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警殺黑人該不該直播?

by:徽徽
10892

最近,越來越多人利用Facebook直播自己的生活,但是直播也帶出了新的倫理問題,上周的美警殺黑人事件再次把問題丟給大眾:到底該不該直播這類暴力事件?

post title

一名民眾正在用Facebook現場直播雷諾茲的記者會,她的男友卡斯蒂爾在上周被美警射殺身亡,事件經過全部透過直播傳送到全世界,將近上百萬人目睹了卡斯蒂爾的死亡。

路透社

眼睜睜看著生命消逝

近年來,美國黑白種族問題越滾越大,許多無辜的黑人死在白人警察的手上,然而不管是民眾上街抗議還是外界的分析,受害者總是跟大眾隔一層紗。上周,一則臉書直播讓全球看到受害者真正的樣貌,也看到一條生命如何消逝在眼前。

一起看著悲劇發生

上周三(6)晚間,雷諾茲(Diamond Reynolds)和她的男友卡斯蒂爾(Philando Castile)在美國明尼蘇達州被警察攔下,警方要求查看卡斯蒂爾的證件,當卡斯蒂爾在找身上的皮夾時,警方要求他不要動,正當他要把手舉起來時,警方朝他的手臂開槍,手無寸鐵的雷諾茲在Facebook上直播了男友血流不止的狀況,線上有將近 300萬人跟著她一起看著悲劇發生,大家透過直播目睹了卡斯蒂爾的死亡。

post title

圖為雷諾茲,她希望藉由美警殺人的暴力事件,讓外界關注美國暗藏的種族歧視。

路透社
post title

民眾高舉著為卡斯蒂爾尋求正義的牌子,站在警局外抗議。

路透社

唯一的求救方式

《連線雜誌》的報導中寫到,對卡斯蒂爾來說,「社群媒體是唯一的911求救電話」。許多受到警察槍擊的被害人沒有高層可找,在這樣的情況裡,警察是目擊者、加害人和急救人員,受害者很難平反,但隨著社群媒體的出現,人們可以用手機直播或記錄發生在眼前的暴力事件,雷諾茲的手機直播不單單是紀錄,還是血淋淋地求救,希望大眾可以支持她。

讓人們當法官

雷諾茲說:「我想要把這件事(美警殺人)放上Facebook讓它廣為傳播,如此一來人們可以看到,我想讓人們來決定誰對誰錯,我想要人們在這裡見證。」

直播真的有用嗎?

然而,直播受害者的死亡真的對事件有幫助嗎?社群媒體除了讓受害者感受到四面八方的同情與哀悼外,能發揮什麼功用嗎?

post title

接連的美警殺人案讓憤怒的民眾再次為黑人街頭走上街頭,各大城市都可以看到抗議警察殺人的示威遊行。

路透社

案發現場全都錄

在卡斯蒂爾過世的前一天,在路易斯安那州路邊賣CD的黑人史德林(Alton Sterling)被警方射殺,事件經過被路旁的民眾用手機錄了下來。7號這天,一名黑人狙擊手在德州達拉斯市為了報仇射殺了 5名警察,這也是繼 911恐怖攻擊後,美國執法史上最黑暗的一天。同樣的,槍聲大作的案發現場一樣被目擊者在Facebook上直播。

但是,就算有影像紀錄,仍然無法根除存在美國司法體系中的種族歧視,光今年已經有 571人被美警殺死

科技無法消滅種族主義

長期關注種族議題的碧昂卡(Marcie Bianco)博士表示:「科技無法根除種族主義,也無法達到真正的正義,認為(科技做得到)只會讓問題變得更糟。」

雖然影像很重要...

黑人民權人士史密斯(Mychal Denzel Smith)提到了影像紀錄的矛盾:「在記錄這種暴力上,影像很重要,但要改變暴力卻不夠。黑人社群長久以來都知道警察是怎麼對黑人的,所以(美警殺黑人事件)對我們來說不是新聞...而且即使對同情該事件的白人來說,影像做到的只是再次重申事件和他們生活經驗的距離。」

史密斯說:只要抱有同情心的白人覺得他們的責任不過就是看看影片,那麼情況就不會改變。

post title

對弱勢族群來說,直播的方便性讓更多人可以關注不公不義的事件。

路透社

讓人一窺現場

隨然影像紀錄已經不是新鮮事,但直播卻能給人更第一手的臨場感,也可以提高事件的關注度、增進公共利益,舉例來說,六月時民主黨議員靜坐抗議國會不通過槍枝管制的相關法案時,他們就是用直播讓大家一窺國會內的現況。

水能載舟  亦能覆舟

Facebook創辦人祖克柏(Mark Zuckerberg)表示,直播可以「讓政治協商過程更透明」。但是,直播是把雙面刃,有問題的直播也讓Facebook疲於奔命,得隨時監控民眾的直播內容。

post title

7號這天,德州達拉斯市警遭黑人狙擊手槍殺,也透過直播傳送到大眾眼前,圖為事發現場。

路透社

直播更「原汁原味」

在監控影像上,直播又比預錄影像更棘手,因為當用戶在直播時,用戶的朋友會收到通知,在分享內容上也會更迅速。此外,直播的影片通常比預錄影片更「原汁原味」。

反應時間要加快

一名不願具名的Facebook工作人員表示,Facebook一開始真的非常在乎維持直播的標準,他說:「(一開始)大家對我們不需要設下新標準有共識,」也就是直播的規則和一般的影像管理規則相同,然而,「因為直播的傳播特性,每個人都覺得我們需要有更快的反應時間,工作人員要快點偵測到有問題的直播並下架。」

Facebook如何監控?

「我們需要盡快把有問題的直播下架,就算該影片仍在直播也一樣。」而一般的預錄影像工作人員有大約 24小時去檢查適不適合放在Facebook上,而Facebook本身有三種機制監控直播和預錄影像:首先,一般用戶可以檢舉影片;再來,Facebook有一整個大型團隊專門在監控;最後,Facebook本身有自動掃描系統,可以偵測不適合放上平台的內容。

post title

直播能否真的讓世界改變?對許多人來說,直播至少打造了一個更透明也更緊密的世界。民眾在德州達拉斯市緊緊相擁,一起悼念遭狙擊死亡的員警。

路透社

並非暴力就不能上傳

根據Facebook有關於暴力和影像內容的政策,帶有暴力的內容並非一定不可以出現在Facebook上,只要符合公共利益或是大眾關心的事務就行,然而如果影像純粹為了施虐的快感或是為了慶祝或美化暴力,該內容就會被撤下。Facebook希望用戶可以一起對內容負責,小心揀選上傳的內容,遇有爭議畫面可以先警告觀眾。

祖克柏: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針對雷諾茲直播美警殺人,Facebook CEO祖克柏除了致哀外,並沒有直接提到Facebook的直播政策。他說:「雖然我希望我們永遠不用再看到像雷諾茲這樣的影片,但是該直播提醒了我們聚在一起打造一個更透明、更緊密的世界很重要,也提醒了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編註:對原文完整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Social media has never been more important to black Americans than this week
02 Videos of police brutality now resemble modern-day lynchings
03Dallas, Alton Sterling, Philando Castile: should Facebook show violent videos?
04 For Philando Castile, Social Media Was the Only 911
05 Philando Castile's Death On Facebook Live Highlights Problems For Social Media Apps

延伸閱讀:《不能不管!哈佛研究:美警殺人影響大眾健康
民族熔爐? 5項數據讓你了解美國種族現況
美黑人民權運動家 遭爆原來是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