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醫療外交破孤立 醫生:不為錢只為愛

by:徽徽
15358

古巴的醫療服務世界聞名,不只因為不用錢,還因為古巴醫生總能在物資缺乏下,發揮創意拯救病人。《半島電台》記者甘迺迪(Robert Kennedy)親自到古巴,深入了解這個長期被美國經濟制裁的國家,何以靠著培養優秀的醫生,在外交關係上殺出一條血路。

post title
路透社

一名古巴醫生手上拿著聽診器,背後是巴西貧困的郊區。每年,古巴都派出大量醫生到世界各個角落行醫。


醫生直接用嘴吸
剛與美國重新恢復邦交的古巴除了雪茄是名產,醫療更是出名。《半島電台》記者甘迺迪(Robert Kennedy)來到古巴,想一探古巴醫療的秘密...

「你好噁,太髒了吧!」莉比亞(Libia Batista Mora)對著她的醫生說。為了救莉比亞一命,她的醫生用嘴把積在莉比亞肺部的液體吸出來。

莉比亞得了一種致命的支氣管疾病,無奈古巴這個共產小島沒有適當的醫療設備可用,她的醫生就像古巴其他大部分醫療專業人士一樣,被迫即興發揮。

他拿起一片薄薄的塑膠軟管,熟練地把它插到莉比亞的喉嚨,開始用嘴從另一端把液體吸出來。

這樣的醫療場景在古巴很常見。數十年來因為受到美國經濟制裁的關係,美國生產、可以輕鬆處理莉比亞的病的醫療器材進不來,醫生只得用這麼激烈且噁心的方式治病。

 

post title
路透社

一名古巴醫生站在講台上,教台下的醫學生英文,以便他們可以到世界各地行醫。


藥品器材進不來
「我不敢相信我的醫生居然這麼做。」莉比亞在她位於哈瓦那,充滿植物的家接受《半島電台》的訪問。莉比亞目前經營一家成功的媒體生產公司。

「這真的很噁心,我也有跟醫生說,但他說:『這是我唯一可以救你的方法,所以我做了我該做的。』」

莉比亞的故事凸顯出醫生的機靈與犧牲,類似的故事在古巴這個有著 1,130萬人口的加勒比海島嶼很常見。

從 1961年美國貿易禁運開始,許多可以救人一命的設備和藥品就受到限制無法運進古巴,古巴的醫療專業人員只好發揮更多想像力在他們的工作上,盡可能提供最好的醫療照護。

 

post title
路透社

三名古巴醫護人員在醫院討論病患病情。凡是古巴公民看病都不用花錢。


一毛錢都不用花
今年 80歲的格拉迪絲(Gladys Rodriguez)去年因為心臟還有腎臟問題,在鬼門關走了一遭,同樣也因為醫療人員的機智得以撿回一命。格拉迪絲表示,她突然發暈,眼前黑一片,數天後才在醫院醒來。醫生說他需要一種特別的血液凝結藥物,但是因為美國禁運的關係,古巴找不到這種藥。

「醫生跟我說:『我們沒有這種藥,但是別擔心,我們會想辦法幫你。』」格拉迪絲回憶道。

她的醫生兌現了他的諾言,他找了一種由古巴製藥公司製造的藥物,雖然少了關鍵成分,不過和格拉迪絲需要的藥很像。於是,醫生細細測量,開出了比一般分量還重的劑量,幸運地在格拉迪絲身上發揮了效用。

「他們為我做了他們可以做到的一切,我身旁總有 3到4位醫生待命。」格拉迪絲描述到,在住院的 19天裡,她的情況很危險。

當被問到總共付了多少醫療費用時,格拉迪絲充滿疑惑,她終於回答:「當然一毛都不用付。」

 

post title
路透社

一名古巴醫生正在教導醫學生如何照顧病患。


醫療不是門生意
為了和美國和解,古巴聞名全球的醫療照護系統可以做為吸引中產階級觀光客的武器。當然,古巴公民看病不用錢。

古巴的醫療系統與美國有天壤之別。雖然美國觀光客來古巴看病要付錢,不過和在美國要花的費用相比不過是九牛一毛,許多人更說古巴的醫療品質比美國更好。

伊萊亞娜(Ileana Gonzalez)是執業 25年的眼科醫生,在她位於哈瓦那市中心的現代公寓內,她向《半島電台》記者解釋美國與古巴間的醫療照護有多大的不同。

