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決八名毒犯 印尼總統:不能心軟

by:徽徽
26672

昨天(29),印尼槍決了 8名毒犯,這 8人中有 7人都是外籍人士,除了引起外交風波,也讓國際社會重新思考死刑的意義。

post title
路透社

在印尼運毒被判死刑的澳洲毒犯蘇庫馬朗(圖左)和陳志輝(圖中)已經伏法。


誰來求情都沒用
周三(29),印尼槍決了長期被關在牢內的 8名毒販,這 8人中只有 1人是印尼人,其他全是外國人。

印尼政府為了禁絕販毒的大動作引起國際同聲譴責,其中,2名澳洲籍毒販蘇庫馬朗(Myuran Sukumaran)與陳志輝被槍決也導致印尼與澳洲的外交關係產生裂痕,澳洲政府在當天立即召回駐印尼大使。而原本也要赴刑場的菲律賓女毒販維羅索(Mary Jane Veloso),她在行刑前的最後一刻臨時被喊卡,暫時逃過一劫。

「我們非常開心,太開心了,我以為我要失去我的女兒了,但是上帝真的太好了,謝謝每個幫忙我們的人。」維羅索的媽媽在接受CNN的訪問時說。

此外,CNN也報導,八名遭槍決的毒犯中,巴西籍的古拉提(Rodrigo Gularte)也引發軒然大波,巴西總統羅賽夫(Dilma Rousseff)希望印尼政府可以看在古拉提有心理問題上放他一馬,但強硬的印尼政府回絕了羅賽夫的請求。在古拉提死後,巴西外交部也發表聲明,表達對古拉提的死感到非常悲痛。

 

post title
路透社

圖為印尼總統佐科威。在毒販受死後,佐科威面對國際排山倒海而來的譴責,態度仍然強硬。


死刑犯可選站或坐
CNN報導,在現行印尼法律下,死刑是由 12名槍手組成的行刑隊執行,雖然只有 3把槍裝有實彈。

死刑犯可以選擇站或坐,也可以選擇要不要戴眼罩,接著行刑隊會站在離死刑犯 5到 10公尺的距離朝他的心臟開槍。

印尼總統:不能對毒犯心軟
當槍決八名毒犯的事在國際上鬧得沸沸揚揚,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表示,印尼不會寬大處理毒犯,因為印尼正深陷毒品危機。他跟CNN說,對運毒犯不能心軟。

《法新社》則報導,印尼檢察總長普拉史帝奧(Muhammad Prasetyo)說:「行刑不是件令人舒服的事,但是為了拯救印尼不受毒品危害,我們必須這麼做,我們不是要和死刑犯的母國交惡。我們在打擊的是和毒品有關的犯罪。」

 

post title
路透社

一名印尼警察從關押蘇庫馬朗和陳志輝的監獄探出身來。


毒犯死有餘辜
BBC駐澳洲雪梨的記者唐尼遜(Jon Donnison)也針對這起事件,發表了他的觀察:

「澳洲籍毒販陳志輝與蘇庫馬朗吃完他們的最後一餐,最後一次和家人親吻告別後,前往刑場被槍決。

澳洲政府長期和印尼政府斡旋,希望能讓兩人活命,但最後還是失敗了。

這幾個月來,現年 31歲的陳志輝和 34歲的蘇庫馬朗在澳洲引發關注,人權團體和政治人物對印尼政府執行死刑的強硬態度感到震驚,不斷遊說印尼政府,希望能停止死刑。

但是,陳志輝和蘇庫馬朗怎麼看都不無辜,2006年時,他們兩人在印尼帶領販毒集團,企圖將毒品從峇里島走私出境。在走私過程中,他們將好幾包毒品藏在內褲裡,這些毒品包含了 8.3公斤的海洛因,以現在的市值來看,共計 40萬美元(折台幣約 1,226萬8,800元)。」

