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膠囊旅館「First Cabin」體驗:住得舒服的先決條件是寧可自己不便的心態

by:阿咖
19553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U-ACG文/ UACG ed. 

隨著廉價航空的普及和各種促銷方案,前往日本已經變得易如反掌,有時候促銷的機票還比高鐵便宜,相信大家也都感覺到似乎無時無刻隨時都有朋友在日本旅遊打卡。但相對於便宜的機票,旅館住宿的反而成為最大的負擔。不少朋友會選擇全國連鎖型的商務旅館(如東橫、 Super Hotel 等)、民宿或是漫畫咖啡廳等,這一情況隨著 2020 東京奧運的舉辦而抵達高峰。

post title
合作廠商

筆者因為講學和工作關係,最近平均一個月會前往日本一次,大多有對口單位安排住宿,不過有時候想要多留幾天就需自己處理,這次最後一天跑去住了號稱五星級的膠囊旅館「First Cabin」。顧名思義,這家膠囊旅館最初是以飛機艙等為發想的旅館,隨著知名度打開成為連鎖型旅館,目前包含東京(包含羽田機場、秋葉原、愛宕山、築地、赤坂)、大阪(御堂筋難波)、京都(京都烏丸)和福岡(博多)均有設店。

位置基本上都十分良好,根據地點有些分店配置有廣大的交誼廳和會談室,有些則較為狹小,但基本上全部都配置大浴場、獨立淋浴間和廁所,另由於房間僅有簾幕遮掩且無法上鎖,故為了確保女性顧客安全,男女區域獨立且無法溝通。房型分為「商務艙」和「頭等艙」。商務艙就是一般的膠囊旅館,室內空間約 2.5 平方公尺,而頭等艙就是多了一個放行李、站立的空間和小桌子,室內空間約 4.4 平方公尺。

post title
合作廠商

收費方式分為兩種:「短時間的休息」和「過夜住宿」兩種。休息以小時計算收費,一小時約在 800-1000日幣左右,每次最少需使用兩個小時,晚上時段則僅限住宿。每間分店的時間帶設定略有不同,但大約來說是晚上五點至隔天上午十點為住宿時段,另外羽田機場分店因為方便過境和出國旅客,有額外的 3 小時單位休息行程、巴士電車提醒與計程車招呼服務。過夜的住宿價格頭等艙大約是 6000 日幣,而商務艙的價格是 5000 日幣左右。

post title

頭等艙的房間配置,除了床以外,旁邊還有一個小桌子和空間。

合作廠商
post title

商務艙就是一個標準的床空間,旁邊有檯燈和小型隱藏式置物櫃,電視在後方壁掛,大件行李需寄放在櫃臺處

合作廠商
post title
合作廠商
post title
合作廠商
post title
合作廠商
post title

都配置大浴場、獨立淋浴間、按摩椅等設備,基本上和一般的有大浴場的旅館相同。毛巾直接放置在房間內,其他的盥洗用具可於櫃臺拿取。

合作廠商
post title
合作廠商

關於膠囊旅館住得舒服這件事

筆者過去也住過類似的膠囊旅館,我覺得這種集體密集空間居住的壓迫感十分嚇人,所以雖然價格較為低廉,但其實並沒有很常住。不過「First Cabin」房間設計刻意挑高,至少以我的身高站在床上時,還可以全身站直無須彎曲駝背,相信一般朋友或是女性更沒有問題可以完全伸展,這讓人比較沒有「好像在睡棺材」,天花板緊緊靠在頭上的壓迫氣氛。

不過老話一句,我認為膠囊旅館這種居住形式要能夠住得愉快,必然需要建立在「寧可造成自己不便,也不要影響他人」的先決心態上,而這種心態恰好就是日本的大和群體心理。在膠囊旅館中禁止使用手機與飲食,看電視或聽音樂都需要使用耳機,連充電都需要使用指定的轉接頭(這兩者都可以在櫃臺借取)。我想經常去過日本的朋友應該有注意到,

