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恐攻特意選了星巴克 主使者曾是網咖老闆

by:阿咖
5105

印尼雅加達在 14號傳出多起恐怖攻擊,官方指出這次事件與伊斯蘭國有關,而且主使者是想成為「東南亞伊斯蘭國領袖」的前網咖老闆。

post title
路透社

14號上午傳出炸彈攻擊的雅加達,當時可見警方在遠處觀察發生爆炸現場的情況。


伊斯蘭國成員犯案  鬧區星巴克旁引爆
《半島電台》、《路透社》、《德國之聲》、《衛報》綜合報導,印尼首都雅加達驚傳恐怖攻擊,武裝分子在鬧區一處星巴克引爆炸彈並持槍掃射路人,在第一起爆炸傳出後,市區內又有五起爆炸攻擊接續發生。目前至少有 7人死亡,當中包含 5名兇嫌。伊斯蘭國(IS)已發表聲明這起恐攻是他們所為。
 
14號上午,印尼當地時間約 10點50分左右,雅加達一間受到當地人和遊客歡迎的星巴克傳出爆炸聲響,一名疑似印尼籍的民眾靠近咖啡店附近後引爆身上的炸彈,當場玻璃四散,民眾尖叫聲四起。第一起攻擊地點附近就是聯合國在印尼的辦公室以及許多觀光客喜愛的雅加達泛太平洋酒店。
 
兇嫌持槍和炸彈攻擊路人
《半島電台》記者維森(Step Vaessen)正在雅加達當地,他表示市區一間警察局被手榴彈炸毀,之後可以聽見槍戰的聲響不斷傳出,另外大街上也可以見到六名武裝分子持來福槍和爆裂物往路人攻擊。整起恐怖攻擊在事發三小時後漸受到控制,總計雅加達市區內在 14號一天中發生了 6起爆炸攻擊。
 
警察單位和西方象徵成攻擊目標
雅加達警察局長狄托(Tito Karnavian)表示,這次的事件「絕對」與伊斯蘭國相關,並指出警察以及和西方世界相關的事物都成了被攻擊的目標,恐攻事件的犯案者都是印尼籍,他們來自西爪哇、中爪哇、蘇拉威西島和大雅加達地區。
 

路透社

雅加達市區內一處警察崗哨被炸彈攻擊,一旁可見冒著白煙的遺體倒臥地上。


恐攻主使者曾是網咖老闆
值得注意的是,狄托點出攻擊事件的主使者就是印尼籍男子拿依姆(Bahrun Naim),他從敘利亞的拉卡省(Raqqa)策動了這場恐攻,並想成為「東南亞的伊斯蘭國領導人」。
  
事實上,拿依姆在七年前時只是梭羅市(Solo)一間網咖的老闆,他在 2015年時前往敘利亞並加入伊斯蘭國陣線, 2015年11月巴黎恐攻過後,拿依姆曾在網路上向追隨他的人大談如何讓印尼聖戰也從叢林的游擊戰晉升到市區的攻擊案。
 
「敘利亞這生活很舒服」
《路透社》在 2015年11月時曾輾轉用通訊軟體Telegram連絡上拿依姆,當時自稱就是拿依姆的人對路透社記者表示,印尼境內已有足夠的伊斯蘭國成員來進行攻擊行動,他說:「現在就是等待對的時機來臨」。
 
這段對話中,拿依姆多半在聊其他不相干的事情,他也談到自己在敘利亞的生活很好:「在敘利亞這生活很好,有水、有電、有住屋,這些都免錢。(伊斯蘭國)他們提供的服務好,而且比印尼還便宜。」
 

路透社

14號當天兇嫌持槍在市區掃射波及路人,圖中可見額頭滲血的遺體倒臥地上。
 

post title
路透社

這次被攻擊的目標與警察和西方世界有關,發生爆炸的星巴克附近就是聯合國辦公室。
 

post title
路透社

恐攻事件後,印尼政府出動大規模警力維安,同時也派出拆彈小組前往事發地點。
 

post title
路透社

印尼總統佐科威(前排左三)譴責恐攻,表示這次的事件很明顯是故意要擾亂社會安寧,並製造大眾恐慌。
 

post title
路透社

印尼庫督思市內,穆斯林們正在祈求降雨。


世界最大穆斯林國
印尼,是目前世界上住有最多穆斯林的國家,當地長年來因伊斯蘭教派的衝突陷入對立,這次發生在 14號的恐攻事件,恰好就在伊斯蘭激進教士巴希爾(Abu Bakar Bashir)上訴被駁回兩天後。不久前,巴希爾曾上訴希望印尼法院重新審理他在 2011年因在亞齊省建立恐怖份子訓練營一案。
 
這次的恐攻案,是印尼自 2009年旅館爆炸案後最嚴重的一次攻擊事件,當年的旅館炸彈案釀成 7死 50多人傷。
 
國際安全專家:東南亞正成為恐攻聚集地
《德國之聲》指出,東南亞正漸漸成為伊斯蘭國恐怖攻擊的目標,現階段大約有 500名印尼人與數十多位馬來西亞人被指與恐怖組織相關,這樣的人數對伊斯蘭國來說足以讓他們組成發動攻擊的單位。
 
東南亞問題專家海杜克(Felix Heiduk),他在德國智庫的「國際安全事務」(SWP)工作,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他說:「伊斯蘭國的廣宣策略相當成功,他們在印尼和菲律賓等地召集了一定數量的武裝分子,現在這些國家內的武裝份子都出聲要和伊斯蘭國同一陣線。」
 
印尼政府的去激進化策略失效

儘管,印尼政府為了防止民眾「激進化」成武裝分子,曾成立了「去激進化計畫」來降低危機,印尼境內的主要穆斯林社群和高等領袖也曾清楚聲明不支持伊斯蘭國以及動用暴力的恐怖主義,但之後的紀錄顯示這些計畫和努力的影響成效不大。
 

post title
路透社

雅加達的清真寺內,一名穆斯林正虔心閱讀。


要改變危機  整體社會對話才是重點
2002年峇厘島炸彈攻擊過後,印尼政府啟動去激進化計畫,他們聚焦在入獄的伊斯蘭武裝份子身上,一方面讓可蘭經能有不同的解讀方式,再來是認真地看待受刑人的需求,並照顧他們的家人,但是這些努力都沒辦法改變部分人士的心,海杜克指出,從印尼人進入敘利亞和伊拉克的資料來看,許多人其實都曾接受過所謂的去激進化計畫。
 
問題出在哪呢?專家認為要改變激進化的武裝分子,應該讓整個社會包括:監獄、清真寺,市集和家庭都投入對話和討論中,分析專家指出,印尼政府的去激進化計畫只限於司法層面,對實際的社會大眾影響不深,海杜克說:「整體社會沒有發生實際的討論,例如印尼和馬來西亞等國的人們對什麼算是伊斯蘭激進主義,甚麼時候不算是,意見不一致。」
 
 
 
編註:對相關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Jakarta attacks: ISIL claims responsibility
02 “Terror attacks spotlight growing 'IS' threat in Southeast Asia
03 “Behind Islamic State attack on Indonesia, homegrown jihadi intellectual
04 “Three hours of mayhem, panic and bloodshed as terror comes to Jakarta
 
延伸閱讀:《為什麼伊斯蘭國比敘利亞內戰還吸睛?
一個星巴克紙杯惹怒全美國人的故事
亞洲的歷史教課書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