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要自己的護照」 烏克蘭反政府地區宣告獨立

by:徽徽
8095

沉寂一時的烏克蘭危機又有新發展。16號這天,由反政府軍把持的頓內次克州發行新護照,重申從烏克蘭獨立。

post title
路透社

領到新護照的民眾開心地向鏡頭展示,護照首頁寫著「頓內次克人民共和國護照」字樣。


一本護照爭獨立
UN News、《法新社》綜合報導,周三(16),烏克蘭東部頓內次克州開始發行護照,這裡是親俄反政府軍的大本營。頓內次克州希望可以藉由新護照重申他們獨立於烏克蘭,且和有西方在背後撐腰的烏克蘭政府脫離關係。

這本暗紅色的新護照長得和俄國護照很像,由自行宣布獨立的「頓內次克人民共和國」(Donetsk People's Republic)發行。雖然該地親俄,不過俄國當局並沒有正式承認該地。

民眾:我等了它兩年
根據《法新社》報導,頓內次克反政府軍領袖札哈爾琴科(Alexander Zakharchenko),還有一群 16歲的少年是第一批拿到新護照的人,他們都在快要滿兩年的烏克蘭危機中表達立場,想要有證明自己身分的文件。

現在還是學生的馬佐倫柯(Alexandra Mazurenko)受訪時說:「我等這本護照等了兩年,我很驕傲我可以用這本護照到俄國旅遊。」然而,馬佐倫柯的願望能不能實現還是個未知數。

 

post title
路透社

圖為宣布從烏克蘭獨立出來的「頓內次克人民共和國」護照,暗紅色的護照皮和俄國護照類似。

post title
地球圖輯隊

圖中紅色地標處即為自行宣布獨立的「頓內次克人民共和國」,該地和俄國接壤,且人民也跟俄國關係緊密。


俄國謹慎不表態
俄國當局謹慎地表示,他們尊重頓內次克州和盧甘斯克州(Lugansk)人民在 2014年5月的公投結果,當時這兩地人民用投票表達獨立。然而烏克蘭政府和西方盟友表示,公投並沒有受到監督,他們譴責公投並不合法。從那時開始,俄國和烏克蘭不斷對話,希望可以幫這兩大州在「一個烏克蘭」的前提下爭取自治權。

反政府軍領袖:俄承認我們就好
目前俄國尚未回應新護照事件,但頓內次克州的反政府軍領袖札哈爾琴科並沒有受到俄國的不表態影響,他說:「我們已經向我們自己還有我們的敵人證明,我們要建立自己的國家,南奧塞提亞(South Ossetia)和俄國承認我們就好,我們哪還需要其他國家?其他國家到時自然會承認我們。」

小補充:自行獨立的南奧塞提亞
南奧塞提亞位於高加索地區,原是喬治亞的一個自治州,但隨著蘇聯解體宣布脫離喬治亞獨立。俄國在 2008年與南奧塞提亞交戰後正式承認該國獨立,此外,親俄的委內瑞拉和尼加拉瓜也承認南奧塞提亞在國際上的地位。

 

post title
路透社

親俄的「頓內次克人民共和國」軍人,調整充滿雜訊的電視收看俄國總統普亭的演說。


拿槍射爛舊護照
札哈爾琴科補充道,想拿新護照的民眾得積極參與尚未排定時間的公投,聲援獨立運動。烏克蘭當局表示,頓內次克州人民想公投可以,但必須遵守烏克蘭法律,並且接受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Organization forSecurity and Co-operation in Europe, OSCE)的監督,無奈反政府軍已拒絕上述條件。

札哈爾琴科表示,他希望等大家一拿到新護照就開始辦公投。當被問到他會怎麼對待自己的烏克蘭護照時,札哈爾琴科說:「我會射爛它。」

 

post title
路透社

一名婦人走在被炸得亂七八糟的家園。烏克蘭至今已有超過 150萬人因為戰爭逃離家園。

post title
路透社

民眾排著長長的隊伍,等著領取麵包。尚未落幕的烏克蘭危機讓頓內次克當地民不聊生,食物貴得離譜又難買。


強烈隔離感  超過百萬人被拋棄
頓內次克州發行護照一事也凸顯出烏克蘭危機尚未落幕,即使過去幾個月以來,烏克蘭東部的平民傷亡數大減,但當局和反政府軍的衝突還是讓當地民不聊生。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胡山(Zeid Ra’ad Al Hussein)提到,當地超過 300萬人都有一種可怕的隔離感,覺得無論是在政治、社會和經濟上都被拋棄了,他們得想辦法在衝突區求生,他們也急需援助和保護。

政府失靈  水價飆漲
根據聯合國的資料,當地許多房舍都被破壞或洗劫一空,地方政府失靈,想要最基本的公共服務都受限。食物和水在頓內次克州不只難買還很貴,當地民眾想要自由移動也很難,因為到處都有檢查哨,上百台車輛等著跨越邊界,車上的乘客被迫在低溫中過夜。

 

post title
路透社

2015年2月,俄國總統普亭(左起)、法國總統歐蘭德、德國總理梅克爾、烏克蘭總統波洛申科一起坐在桌邊討論烏克蘭危機,他們也利用這個場合簽下明斯克協議。


法律真空  自由受限
此外,聯合國提到,受反政府軍控制的區域人權容易受到剝奪,當地法律呈現真空狀態,民眾輕易就會被拘留、虐待,而且還沒有平反機制。舉例來說,「頓內次克人民共和國」最近大舉搜捕民眾就造成了寒蟬效應,人民無法行使他們有限的言論、宗教和集會自由。

唯一解法:遵守明斯克協議
目前,烏克蘭反政府軍暫時和當局停火,但仍不時傳出無差別攻擊還有地雷的出現。聯合國也不斷呼籲,衝突雙方徹底遵守 2015年2月簽訂的明斯克停火協議,這是唯一能邁向和平的解法。其中包含讓烏克蘭當局重新拿回和俄國接壤的邊界控制權,撤出外國軍人、傭兵還有軍事裝備。

根據統計,從 2014年4月爆發到現在的烏克蘭危機,已經造成將近 9,200人死亡,超過 150萬人不得不逃離家園。

 

post title
路透社

烏克蘭危機戰火最激烈的時候,首都基輔的獨立廣場宛如煉獄,到處都是濃煙、鮮血和火焰。


烏克蘭危機怎麼來?
烏克蘭的政治危機,最早可以回溯到 2013年11月的一場協定上;當時,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原定要與歐盟自由貿易合作,但是,不想看到烏克蘭與歐盟合作的俄國,就提出用 150億美元買下烏克蘭政府的公債,並降低賣給他們的天然氣價格。最後烏克蘭政府就態度驟變,投入了俄國的懷抱,不滿亞努科維奇的人士認為,他是受到俄國政府的操控。

2014年 2月到4月間,烏克蘭首都基輔不斷傳出警民衝突,2月18日晚間的衝突甚至嚴重到釀成多人死傷,當時烏克蘭的衛生署統計,有 77人在衝突中喪生, 577人受傷,這場衝突也被媒體稱為烏克蘭有史以來「最血腥的衝突」。



編註:對原文完整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Ukraine's pro-Russian rebels issue their own passports
02 Ukraine: growing despair among over three million civilians in conflict zone – UN report

延伸閱讀:《烏克蘭危機懶人包
下一個烏克蘭 歐洲最窮國深陷危機
烏克蘭藝術家 召喚天神下凡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