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加朝聖太擁擠 七百多人被踩死

by:徽徽
10397

周四(24),穆斯林在參加麥加朝聖時因為過度擁擠,發生踩踏意外,造成至少 719人死亡,863人受傷,也為神聖的朝聖之旅蒙上了一層死亡陰影。

post title

每年都會有上百萬名信徒來到麥加朝聖,在在考驗沙國的維安能力。圖為在阿拉法特山上祈禱的穆斯林。

路透社

七百多人被踩死

周四(24),在沙烏地阿拉伯的聖城麥加外圍發生了踩死人意外,造成至少 719人死亡,863人受傷,血染穆斯林的朝聖之旅。沙國內政部長表示,傷亡人數有可能再升高。

悲劇發生在離聖城麥加 9.7公里的小鎮米納,兩批信徒行進間發生對撞,現場陷入失控,驚慌的人群互相踩踏,死傷慘重。小鎮米納是穆斯林在朝聖期間的暫時居所,沙國政府在該地架起了超過 16萬頂白色帳篷,供來自全球各地的朝聖者休息。

悲劇過後現場一片狼藉,一具具屍體倒在地上,場面怵目驚心。

路透社

伊朗不爽先開砲

這次朝聖發生的悲劇也讓外界再次質疑沙國有沒有能力主持全球最大的朝聖活動,此外,悲劇也引發政治與外交危機。雖然沙國國王沙爾曼(King Salman)在意外發生後,已經下令徹查整個朝聖規劃,但是,還是有國家不滿沙國的處置。

由什葉派穆斯林領導的伊朗率先開炮,他們和由遜尼派領導的沙國不和已久,而這次至少有 89名伊朗人死於踩踏意外。

伊朗政府指控沙國沒有好好管理以擁擠著名的米納鎮,伊朗最高領袖哈米尼(Ayatollah Seyed Ali Khamenei)在推特上寫道,這次的意外都要怪沙國政府。

身穿橘色背心的救難人員抬著一具屍體,經過一排排罹難者的遺體。

路透社

沙國:都怪信徒自己

面對伊朗的強烈控訴,沙國官員忙著踢皮球,甚至在救援行動還未結束前就開始推卸責任。

沙國衛生部長法利赫(Khalid al-Falih)表示,這次悲劇都要怪穆斯林自己,因為他們沒有守秩序,他在接受當地電視台訪問時說:「這次意外就像大部分人知道的那樣,是由過度推擠的踩踏引起的,也是因為有些信徒沒有遵守維安和管理單位的指示。」

post title

圖為發生意外的米納鎮,上萬頂白色帳篷中住著來到麥加朝聖的穆斯林。

路透社

上演生死一瞬間

而內政部長發言人杜奇(Mansour al-Turki)少將表示,高溫還有朝聖的疲勞也是造成悲劇的原因。此外,人們不應該怪到政府頭上,杜奇說:「不幸地,意外發生在一瞬間。」

沙國王子同時也是中央朝聖委員會負責人的費薩爾(Khaled al-Faisal)則將意外歸咎於「某些來自非洲的信徒」,引發社群媒體的強力砲轟。

致命意外發生後,人在美國出訪的羅馬天主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也立刻致哀。

post title

一名穆斯林穿著白色戒衣參加一年一度的麥加朝聖之旅,他在阿拉法特山對著真主阿拉禱告。

路透社

為了一口氣

這次的意外規模實在太大,沙國總共派出大約 4千名救難人員,220台救護車來到現場。救難人員一直到太陽下山都還在忙著疏散傷者還有清理屍體,維安人員則繼續維護朝聖信徒的秩序,讓他們可以到指定地點完成朝聖儀式。

來自埃及的穆斯林拉特菲(Abdullah Lotfy)幸運地從意外中脫身,他說:「我看到有人絆倒了個坐輪椅的人,他也被幾個人絆倒。人們為了呼吸互相攀爬越過對方。就像片大浪打到你身上,你無法根本控制往前還是往後。」

post title

這次意外規模驚人,沙國也派出 220台救護車到踩死人的災難現場救援。

路透社

救難人員慢半拍

另一名倖存者阿卜杜拉赫曼(Dr Abdulrahman)說:「我看到信徒跌倒然後被撞,也聽到女人還有老人在尖叫求救。」、「我很努力才逃出來,我全身的衣服都不見了,它們被扯爛但我不管,最後我總算逃出來了。我想進入帳篷區但被維安人員擋下,他們不斷阻止大家進入,讓危機加倍。

阿卜杜拉赫曼最後趁著維安人員不注意,終於進到帳篷區,他說當局很慢才到場平息這場混亂。

「我有看到救難人員,但他們很晚才到,」阿卜杜拉赫曼接著說:「我發現那裏缺少緊急出口,照理說那裡應該每 50公尺就要有出口才對。」

post title

穆斯林走在麥加大清真寺,他們身後正在進行擴建工程。

路透社

過去早就發生過

過去,麥加朝聖也發生不少踩死人的悲劇,最慘的一次發生在 1990年,當時在隧道內發生人群推擠,造成 1,400人死亡。2006年,麥加朝聖也發生超過 360人被踩死的意外,發生地點也是在米納鎮,隨後沙國政府決定投入更多資金和心力在維安上。

除了踩踏意外,為了讓每年上百萬名信徒都可以到麥加的大清真寺朝聖,沙國政府也大肆修築大清真寺,沒想到在幾個星期前不幸發生起重機倒塌意外,砸破了大清真寺的屋頂,導致 107人死亡,400多人受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