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做的義肢小指 讓日本極道成員重獲新生

by:徽徽
81593

在電影中我們常常可以看到,想退出日本極道的成員得剁小指當作懲戒,這些沒了小指的前極道分子卻因為身上缺陷難以重返社會,義肢製作師福島由佳子決定用自己的技術,讓他們有重生的機會。

post title

圖為日本義肢製作師福島由佳子,她專門幫前極道分子做義肢小指,讓他們可以重返社會。

Photo: Costhetics

消失的小指  

當麥克(假名)在報紙廣告上看到可以做義肢小指的消息時,他還以為是場騙局,然而他還是決定預約傳單上的診所。麥克從極道世界退隱江湖後,有將近十年的時間無法過正常生活,他不見了的左手小指象徵過去的極道歲月,要是能接上義肢小指,將有助於他從日本社會對極道成員的偏見中解放,讓他可以重新開始自己的人生。

麥克說:「我當時不確定這樣做有沒有用,但我真的很想在跟人碰面時,可以不用擔心他們是怎麼想我的。」

麥克剛滿 20歲就加入了極道組織,那時他被極道生活的形象和名利深深吸引,根本不太了解真實的極道人生。過了三年,麥克想要退出組織,所以他請朋友幫忙把他的左手小指切下,算是對退出組織的贖罪。麥克提到切下小指時不會痛,這可能跟腎上腺素有關。

post title

在日本極道組織中,剁小指是一種懲罰儀式。

Photo: Rdzaniespi - tatuaż w kulturze

賭輸還不了錢  只好剁小指

「剁小指」做為贖罪的儀式,可以回溯到 1700年,當時賭客如果賭輸還不了錢,可以剁下自己的小指償債,而左手小指不見會大大影響人們握劍的能力,削弱了對方成為敵人的可能。

20世紀,極道組織把這一套搬到組織內,當低階成員違反嚴格的組織規定,要受到高階成員的處罰時,他們會拿刀剁掉左手小指上繳。

45%極道分子都被剁過

1993年,一份政府調查報告中發現,有 45%的極道成員都有被剁過手指,且至少有 15%還被剁過兩次。通常被剁下來的小指會被用布包起來,當作悔改的象徵交給老大,一旦不斷違法,成員的手指會被一根根剁掉,嚴重違規者還可能被殺死。

post title

沒了小指的前極道成員,想再逃離社會異樣的眼光有困難。圖為一名小指被剁掉的前極道組織成員。

Photo: Muso Shugyo Ryu

凋零的極道組織

近年來,日本政府嚴格地鎮壓極道組織,組織人數也不斷下降,剁小指儀式發生的次數自然也下降,但那些小指被剁掉的前極道成員,卻在日本社會的異樣眼光下難以生存,義肢小指可以幫忙他們重返社會。

為了別人的眼光

前極道成員麥克說:「我想要工作還有回到正常的生活,我知道如果我沒有小指會被人另眼看待,也沒辦法回到正常生活。」

負責製作義肢小指的福島友佳子(音譯,Yukako Fukushima)說:「你如果在意外中失去手指,社會會同情你,但如果你把自己的手指剁掉,這是你自己的決定,沒人會可憐你。最後,前極道成員來到我的診所,為了別人的眼光穿戴義肢小指,而在意外中失去手指的人卻是為了自己穿戴義肢。」

post title

日本極道組織在政府的大力鎮壓下逐漸凋零,連帶成員人數也下降。

Photo: Yakuza Mafia

生於極道的地盤

生於大阪的福島友佳子,出生的地方剛好就是日本最大極道組織──山口組的地盤。福島友佳子說:「他們曾在我住的地方附近,對某人的房子丟爆裂物。」

福島友佳子靠著大量自學一步步精進自己的技術,發揮藝術和雕塑的長才,她說:「我真的不是那麼聰明,我只不過靠著那股看到有人需要幫忙的衝動。」於是,她輾轉在各大診所提供製作義肢的服務,目前落腳在川村義肢株式會社中工作。

前提:當事人得離開極道組織

2014年,福島友佳子得到日本內閣府男女共同參畫局頒布的女子挑戰獎,這個獎是為了感謝她持續幫助前極道成員重返社會,然而,自從她獲獎的消息傳開,她受到輿論和家人的不諒解,認為她是在幫忙極道分子。

但是,福島友佳子表示,要她幫前極道分子做義肢有幾個條件,首先就是他們必須離開極道組織。她說:「我需要他們離開組織的證明,我也不會接受想要插隊的人給的多餘金錢」、「有極道分子抱怨他們不喜歡新手指,但我不會理會他們的威脅,就算他們來這裡開始亂丟家具也一樣。幸運的是,這樣的情形不常發生,警察也會幫忙我。」

圖為另一名義肢製造師林信多郎製作的手指成品。

Photo: Pink melancholia
post title

在為前極道成員裝義肢小指時,感覺就像為原子筆蓋筆蓋一樣。

Photo: Lieutenant Thomas Dodge and Sc

一根小指五萬多

過去十年來,義肢製造師福島友佳子為前極道成員做出了上百根假小指,通常一根要價 18萬日圓(折台幣約 54,576元),但她會給經濟不佳的前極道成員打折。

安裝就像蓋筆蓋

目前,福島友佳子做的義肢指頭有大約 20種顏色,她可以調出超過 1,000種膚色,讓義肢就像當事人自己的手指一樣,每根手指上的指紋、曲度、指甲和靜脈也都用矽膠重現。每根義肢小指可以撐 5-10年,安裝在當事人失去小指的部位就像幫原子筆蓋上筆蓋一樣。

為了第二次機會

雖然義肢小指沒辦法保證前極道分子會不會浪子回頭,但福島友佳子收到了很多感謝信,讓她相信自己做出的小指真的有貢獻。她說:「我聽到有人結了婚,有小孩或是找到工作,其他人跟我說他們重回正道,為了自己多年來加諸在父母身上的痛苦道歉。」

「有的人跟我說他們很開心還活著,雖然有時他們會希望自己死了,當我聽到這樣的故事,這會激勵我繼續工作。我不是為了極道組織才這麼做,我這麼做是為了想要第二次機會、成為小孩好榜樣的人而做。」


編註:對原文完整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Lady Finger: She helps former gangsters return to normal lives with fake digits
02 The Woman Who Makes Prosthetic Pinkies for Ex-Yakuza Members 
03 Meet the woman who makes fake fingers for Japan's reformed gangsters

延伸閱讀:《日本極道組織逐漸凋零
生活進階了! 英國出現第一位智慧型義肢使用人
揭密日本屍體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