post title
合作廠商

日本的火車便當文化如此興盛,每個車站每個地點都有各式各樣、五花八門的鐵路便當。但絕大多數的車站便當全都是冷的。你想要伴隨著新幹線的奔馳快感、享受窗外美景,嘴巴吃一頓熱騰騰的飯菜都不可得。理由很簡單,熱的飯菜會散發出味道,很容易影響到旁邊的乘客,就像在密閉空間內吃味道很重的食物一般,所以寧可犧牲自己吃冷掉的飯菜,造成自己的不便,也不要影響到其他乘客。在日文中「迷惑」和「遠慮」是兩個很有趣的詞彙。表面上的意思解釋都是客氣的勸誘,請你多考慮一下不要做這種事,但實際上就是:這件事很丟臉,會讓人冷眼看你,你千萬不能做。

大家或許也看過「集體行動」這種表演,所有人完全如機械般的整齊劃一行動來表演許多穿梭交叉的高難度動作。這種表演要花多少時間練習姑且不論,但更重要的是需要有一種心態:我必須不要造成大家的困擾,我只能是一個安分的螺絲,規律地在自己的位置上努力不懈的轉動,無需要有什麼個人行為,自由意識,這樣才能成就群體的榮耀、維持團體的和諧。

也因為如此,大家可以一起洗澡,一起進食。為什麼膠囊旅館要禁止講手機和飲食,因為你的聲音和味道都會影響到其他人。膠囊旅館得以安靜無聲地讓上百人擠在同一間小空間內休息睡眠,這必需要有高度的共識,說好聽點就是「公德心」,說難聽一點就是害怕特立獨行被人指指點點注意的「羞恥心」。

你不覺得在日本,只要看到那種穿著彩度很高、鮮豔明亮(什麼紫色、亮綠色、鮮黃色之類的),馬上就能讓人一眼注意到的氣泡棉外套幾乎都是我們同胞呢?因為日本人都穿著相似的深黑色西裝或套裝,隱藏自己在偌大的人群之中,而這也解釋了為何動漫文化中的角色服裝如此對比明顯。這是一種民族文化性格,我們未必需要模仿,也學不來的,不過也敗這種民族文化所賜,我睡得很好。

post title
合作廠商

 關於價錢的部分和羽田交通的問題

首先,這樣的價錢是否划算,以頭等艙一晚 6000 來計算,其實大概只比最廉價的商務連鎖旅館沒有差太多,或者少一千多日幣,如果還可以接受沒有個人獨立浴室,男女分層的雅房形式商務旅館(如丸忠 Hotel),那「First Cabin」的價格似乎沒有太大的競爭力。不過由於所有的「First Cabin」的位置都相對理想(舉例而言,雖然東橫號稱便宜又有超過兩百家飯店,但以東京都為例,真正在山手線上步行輕鬆可到的其實沒幾家)而且「First Cabin」的主要賣點是那些宴會或二次會喝太晚,終電結束後無法回家的上班族而非觀光客,所以是否值得大家就請自行評估。

第二個問題就是位於羽田機場第一航廈的「First Cabin」問題。由於設置在國內線第一航廈內,所以一般使用上非常方便。但是對於我們臺灣旅客而言,尤其又是做廉價航空紅眼機票的乘客,馬上就會注意到一個問題:「深夜沒有巴士、單軌電車可以連結羽田國內線航廈和國際線航廈。」

舉例而言,你搭深夜 LLC 抵達羽田國際線航廈後,大多數的人有兩種選擇:搭深夜巴士前往都心或去附近的旅館(例如很多人推薦的台場大江戶溫泉,但沒事先預約的話要碰運氣),或是睡機場到天亮。如果你要利用膠囊旅館,你就必須叫計程車到國內線第一航廈。短短兩個航廈間的移動,深夜的計程車費用大概需要 2000 日幣;同樣地,當你要搭清晨的羽田飛機回臺灣時,假設你先住了 First Cabin ,同樣面對要如何從第一航廈抵達國際線航廈的問題,這點請務必多加考慮。

總之,祝福大家有一個愉快的旅程。歡迎和我在日本相遇相認,我非常樂意和您一起去逛街當阿宅XD


延伸閱讀:《日本江戶時代就愛用這圖 東京奧運新版Logo出爐
如何在恐攻環伺下安全旅行
新型飛機減輕你的「時差」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