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一事無成 英媒:應該解散

by:徽徽
6525

周日(7),全球七大工業國元首齊聚一堂,在風景如畫的德國巴伐利亞討論國際局勢。在烏克蘭和希臘債務危機陰魂不散的當頭,英國《衛報》經濟編輯艾略特分享了他的看法。

post title
路透社

全球七大工業國元首 7號齊聚德國,有著他們頭像的氣球高掛天空。


什麼事都做不好
全球七大工業國(G7)高峰會周日(7)登場。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在巴伐利亞阿爾卑斯山腳下歡迎貴客,一起來討論烏克蘭危機、希臘債務等全球矚目的議題。英國《衛報》專門關注全球經濟的編輯艾略特(Larry Elliott)也特別分析了G7高峰會:

「德國總理梅克爾和她的貴客會拍團體照,在記者會上一定也會說盡好話。他們會說,全球最富有的國家從來沒有這麼親近、這麼團結過,一塊解決今天迫在眉睫的問題。

沒錯!又到了一年一度G7高峰會的時刻!

全球工業國高峰會是在 1970年代,第一次石油危機後開始舉行,G7長期扮演重要的角色,但是,G7從過去十年開始,就是個垂死掙扎的組織。

身為追求國際主義(註)的工具,G7一無是處,G7應該被解散。」

註:根據《維基百科》,國際主義(internationalism)是指倡導和支持國家間為共同利益而開展更廣泛的經濟和政治合作的政治運動,其特色為主張政治活動應考量全球人類的狀況,而不是只專注於某一特定國家的利益。

 

post title
路透社

身穿藍色外套的德國總理梅克爾,帶著一竿元首在G7高峰會開會的艾茂宮飯店留影。


沒有共識難做事
「要讓一個國際制度發揮作用需要很多元素,要有需要解決的問題,且針對如何解決問題大家要有一定程度的共識。當共識沒有那麼快達成時,要有人跳出來領導,保證會有共識。

G7只有第一項要素。G7有很多要談的問題:希臘、烏克蘭、兩國下一波的發展目標還有如何金援他們、氣候變遷、貿易、全球經濟復甦的疲軟、如何逃脫過去 6年來零利率的困境、打擊系統性逃稅、處理不平等問題。而英國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想要藉FIFA的醜聞進一步討論貪腐問題。

G7從 2010年開始,就對怎麼處理上述問題沒有共識。當全球金融危機肆虐時,意識形態的不同不重要。G7全部降低利率,留下預算赤字希望可以刺激成長。但是,共識沒有維持多久意見就開始分歧。美國認為成長應比減少赤字更重要,受到英國支持的德國則說,如果不能趕快讓財政清廉,就無法永續成長。」

 

post title
路透社

不少抗議分子上街反G7,警察忙著維護秩序。


人人自掃門前雪
「沒有任何一個人準備跳出來領導,有人準備耍花招催促那些不情願的人,同意在有一定共識的領域大膽行動,像是不斷承諾支持全球最窮國家的發展。

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可以成為G7的領導人,大家都預期 2010年英國首相布朗(Gordon Brown)下台後,歐巴馬會領導各國。不過,歐巴馬卻不想或是不能這麼做。下場是當G7元首見面時,大家一起發了個乏味的新聞稿,最後快速地回到機場搭機返國。

過去 14年來,G7曾說他們會不遺餘力地完成推動全球貿易自由的杜哈談判(Doha round),但目前還是沒有完成。G7應該要避免損人利己的經濟政策,但是,G7成員國卻明目張膽地調降利率,好保全自己的競爭優勢。」

 

post title
路透社

反貧窮不遺餘力的慈善組織樂施會成員,打扮成G7元首,穿上德國巴伐利亞傳統服飾,要求讓社會更平等。


別抱太大期望
「有許多具體問題都是G7可以也應該利用他們集體的力量去解決,但他們沒有這麼做。這次在德國巴伐利亞的高峰會後,2015年下半年還有三個全球高峰會,第一個會議下個月在衣索比亞首都阿迪斯阿貝巴召開,會議將聚焦在融資發展;9月,在紐約的會議將設定接下來 15年聯合國永續發展的目標;12月,巴黎會議希望與會國在氣候變遷方面,達成有法律效力的協議。

