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在殺人,我們在救人」敘利亞白帽救援隊提名諾貝爾和平獎

by:徽徽
61272

在烽火連天的敘利亞,政府失能,內戰正盛,人民只能靠著自救活下去,對他們來說,戴著白色安全帽的敘利亞民防組織是他們唯一的希望。該組織又被稱為「白帽救援隊」,他們在災難現場捨身救人,偉大的奉獻精神也讓他們成為下屆諾貝爾和平獎的熱門人選。

post title

在敘利亞的災難現場,都可以看到「白帽救援隊」的身影,他們是百萬人眼中的希望,無私奉獻的精神也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

路透社

從死神手上搶回人命  

隨著敘利亞內戰邁入第五年,烽火連天的戰場上除了看到慘絕人寰的景象,也看到了人性的光輝。敘利亞民防組織(Syrian Civil Defence),又稱「白帽救援隊」(White Helmets)的他們,靠著永不放棄的勇氣,在每一個災難現場奮力救人,至今已成功從死神手上救回超過 56,000條人命。

百萬人眼中的希望  

此外,他們還協助民眾災後重建,幫忙架設電纜、保護孩童還有建築物,他們的存在是百萬人眼中的希望。

提命諾貝爾和平獎

現在,全球超過 130個組織連署提名「白帽救援隊」成為下一屆諾貝爾和平獎的候選人。

位於美國的中東機構(Middle East Institute)智庫主席齊柏林(Wendy Chamberlin)提到,白帽救援隊的隊員不顧危險,總是第一時間衝到爆炸現場拯救同胞。

他們在世上最危險的地方救人,這樣的努力令人敬佩,值得最深的尊敬。

post title

白帽救援隊的成員手拿寫著「敘利亞民防組織不是恐怖主義」、「敘利亞民防組織捨身救人」的海報,面對鏡頭。

Photo: The Syria Campaign

影片中可以看到,白帽救援隊的成員來自各行各業:學生、藥師、麵包師傅、裁縫師等,他們唯一的共通點是都有一顆想救人的心。

成員來自各行各業  藥師、畫家、工程師都在內

「白帽救援隊」成立於 2013年,他們是敘利亞當地的民防組織,成員來自各行各業:麵包師傅、裁縫師、工程師、畫家、藥師等都志願加入救人的行列,目前成員將近 3,000人,分散在阿勒坡(Aleppo)、伊德利卜省(Idlib)、拉塔基亞省(Latakia)、霍姆斯省(Homs)、德拉市(Daraa)和大馬士革這些受到內戰和伊斯蘭國(IS)攻擊的區域。

救人一命  等於拯救全人類

白帽救援隊堅守中立原則,出任務時不帶槍,他們的座右銘出自《古蘭經》中的一段話:「救人一命,等於拯救全人類。」

殺人很簡單  救人難多了

然而,白帽救援隊成員卡菲(Abdul Khafi)提到,就算他們在出任務前受過訓,這些訓練還是很難涵蓋現場狀況。其中,他提到這份工作最難的部分不是體力,而是看到眾多傷亡時對心靈的影響。

