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歐洲歌唱大賽獎落烏克蘭引俄抗議:「音樂輸給政治!」

by:阿咖
7646

在瑞典舉辦的 2016歐洲歌唱大賽選出冠軍,但因為冠軍得主所唱歌曲隱含政治意味備受批判。

post title

身著禮服演唱的賈馬拉是 2016年的歐洲歌唱大賽冠軍。

路透社

政治力介入歌唱大賽?

《衛報》、《德國之聲》、《時代雜誌》綜合報導,歐洲民眾高度關注的「歐洲歌唱大賽」(Eurovision Song Contest)在 14號時選出了新一屆冠軍:來自烏克蘭韃靼族的女歌手賈馬拉(Jamala),她以「1944」一曲獲得最高分,擊敗第二和第三名的澳洲與俄國歌手。

然而,賈馬拉演唱的歌曲在決賽前就備受爭議,外界認為「1944」描繪前蘇聯領導人史達林(Joseph Stalin)迫使克里米亞韃靼人大遷徙到中亞,有著政治意味,另外,儘管歌曲未提到 2014年克里米亞併入俄國事件,但俄國方面認為評審們明顯受到政治情勢影響。

俄國不滿:反正俄國做甚麼事情都邪惡

14號宣布賈馬拉獲得冠軍時,烏克蘭首都基輔傳出歡呼聲,現任總統波洛申科(Pedro Poroshenko)表示全烏克蘭人以賈馬拉為榮,另一邊,原本看好自家歌手能順利奪下冠軍的俄國,則陷入憤怒中,當地政治人物紛紛表示藝術輸給了政治,俄國政治人物克林則維區(Frants Klintsevich)表示:「贏得冠軍的不是賈馬拉和她的 1944,而是政治力」,克林則維區也呼籲俄國不要參加 2017年在烏克蘭舉辦的歐洲歌唱大賽。

俄國議員德拉佩可(Elena Drapeko)則說:「俄國被妖魔化了,外界看到俄國人都覺得很邪惡、看到俄國運動員就覺得會用禁藥或是看到俄國飛機就覺得會侵犯人家領空。」

俄國外交部官員克撒切夫(Konstantin Kosachev)則指出:「音樂輸了,因為大賽很明顯並沒有把冠軍頒給最棒的歌曲,這場大賽本身也輸了,因為無所不在的政治力讓競賽變得不公平。」

post title

賈馬拉回到烏克蘭受到許多人歡迎。

路透社

描述歷史事件的歌曲

「1944」這首歌的內容,描述了 1944年5月時,前蘇聯領導人史達林下令要克里米亞境內約 20萬的韃靼族遷徙到中亞一帶,許多人在長途移動中活活餓死,當時他們被質疑與納粹有關,但事實上許多韃靼人曾是蘇聯紅軍一員在前線作戰,二戰結束後,克里米亞成了俄國與烏克蘭人居住的地方,而韃靼人們直到 1989年才得以返鄉。

根據賈馬拉的歌詞,其中一開始就唱到:「陌生人來了,他們進到你家裡,他們殺光你全家,他們說:『我們無罪』。」

賈馬拉演唱「1944」歌曲↓影片若無法正常播放請至原網頁

不敢回鄉的她

生於 1983年的賈馬拉,本名是Susana Jamaladynova,她在決賽前受訪也談到自己的歌曲被指有許多政治意味,但她真正尋求的是愛與和平,她也談到自從 2014年克里米亞共和國併入俄國後,她害怕被抓已經兩年不敢回鄉。

事實上, 2014年公投入俄時,克里米亞境內的韃靼人們相當反對併入俄國,當時報導提到克里米亞當地有 58%的民眾是俄國籍,其他民眾則是烏克蘭人和韃靼人。大部分的韃靼人向BBC記者表示他們不支持公投,也認為加入俄國後的生活會更淒慘。

接受訪問時,韃靼族的領袖丘巴洛夫(Refat Chubarov)就表示公投是非法的活動,而且是在俄國軍隊的控制下倉促成事。丘巴洛夫說:「我們家鄉的命運不能用這樣的形式決定,這次的公投是在槍砲軍隊的陰影下舉行。」

post title

2014年的歐洲歌唱大賽也引發許多議論,奧地利鬍子天后伍斯特(Conchita Wurst)的外表備受批判,最後他憑著高人氣勇奪歐洲歌唱大賽冠軍。

路透社

風靡歐洲的歌唱大賽

從 1956年開始舉辦的歐洲歌唱大賽是目前全世界規模最大的歌唱比賽,以 2014年為例,參賽國家及地區多達 37個,全球 1.8億觀眾透過轉播收看決賽。參賽的各國推派一名歌手或一個樂團出賽表演,觀眾可透過電話、簡訊或網路投票,依票數決定優勝歌手,而冠軍歌手代表的國家就負責舉辦下屆賽事。從歐洲歌唱大賽中脫穎而出的流行巨星包括ABBA合唱團及加拿大天后席琳狄翁(Céline Dion)。

外界認為穩坐第一的俄國歌手拉查列夫表演↓ 影片若無法正常播放請至原網頁

代表俄國出賽的歌手拉查列夫(sergey lazarev ),搭配炫麗的舞台效果獲得滿堂彩,決賽前他的呼聲相當高,許多人認為他穩拿冠軍但最後落到第三名。(5/17更新:地區受限無法看到大賽版本的朋友,可參考拉查列夫的MV影片。)

第二名林多玫的演唱↓ 影片若無法正常播放請至原網頁

來自澳洲的林多玫(Dami Im)是一位韓裔的澳洲創作歌手,她出生南韓,9歲時隨著家人移民至澳洲,這次歐洲歌唱大賽上她的積分打敗了俄國的拉查列夫。(5/17更新:地區受限無法看到大賽版本的朋友,可參考林多枚的MV影片。)

post title

練習中的賈馬拉接受訪問。

路透社

忌憚藝術染上政治 但哪裡是界線?

通常,歐洲歌唱大賽不會讓任何政治色彩介入,過去有人攜帶國旗到會場就遭到大會取消參賽權,儘管檯面上的政治運作無法參與,但從各國民眾的意識形態還是能見到政治色彩在其中,《德國之聲》音樂線編輯福爾克(Rick Fulker)就指出:「隨便抓一個東歐人來問,你就會知道他們多重視歐洲歌唱大賽」。

「俄國方面很特別,過去他們的文化部長曾表明俄國不是歐洲,是獨一無二的『歐亞』」,但在這次的歌唱大賽上,俄國傾盡全力參賽,不論是作曲、舞台設備等等都能見到他們的用心,但最後仍輸給了烏克蘭代表賈馬拉。

福爾克表示,賈馬拉用歌曲唱出的故事受到社會大眾檢視,並不是件壞事,因為藝術該終止在哪一個點,而政治又是從哪一點開始算起也是值得討論的事情。

烏俄人民互給對方高分

有趣的是,儘管烏克蘭和俄國在政治上水火不容,兩國人民卻是沒有那麼互相排斥,因為從觀眾人氣票數來看,俄國從烏克蘭觀眾這拿到 12分滿分,而烏克蘭也從俄國觀眾拿到了 10分。


編註:對相關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Russian officials bash Ukraine's 'political' Eurovision win
02 Opinion: Is Eurovision strictly apolitical? Think again!
03 Crimean Tatars Celebrate Ukraine’s Eurovision Win
04 Anger in Moscow, joy in Kiev, after Ukraine's Eurovision triumph

延伸閱讀:《入俄後一年 克里米亞民:沒想像中美好
為什麼電影裡的壞蛋都是俄國人?
有問題的得獎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