 

post title
路透社

死刑犯蘇庫馬朗的親人獲准見蘇庫馬朗最後一面,傷心地需要旁人攙扶。


販毒應該受死嗎?
「如果這些海洛因被運到澳洲,將會造成上百個家庭破碎。年輕人會在後街吸毒,手臂上掛著針頭,被自己的嘔吐物噎死,讓父母心碎。

2005年,陳志輝和蘇庫馬朗一點也不在乎這些人的死活,他們只要錢,他們也不太在乎風險。他們在對毒販不留情的印尼走私毒品,知道被抓到可能會被判死刑,但在金錢面前值得冒險。

被捕後他們可能會有不一樣的想法,但是,他們應該受死嗎?

大部分澳洲人民,包含我在內,都覺得他們不該死。他們的支持者和澳洲政府表示,蘇庫馬朗和陳志輝已經改過自新。陳志輝最後的願望是能參加教堂禮拜,在他人生的最後一個星期,他和女朋友成婚。而蘇庫馬朗在監獄教其他受刑人哲學、英文還有平面設計。

對於世界上每個國家來說,人們都同意大型海洛因販毒集團的毒梟應該受到嚴厲的懲罰,應該被長期監禁。」

 

post title
路透社

在澳洲,不少人站出來聲援蘇庫馬朗和陳志輝,認為他們罪不至死。


雙重標準的澳洲
「但是,澳洲對不同國家執行死刑卻有雙重標準。從過去澳洲人被判死刑以及蘇庫馬朗和陳志輝兩人的案件來看,澳洲政府的立場是反對死刑。

過去,馬來西亞在 1993年對澳洲海洛因毒犯,38歲的麥考利夫(Michael McAuliffe)行刑,1986年則對 28歲的巴洛(Kevin Barlow)和 29歲的錢伯斯(Brian Chamber)行刑。新加坡在 2005年吊死了 25歲的毒販阮祥雲。這些國家和印尼很像。

在西方國家,總有人假設這些在其他國家犯罪的外國人是無辜的,或是當地的司法與警察體系敗壞才導致他們被判刑。

在陳志輝和蘇庫馬朗的案子中,司法體系的腐敗可見一斑。有人指控,印尼法官跟他們說,如果給法官 10.2萬美元(折台幣約 312萬8,544元),他們的刑期就可以短一點。

但是,澳洲對其他同樣被判死刑的毒販,卻沒有放出這類的消息。此外,澳洲也沒有批評過美國執行死刑。美國從 1976年開始,就有超過 1,400名死刑犯被電死、吊死、毒死,目前更有超過 3千名死刑犯等著受死。

澳洲也和仍有死刑的中國保持貿易關係。根據統計,中國每年就有上千人受死。」

 

post title
路透社

圖為澳洲總理亞伯特,在印尼槍決澳洲籍毒犯後,他立即召回駐印尼大使表達抗議。


很快又會跟印尼好
「現任澳洲總理亞伯特(Tony Abbott)上任後就和中國、印尼與日本保持良好關係,這三個國家都有執行死刑的紀錄。這一次,澳洲政府花了很多心力,還是沒辦法讓印尼回心轉意。

澳洲召回駐印尼大使表達抗議,但估計可能持續不了多久。雖然澳洲在記者會上譴責印尼,但是我猜很快它與印尼的關係又會回到以前。

澳洲需要印尼,很多澳洲人援助雅加達的反恐措施和打擊人口販運,澳洲不希望撤回援助。澳洲當地對陳志輝與蘇庫馬朗有不少同情,但要不了幾個月,澳洲人和政府對印尼繼續對非澳洲人執行死刑就會視而不見。」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Australia recalls ambassador after Indonesia executes prisoners
02 Does Australia have double standards for Bali Nine duo?
03 Indonesia defends executions, after convicts die singing 

延伸閱讀:《不滿印尼處死毒販 巴西荷蘭召回大使
約旦為什麼要恢復死刑?
要有自尊 印尼擬禁民眾當外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