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現人民苦難 在大馬士革拍攝影片的敘利亞導演

2013年,拍攝下敘利亞城市遭到沙林毒氣攻擊影片的製作人胡薩里,決定把在敘利亞遭到攻擊的種種經驗運用在戲劇製作上,讓世人理解為什麼一場和平革命,到最後會走向兵戎相見的結果。

文章插圖

用叛軍視角講故事

來自敘利亞的導演胡薩里(Humam Husari)自費拍攝了一支短片,透過一名叛軍的視角描述大馬士革附近如何遭到化學武器攻擊,這場攻擊讓他因此失去妻小,他拒絕讓時間葬送這一切,因此決定要為了自己的城鎮拿起武器,與政府相搏。

胡薩里表示,這個故事的架構是根據真實事件改編。

文章插圖

劇情就是正在發生的事

「我們必須瞭解這些人們是怎麼被推向戰爭,怎麼成為其中一員,」30歲的胡薩里說道:「我活在我所講述的故事裡面,他們都是真實的角色。」

文章插圖

每位演員都是受害者

2013年,聯合國調查小組指出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近郊的叛軍佔領地烏塔區(Ghouta)遭受化武沙林毒氣的攻擊,約有 1,400人因此死亡。美國指控敘利亞政府發起了這次攻擊,但敘利亞政府否認美國的指控,聲稱叛軍才需要為化武攻擊負責。

對胡薩里以及演員們來說,製作這部影片總是令人傷感,卻也是個非常必要的經驗。他們每個人都不是受訓的演員,只不過是每次攻擊下的受害者,與目擊者。

文章插圖

尋找角色最困難

「最困難的事情就是在卡司的選擇還有試鏡,」胡薩里說道,為了這支 15分鐘的短片,他大約花了兩個月的時間來編寫劇本、導演與製片:「一名 70歲的男人告訴我:『我想要成為電影中的一分子,我失去了 13個親人......我希望這個世界可以理解我們正在經歷什麼。』但我只想要請他扮演一具遺體。」

文章插圖

從平凡人到戰士

「我對於這些人們如何再現他們的悲傷,如何在電影中與我相互合作感到驚艷。」胡薩里表示。

到目前為止,敘利亞內戰已經殺死數萬名平民,1,100萬敘利亞人因此流離失所——這幾乎是敘利亞國家人口數的一半——也造成了中東與歐洲地區的難民危機

在戰爭前是商學院學生以及健身教練的達馬斯基(Mohamed Demashki)在短片中扮演主角,提到就是電影裡想傳達的訊息讓他有了參與這部電影的意願:「這部影片試著告訴全世界,住在這裡的人們並不是什麼戰士、不是恐怖分子,他們只是有血有肉的平凡人,是環境將他們變成了戰士。」

文章插圖

令人難以回想的悲劇

2013年,當沙林毒氣攻擊發生時,胡薩里想都沒有想就抓著攝影機衝到了臨時搭建的醫院,當時醫院裡湧入了數千名遭到攻擊的受害者。胡薩里也隨後將這段錄像寄給了各大國際媒體。

「我在那個當下選擇錄影並不是因為我是個攝影師,而是因為錄影是當時我唯一能為受害者做的事情,」胡薩里說:「在那個時候,你什麼都感覺不到,你只會覺得震驚......然後,你開始回想起你到底目睹了什麼,回想起整起事件事如此真實、如此大規模、如此悲劇。要我重看當時所拍下的錄像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文章插圖

交戰雙方互相卸責

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曾說過,使用化武將是他們的最後底線,但在 2013年後,美國當局顯然不能為他們在敘利亞的軍事行為背書。自從敘利亞在國際的監督下將聲稱所擁有的化武全數銷毀,但雙方仍持續為後續不斷出現的芥子毒氣、氯氣或其他化武互相指責。

文章插圖

戰爭日常給予獨特經驗

與《路透社》的記者電話溝通時,可以聽到空襲警報以及戰機轟隆作響的聲音,胡薩里說他所經歷的「日常生活」讓他能夠去講述關於衝突的故事。一旦戰爭結束,他就可以拍攝電影。

「想像一下我對於那些戰機是怎麼樣的反應。對我來說已經是再平凡不過的東西,我想這對外地人來說很難理解,」胡薩里說。他認為自己也得到了能夠指導其他演員如果面臨其他一樣的狀況,應該要如何反應的經驗:「在未來,我認為我有責任透過電影和戲劇,將這些故事給傳達出去。這是每段戰爭結束後都會發生的事情。」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資源取得不易 什麼都要自己來

現在烏塔區有一部份是由叛軍所佔領,有許多地區則是被敘利亞政府與聯軍給圍城。在一個沒有食物、人力與其他補給品的地方拍攝影片是非常艱難的事情。胡薩里自己製作了打光器跟攝影機軌道,但很幸運地取得一台品質很好的攝影機。

「能在被圍困的地方找到一台你需要的超優質攝影機,聽起來真的很諷刺。」他說。

文章插圖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