卡菲說:「殺人很簡單,救人難多了,有時壓力遠超過我們所能負荷的。」

post title

在受到桶裝炸彈攻擊的街區,白帽救援隊在濃煙中執行任務。對民眾來說,桶裝炸彈因為無差別攻擊的特性,堪稱最致命的武器。

路透社
post title

遭受猛烈空襲的阿勒坡城一片斷垣殘壁,人們的家園一夕被毀。

路透社

為了人們的信任  犧牲生命

當白帽救援隊出生入死時,有的成員為了救人犧牲了生命。

歐索姆(Ammar Aosalmo)提到,目前已經有 134名成員在出任務時喪命,他們之所以願意捨身救人,是因為他們知道自己是敘利亞民眾最後的希望。

人們信任我們,當我們看著他們的眼睛時,我們看到他們需要幫助...當阿勒坡被圍城時,人們覺得和我們在一起比較安全。

俄軍故意空襲

於是,白帽救援隊日夜不停的工作。雖然他們的救援中心很隱密,但還是常常成為轟炸機的目標。他們提到,自從去年 9月30日俄國加入空襲後,情況越來越嚴重。

歐索姆表示,俄軍故意瞄準他們:「上個月,我們四間救援中心被俄軍空襲。」歐索姆補充到,空襲是造成救援隊成員喪命的主因。

「我們試著攔截飛機信號,告訴我們的成員趕快跑,因為俄軍會再次瞄準同一地點。」

最致命的武器  桶裝炸彈  

面對俄軍空襲,白帽救援隊領導人薩利赫(Raed Al Saleh)呼籲聯合國安理會設置「禁飛區」,協助他們的救援行動。

「桶裝炸彈,有時被裝填氯氣,堪稱目前對平民最致命的武器,」薩利赫接著說:「我們沒有武裝且保持中立,成員至今已經拯救了超過 6萬人,但有太多人我們救不到,有被困在瓦礫堆中的小孩,我們聽不到他們的呼救聲。為了他們,聯合國安理會必須禁止桶裝炸彈,必要時得設置『禁飛區』。」

post title

白帽救援隊的成員在瓦礫堆中尋找生還者。在災難現場,每個方向都有人尖叫求救,讓人不知該從何救起。

路透社

一位民眾輕手輕腳地想抱起地上的孩童屍體,一旁可見空襲造成的火焰仍不斷竄出,這樣的場景已成了敘利亞民眾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路透社

血肉模糊的現場

今年 30歲的侯賽因也向記者描述爆炸現場的慘狀,他說:「一顆炸彈在市場人最多的時候爆炸,當時正好是人們出門買食物的時候。市場內動物的肉混和著人類的,我們發現了手臂、腿和頭。那天我們失去了大約 25人,有人因為炸彈的關係早已無法辨識,你無法形容他們是人。」

人生中最糟的一天

卡菲接著提到他家附近發生的空襲事件,當時一架俄國轟炸機先瞄準平民,隨後攻擊救援中心。對卡菲來說,這是他人生中最糟的一天:「離炸彈落地只有 10分鐘的時間,最後我們九人中有七人受重傷,在短短的幾分鐘內,我們的中心無法再營運。這麼快你就可以殺人。」

不知該從何救起

幾天前,卡菲跟著救援隊衝去在阿勒坡城外的災難現場,當地被超過 40顆集束炸彈攻擊。卡菲說:「在每個方向都有人尖叫求救,有時你不知道該從哪救起。」

影片中,白帽救援隊的法拉(Khaled Farah)提到他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救援任務。當時他花了好幾小時,從遭到空襲的瓦礫堆中救出了一名兩周大的男嬰,影片裡也擷取了當時的救援畫面,男嬰的哭聲對法拉來說就像天籟,這名小男嬰也被稱為「奇蹟寶寶」。

當局在殺人  我們在救人

今年 25歲的霍山(Hossam)提到,他們花了好多天想辦法把被鮮血和塵土覆蓋的屍塊找出來,他不確定自己要如何再繼續,但他說繼續救援任務很重要。

我們知道我們在救人,炸彈在破壞一切,但我們在建設一切。當局在殺人,我們在救人。

不分敵我一律救

對於白帽救援隊來說,他們不分宗教和政治立場一律救。他們曾從瓦礫堆中救出政府軍還有反政府軍,但最多的還是平民。

救援隊成員阿貝德(Abed)說:「當我在救人時,我不管他是敵人還是朋友,我關心的是那顆可能死亡的靈魂。」

看不到終點的內戰

目前,敘利亞內戰已經邁入第五年。根據聯合國的資料,當地人的平均壽命減少了 20年,超過 25萬人在內戰中死亡,超過 100萬人受傷,上百萬人流離失所,超過 400萬人以難民的身分逃往其他國家,而這場內戰還看不到盡頭。

上線時間:2016/08/18
增修時間:2016/08/19  修正錯別字


編註:對原文完整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Syria's White Helmets nominated for Nobel Peace Prize
02 SYRIA'S WHITE HELMETS SAVE CIVILIANS, SOLDIERS AND REBELS ALIKE
03 Syria’s ‘White Helmets’ Have Saved Thousands of Lives. Now, They’re Nominated for a Nobel Peace Prize.

延伸閱讀:《8大關鍵點讓你看透敘利亞內戰為何打不完
看不見未來的敘利亞
50萬人連署:我們要希臘島民得諾貝爾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