G7得在巴黎氣候變遷會議前就做好準備,他們應該開始問自己,要預防全球氣溫升高,需要怎麼樣的減碳手段。無論大國小國、富國窮國都得遵守規定。巴黎氣候變遷會議一旦失敗,要達成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難上加難。

所以,下個問題是如何幫助窮國透過低碳能源設施永續發展。上述需要金援,也讓下個月在阿迪斯阿貝巴的高峰會更重要。

就像 10年前在蘇格蘭的格倫伊格爾斯一樣,健全且充滿自信的G7現在就得開始籌錢。這將會增加發展會議融資的機會,提供足夠的資金達成目標,也大大增加巴黎氣候變遷會議能達標的機會。不過,別抱太大期望。」

 

post title
路透社

希臘債務危機仍然讓歐盟傷透腦筋,也成為G7高峰會的熱門議題。圖為希臘財長瓦魯費克斯,他正為改革希臘經濟所苦。


金援希臘沒有用
「第二個需要G7動起來的議題就是希臘。希臘面臨違約風險,而且從上周開始,希臘被踢出歐元區的可能性大增。

希臘和債主的關係已經變質。希臘認為身為三頭馬車的歐盟委員會、歐洲央行還有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對他們提出不公平的要求,這將破壞希臘經濟,而且,希臘在政治上也達不到他們的要求。三頭馬車則認為,希臘沒有認真改革經濟,提供更多金援不過是在花冤枉錢。

G7也曾面臨類似困境。1990年代,治國不佳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發現自己還不了債。德國堅持不減免他們的債務,認為一旦減免只會讓他們重蹈覆轍,唯有長期掙扎後,才能克服困難。」

除非奇蹟出現
「目前,希臘和三頭馬車的協商聚焦在短期議題,像是考慮到債務的利息支付,希臘的預算盈餘應該多大。但是,倫敦總體經濟研究公司Capital Economics的研究員羅伊斯(Jonathan Loynes)指出,真正的問題是希臘還不了債,就像 20年前的坦尚尼亞和尚比亞一樣,除非有奇蹟讓希臘的債務可以減少。

希臘目前債務是國內生產毛額的 175%,但是,希臘的債權人認為,在接下來的每個 5年,希臘GDP每年平均可以成長 3.5%,這樣就可以讓債務對GDP的比率降到 120%,希臘或許可以再次在金融市場裡募資。」

 

post title
路透社

美國總統歐巴馬來到德國巴伐利亞,德國總理梅克爾端出啤酒招待。


專家:G7名存實亡
「上述都是空想,希臘不太可能成長成那樣,尤其希臘還得承受新的撙節措施。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知道這點,所以大力要求一筆勾銷希臘債務,作為希臘新金融計畫的一部分,但至今仍未成功。

歐巴馬也知道,這也是為什麼美國財政部向歐洲施壓,希望他們可以和希臘妥協。

美國總統歐巴馬、法國總統歐蘭德(François Hollande)和英國首相卡麥隆可以站在同一陣線,向德國總理梅克爾施壓。但這個場景不會發生,因為歐巴馬不夠投入,歐蘭德又太弱,卡麥隆還需要梅克爾幫助他和歐盟重新協商。G7只能在一旁不安卻成不了事,G7已經名存實亡。」



編註01: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Scrap the G7 and its summit - it is hopeless, divided and outdated"
編註02:地球圖輯隊精選評論文章,希望能幫助網友從多面向思考。本文意見為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場。原作者艾略特(Larry Elliott)是《衛報》專門關注國際經濟的編輯,對全球經濟研究甚深,著有《失敗的眾神:對市場的盲目信心如何影響我們的未來》(暫譯, The Gods that Failed: How Blind Faith in Markets Has Cost Us Our Future)、《夢幻島》(暫譯,Fantasy Island)等書。 

延伸閱讀:《陰魂不散 希臘危機成G7會議焦點
不出席照樣成焦點 G8峰會七大國共同譴責俄國
「這是最急迫的訊息」 李奧納多致詞要全球領導人對抗氣候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