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0年前羅馬帝國是怎麼崩壞的?記者:沒處理好難民議題

by:阿咖
16489

只要一點同理心和耐性,許多災難性的社會事件或許都可以避免,這樣的心態在難民湧入歐洲的此時,似乎更顯得關鍵,近日國際女星安潔莉娜裘莉以及關注藝術人文與傳播的記者都談到,社會大眾必須放開心胸包容他者,這才是讓人類免於災難的辦法。

post title

聯合國特使安潔莉娜裘莉與伊拉克境內的難民們開心握手。

路透社

裘莉訪問難民

16號時,國際女星安潔莉娜裘莉(Angelina Jolie Pitt)拜訪了希臘比雷埃夫斯港(Piraeus)的難民收容區,身為聯合國特使的她再度向國際社會發聲,希望各國不要因為政治考量袖手旁觀,歐洲正面臨二戰以來最嚴重的人道危機,沒有國家該置身事外。

當被問到美國總統候選人川普(Donald Trump)針對移民和穆斯林的攻擊性發言時,裘莉表示美國是建立在人民渴望自由的基石上,尤其是對宗教自由的渴望。

她也談到,許多人見到大量湧入家園的難民感到憤怒,也漸漸對政府感到失望,這給了錯誤的意識形態崛起的機會,她說:「許多國家為了保護自己人民,不顧做出的決策會給鄰人帶來怎麼樣的犧牲,同時也忘了自身對國際社會的責任。」

裘莉:當鄰人的家失火時,關上門的你也不可能幸免於難。所謂力量,來自我們無所畏懼的心。

「這個星球上的每個人都享有同等人權」

這位好萊塢女星向世人呼籲,要用更寬容的心來對待難民,因為「這個星球上的每個人都享有同等的人權。沒有人能置身事外:不論是聯合國秘書長、各國政府、每一個人都責無旁貸。我們所處的時代將因我們成功(面對難民危機)與否而被後世定義」。

post title

16號當天來到希臘探視難民的裘莉對一旁歡呼的民眾舉手打招呼。

路透社
post title

安潔莉娜裘莉多年來為人權、兒童福利和難民議題奔走,她在 2001年捐給聯合國難民署 100萬美元來幫助阿富汗難民,同年,她被任命為難民署親善大使。

路透社

數千年前 讓人類終結的那一戰

除了裘莉強調包容難民外,關注人文藝術發展的馬雷里(Annalisa Merelli)也在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上發表了她的看法,她認為現今我們面對的難民危機其實在數千年前就已經發生過,而那時無力處理的帝國只能面臨崩解消亡的命運。

馬雷里:「公元 378年8月3日,羅馬帝國統治的瑟雷斯,也就是現今土耳其愛第尼一帶發生了阿德里安堡戰役(Battle of Adrianople),當時這場戰役被拉丁教父安波羅修(Saint Ambrose)稱為『人類終結,世界末日』」。

帝國毀滅開端

安波羅修會有這樣的感嘆,在於 1,700年前這場戰役的死傷數極度龐大,大約有 2/3的羅馬帝國士兵戰死,帶隊的羅馬皇帝也慘遭燒死,許多人更將此役視為西羅馬帝國滅亡的開端,而阿德里安堡戰役還沒開始前,羅馬帝國統治的疆域廣達 230萬平方英里,人口數超過 5,500萬人。

post title

匈人四處掠奪,對許多民族形成壓力。上圖是畫家所繪的匈人入侵羅馬人村落景象。

Photo: wikicommons

沒處理好難民危機的羅馬帝國

是什麼引爆了這場羅馬帝國史上最關鍵的戰爭?原因讓後世的史學家們爭論不休,而馬雷里指出歸根究柢,讓帝國毀滅的原因是一場沒有妥善處置的「難民危機」。

馬雷里:「阿德里安堡戰役發生前兩年,當時住在東歐一帶的歌德人(Goths)受到匈人(Huns)逼迫,不得不開始往羅馬帝國的東部領土逃難,知名古羅馬歷史學者馬爾切利努斯(Ammianus Marcellinus)曾描述了當時的情況:『匈人,一群無人可擋的民族,如同一陣旋風般移動,他們就像是從地球上最幽微的深處竄出來一樣,所有擋在他們面前的事物都遭到掠奪和毀壞。』

當時,歌德人面對大舉入侵的匈人只得逃難,就如同現在的敘利亞人一樣。」

大量的人在途中溺死,因為船隻不夠,許多人必須游泳渡河

「一開始,帶領歌德人遷入羅馬帝國的費列德根(Fritigern)向時任東邊皇帝的瓦倫斯(Flavius Julius Valens Augustus)提出許多好處,例如替羅馬帝國開墾領土,同時成為帝國的士兵,費列德根也改信基督教表達友好。

之後,歌德人大舉遷入羅馬帝國,當時的情景與現在難民湧入歐洲的態勢相去不遠,史學家馬爾切利努斯描述道:『所有歌德人前仆後繼地湧入,他們越過河川,日以繼夜不停息,成群結隊搭上船隻和木筏,有的人甚至是用挖空的樹幹來渡過水面,然而大量的人在途中溺死,因為船隻不夠,許多人必須游泳渡河,但他們不論怎麼努力都抵擋不了湍急的河水。』

湧入羅馬帝國的歌德人難以估算,曾有人估計是 20萬人,但當時的羅馬帝國官員表示想要清楚估算是做不到的事。」

post title

許多中東難民冒著生命危險渡海,近期獲獎受肯定的路透社以照片記錄下這趟艱辛的旅程。上圖可見一名難民父親正努力讓自己和孩子在救生用的充氣筏上保持平衡。記者馬雷里認為現在的歐洲和千年前的羅馬帝國一樣,正面對不斷湧入的其他民族。

路透社
post title

與難民小朋友牽手前行的裘莉。

路透社

一開始的日子都很美好

馬雷里:「一般來說,羅馬人對『外來蠻族』的處理態度相當專制,卻也相當地有遠見,他們不管外來民族甘願與否就把人送到需要開墾的地方,但同時也會專心在『歸化夷族』這件事情上,例如將外來民族的後代晉升到高階軍職或官職上,藉此讓蠻族成為羅馬人。換句話說,羅馬帝國免於己身不被其他民族侵襲的關鍵就在於:讓外來民族進入帝國,並將其轉化成羅馬人的一份子。」

歌德人受欺凌開始起義

「然而,隨著時間推演,管理歌德人區域的羅馬官員出現貪汙腐敗的情況,許多飢餓的歌德人必須向羅馬人買狗肉果腹,馬爾切利努斯寫道:『我們羅馬人的災難,肇因於背叛和貪婪』,就這樣遭受不公對待的歌德人開始反抗羅馬人,在關鍵的阿德里安堡戰役發生前,歌德人抗爭事件發生了數次。」

馬雷里:歌德人從一開始想要成為羅馬社會一份子,轉變成想要毀了整個羅馬帝國。

對話包容 不再重蹈覆轍

「如今,湧入歐洲的難民並沒有揭竿起義對抗歐洲人,歐洲也不是當年的羅馬帝國,但前人的事件可以看出難民也是這個世界的一份子,我們對待難民的方式可以分成兩種:對話包容或排斥冷漠,後者在千年前已引發致命災難。」


編註:對相關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Angelina Jolie Pitt calls for generosity towards refugees
02 1,700 years ago, the mismanagement of a migrant crisis cost Rome its empire

延伸閱讀:《人類為什麼要戰爭?
民主就是對的路?
為什麼要當追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