伊萊亞娜曾經去過美國兩次。其中一次她發現一位年長患有阿茲海默症的朋友,居然得服用 25種不同藥物,而且大部分的藥物是不必要的。

「美國醫生和古巴醫生不一樣,」伊萊亞娜接著說:「在美國,他們不管病人的痛苦,也不把解決病人問題當作首要目標,他們認為醫療一門生意。」

「但古巴醫生不同,他們看到病人受苦,也看到治病的需求。因為我們的社會主義體系,醫療和賺錢一點關係都沒有。」

學醫不是為了錢
當美國醫生每年收入高達 6位數時,古巴醫生每個月只有約 30美元的薪水。

「我們的薪水非常低,」伊萊亞娜繼續說:「你在古巴學醫是為了愛,而不是錢。因為你想幫助人所以你成為一名醫生,就這樣。」

根據世界銀行的資料,古巴目前有 6萬9千名醫生,相當於每一千位公民就有 6.7名醫生提供照護。此外,超過 20%的古巴醫生正在 66國行醫。

 

post title
路透社

上千名古巴醫生前方放著背包,準備前往美國受到卡崔娜颶風侵襲的災區提供醫療服務。


哪裡危險哪裡去
自從 1959年古巴革命,共產政府掌權,古巴就在全球佈署醫療人員,希望能散播社會主義的理想,增進外交關係。

從 1960年代開始,古巴送出 18萬5千位醫護人員到全球超過 100個國家行醫。這些醫療人員有的被分派到世界上最慘的天災現場,像是 2004年的南亞海嘯與 2005年的巴基斯坦大地震。

去年,當伊波拉病毒在西非肆虐時,古巴也派出上百名醫護人員前往賴比瑞亞、獅子山共和國和幾內亞的疫區,派出的醫護人數遠多於其他國家。

最早到又最晚走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Ban Ki-moon)在談到古巴醫療團隊時說:「他們總是最早到又最晚走。」

「在災難過後他們還會留在現場,古巴值得以自己的醫療系統為傲,他們是很多國家的榜樣。」

但是,也有人批評古巴的醫療系統。古巴每年派出醫護人員到別國救援賺進 76億美元,但這些被派出國的醫護人員薪水卻少得可憐。有人提到一個驚人的事實──古巴醫生每個月只有 30美元的收入。

儘管如此,古巴國內外醫療照護帶來的好處還是遠遠大於缺點。

 

post title
路透社

古巴醫生來到巴西的貧困郊區,為當地提供醫療服務,至今已有 5,400名古巴醫生來到巴西行醫。


全人類的健康都要管
安東尼奧(Gonzalez Fernandez)醫生在古巴衛生署負責國際關係,他強調古巴令人印象深刻的健康數據,古巴男性平均壽命 78歲,女性 80歲,嬰兒夭折率每一千名新生兒中只有 4.7名死亡,比美國低得多。

安東尼奧說:「我們在醫學院學到,最重要的事是病人還有人們的健康,不只是古巴人的,全世界的人都算。」

1970年代中期,身為小兒科醫生的安東尼奧在索馬利亞的港口城市奇斯馬約服務過兩年,此外,他還在其他很多地方看診過。

安東尼奧指出,古巴前任領導人菲德爾卡斯楚(Fidel Castro)的願景就是把古巴變成全球醫療的模範。

「菲德爾卡斯楚曾說:『要成為一位國際主義者就得對人道盡一份心。』」

 

post title
路透社

一名古巴醫生正在玻利維亞為病患檢查眼睛。


創意行醫受人尊敬
今年 50歲的米爾塔(Mirta Ramos Mejico)是名曾在委內瑞拉和阿爾及利亞工作過的護士。目前她在古巴推出的「奇蹟任務」(Mission Miracle)下將前往巴西貧困的地區服務。「奇蹟任務」是古巴在 2004年開始的計畫,目前已經成功幫助全球 350萬罹患眼疾的病人恢復視力。

剛結束在阿爾及利亞偏遠地區好幾個月任務的米爾塔表示,古巴專業醫護人員在全球獲得人們的尊敬,因為他們能用很有創意的方式解決醫療問題,免費提供有品質的醫療服務。

「古巴醫療人員被訓練成會找替代方案,這是我們的天性,」米爾塔接著說:「我們在面對未知時準備得比較好,而且我們會找到方法把事情完成。」

至高無上的光榮
米爾塔提到,一名因為瓦斯氣爆,導致眼睛和半身嚴重燒傷的阿爾及利亞婦女找上阿爾及利亞的眼科醫生看病,醫生沒有幫她處理嚴重的身體燒傷,因為那不是他的醫學專業。

米爾塔發現這名阿爾及利亞婦女,把她帶到古巴的眼科診所治療其他燒傷部位。儘管她們兩人間有很大的文化差異,她們還是成了好友,還一起跳騷莎舞。

當米爾塔被問到,在全球最受人尊敬的醫療體系下工作是什麼感覺時,米爾塔的臉龐亮了起來,她說:「這是我至高無上的光榮,讓我非常自豪。」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Cuba's medical magicians"

延伸閱讀:《等了半世紀 美國古巴建交
一張醫生痛哭照揭開醫界不能說的殘忍現實
打臉歐巴馬 卡斯楚:美國得尊重共產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