的途徑。


 

post title
路透社

2014年3月31日,克里米亞民眾歡欣迎接和俄國「同時區」。


俄:克里米亞民樂意入俄
近期一場電視採訪中,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承認他確實有意併吞克里米亞島,他談到了合併的細節,並說之前計畫在 2014年2月底時,讓克里米亞「重返」俄國懷抱。他進一步指出,克里米亞當地有 75%的民眾表示想成為俄國的一部分,藉此替他的「併吞說」正名。
 
根據俄國媒體調查,去年 3月16日的克里米亞「公投」有 96%的投票率,當時可以見到沒有顯著標明身分的俄國士兵站在投票所外。去年的吞併案,俄國遭到國際強烈譴責,從烏克蘭、聯合國以及其他歐美國家紛紛指控俄國違反國際法。
 
今年 2月,俄國官方民意調查機構WZIOM表示,如果再辦一次公投,仍會有 9成的克里米亞居民投給「與俄國合併」的選項;這項說法沒有其他獨立單位可證實,而烏克蘭境內也對此說法感到質疑。


 

post title
路透社

2014年4月4日,美國懲罰俄國干預烏克蘭內戰祭出制裁措施,要求美資從俄國撤出,這也讓麥當勞關閉了克里米亞的分店。


麥當勞  信用卡  蘋果3C 說掰掰
若問一片混亂中,甚麼事情是最清楚的,那就是克里米亞的 230萬居民正處在新的現實世界中,前面提到的交通問題也不過是一部份。
 
當美國祭出制裁手段後,許多位在克里米亞島上的美國公司都撤離,也就是說,現在的克里米亞島上沒了麥當勞、也不能使用Visa或是MasterCard信用卡,這兩間全球最大的信用卡公司已經停止了當地服務。此外,當地的蘋果專賣店也關門大吉。
 
恐成俄國防禦前線
最大的變革,是發生在軍事上;俄國併吞克里米亞後,就積極地想把當地轉變成防禦前線,根據俄國的媒體報導,俄國在當地的駐軍已經從 2.5萬人增加到了 4萬人。
 
現階段,運進克里米亞的油料量比過去多出一倍,俄國也替自家士兵增添了新的坦克車、戰艦以及軍機,另外,俄國也考慮把核子武器運到此處。


 

post title
路透社

塞凡堡的韃靼族家庭。


好景不常  寧願搬回烏克蘭
對克里米亞的民眾來說,去年最顯眼的變化還是在生活上,例如開始使用俄國盧布交易、俄國公司進駐以及俄國法規的施行等。一開始,克國民眾對更高的俄國薪水和工資水平感到開心,但這樣的快樂卻不持久。
 
《德國之聲》訪問到不給全名的歐雷格(Oleg),他說:「一開始,提供大眾服務的機關的薪水翻了 2倍,但開始遵照俄國關稅等規範後,事情就沒那麼美好了。我太太是在一家醫院工作,她現在賺的薪水比以前少了一半。另外,物價還上升了。」
 
歐雷格是在克里米亞首府塞凡堡(Simferopol)工作的工程師,現在他打算把房子賣了,全家一起搬去烏克蘭首都基輔,因為他覺得光是隔離在烏克蘭之外的生活就足以讓他搬家了 


 

post title
路透社

去年併入俄國後, 民眾開心地拿著剛拿到的俄國護照。


親烏派民眾「消失」事故頻傳
在併入俄國這件事情中,最慘的不是克里米亞的平民百姓,而是那些拒絕拿俄國護照的韃靼人(Crimean Tatars);根據當地的律師沙普魯塔(Schan Sapruta)表示,俄國的護照已經從 300盧布(折台幣約 154元)漲到了 3,500盧布(折台幣約 1,791元)一本,而那些激烈抵抗變成俄國人的韃靼族,他們代表屢屢傳出「消失」,還有「遺體在野外被發現」的消息,外界認為,這是俄國的秘密特勤人員使出的手段,他們威脅著克里米亞韃靼族人的生命。


 

post title
路透社

克里米亞當地的攤商,用俄國和烏克蘭的幣值寫出水果價格。


韃靼族領袖回不了鄉 
30萬的韃靼族人,大部分人都是親烏克蘭政府的態度,而他們的重要政治領袖丘巴洛夫(Refat Chubarov)正受到俄國的限制,只能待在烏克蘭的首都基輔,無法回鄉。

目前,有證據指出,韃靼族中親俄派的人士正想辦法把丘巴洛夫拉下領袖位置,不過,再怎麼算計,這些親俄的韃靼人和其他親烏克蘭的韃靼人一比是少數的。
 
上線時間:2015/3/17
增修時間:2015/3/18 修正克里米亞居民人口數為 230萬人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Crimea - a year in Russian hands
 
延伸閱讀:《克里米亞正式和俄國同步化
克里米亞公投出爐9成民眾贊成入俄
烏克蘭危機懶人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