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不夠「白」 英國盲選政策打擊就業歧視

by:徽徽
19504

你知道你的名字有可能害你得不到想要的工作嗎?英國首相卡麥隆為了解決名字引起的就業歧視,想出了個「盲選政策」,未來應徵者都不用在履歷表寫上自己的名字。

post title

你有個聽起來像白人的名字嗎?如果沒有,找工作可能在第一關就被刷掉。

Photo: Flazingo Photos

像白人機會多

BBC、Channel 4 、《衛報》、《美聯社》綜合報導,近日,英國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為了打擊就業歧視,推動了所謂的「盲選政策」,規定公家機關還有相關公司在招聘新人時,不可以問應徵者姓名,希望可以讓不同種族的應徵者不會因為不是白人,在第一關就被刷掉。

上個月,英國首相卡麥隆在公開場合表示,擁有「聽起來像白人」的名字讓應徵者比其他人多了兩倍機會,這樣的現象很「丟臉」。

因為名字而遭到就業歧視的例子比比皆是。2012年,一名從倫敦大學畢業的黑人柏克萊(Jorden Berkeley)說,她的就業輔導員建議她用中間名「伊莉莎白」,而不是她慣用的名字「喬丹」,因為這樣聽起來「比較像白人」。不少她的朋友也被建議「漂白」她們的名字,放棄會和黑人牽扯上的名字和活動。

post title

不只在歐洲地區,美國也有針對應徵者的潛規則,其中種族就是一項。

Photo: Alex France

「異國風情」難找工作

在美國,這樣的偏見也很嚴重。美國國家經濟局曾發表一份名為《艾蜜莉和克雷格比拉齊夏和賈默好找工作嗎?》(Are Emily and Greg More Employable than Lakisha and Jamal?)的報告,實地研究勞動市場的就業歧視。

這份研究發現:「有白人名字的應徵者只要寄大約 10封履歷就可以接到一次回覆,反觀黑人名字的應徵者需要寄大約 15封履歷才行。」另一份法國研究也指出,帶有「異國風情」非洲名字的應徵者比其他人接到人資電話的機率少得多。

不只在職場,大學也面臨相同問題。英國杜倫大學社會學資深講師波莉芙(Vikki Boliver)就針對英國排名前面的大學做了研究,發現 2010-2012年,只有大約 36%的非白人申請者如願入學,白人則有 55%。

post title

雖然英國政府推出盲選政策,但只能在一定程度上防止歧視。圖為三位正在準備面試的應徵者。

路透社

盲選可以解決問題嗎?

英國首相卡麥隆的政策除了公家機關外,像是匯豐銀行、德勤會計師事務所等跨國公司也適用,還有BBC與NHS。

人資公司CIPD的顧問沃門(Dianah Worman)表示,這個「盲選政策」可以減少人們在招聘新人時無意識下的偏見。

沃門說:「能看到政府、企業還有其他組織承諾終結就業歧視,這點非常鼓舞人心。」、「研究顯示,任何聽起來不像盎格魯-撒克遜人或白人的名字都可能造成問題,人們(因為這樣)被忽略。」

沃門接著說,「盲選政策」在其他國家已經開始上路但還是無法解決問題,除非業主真的了解員工背景更多元對他們有好處,才有可能改善現狀。

英國杜倫大學社會學資深講師波莉芙也說,政府的新政策不是就業歧視的解決之道,雖然在某種程度上可能有點幫忙。

post title

一名負責招聘的人力資源部的員工正在審核一份又一份應徵者的履歷。

路透社

履歷表不用寫名字

BBC則在聲明中宣布,盲選新政策會從明年 4月開始施行,應該可以幫忙公司「雇到最有潛力的人」。BBC提到,應徵者會得到一組辨識碼,他們不需要在履歷表上寫上姓名、地址還有電話,更進一步的私人資料會交給負責面試的小組。

除了公家機關,政府也想讓私人企業採用盲選新政策。去年,英國的高偉紳律師事務所(Clifford Chance)把應徵者的畢業學校移除,以免面試官對牛津和劍橋的畢業生印象比較好。

但是,招聘研究所(the Institute of Recruiters)的負責人穆罕默德(Azmat Mohammed)說:「事實上在下一階段負責面試的還是人,人們得想辦法了解自己的偏見,每個人都有偏見,企業也正在想辦法處理這個問題。」

申請大學也受惠

此外,英國首相卡麥隆也說,負責英國大學申請的機構UCAS在 2017年會採用盲選政策,未來人們在申請大學時不會因為姓名而受到歧視。

post title

除了種族歧視,職場中的性別平等也是一個待解決的問題。好萊塢女星珍妮佛勞倫斯就曾撰文指出,她的片酬明顯比男星少。

路透社

革命尚未結束

英國首相卡麥隆在《衛報》上寫到:「對於所有我們通過的法案,歧視仍然存在。歧視已經不像是掛在門上寫著:『黑人不准進入』的牌子(一樣大咧咧),而是變得更無聲更微妙。」

「對於不能進入第一志願大學很失望、不知道為什麼不能升遷、還有只會錄用符合自己形象,而不敢大膽做點不一樣的嘗試,像是雇用身障人士或黑人青年或女人的組織,你無法用更多法律來改變這些,你只能用更聰明、更創新的方式。」

卡麥隆接著說:「英國已經走了很長的一段路,但要到達平等社會的長征還沒有結束。」

除了種族,卡麥隆也誓言打擊性別不平等,表示未來公家機關和私人企業都得提出報告,標明支付給男女員工的薪水還有福利的細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