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同意交出化武

邁入第3年的內戰,是否真得可以迎向第一道曙光?上週六,美國與俄國在日內瓦雙雙同意了敘利亞交出化學武器的時程表,儘管美俄認為這是一大進步,同時敘國政府還說是「一大勝利」,但對於敘利亞當地的民眾來說,彼此不信任、對人性失望、還有必須流離失所的傷痕卻難以痊癒。
文章插圖
BBC、《時代雜誌》綜合報導,上週六(14),美國和俄國在日內瓦的會議中,同意了敘利亞政府提出的清算化學武器的時程表。主管和解事務的國務部長海達(Ali Haidar)欣然接受美俄所說的時程表,認為這可以讓敘利亞從無盡的戰亂中走出,並說「謝謝我們的俄國好友,這是敘利亞的一大勝利」("It's a victory for Syria achieved thanks to our Russian friends.")
文章插圖
照片中左邊是美國國務卿克里,中間是聯合國特使Lakhdar Brahimi,右邊是俄國外交部長拉夫羅夫

有創意的評論
過去不斷否認擁有化武、也不承認曾經使用化武的敘利亞政府,國務部長一番「勝利」的評論令人摸不著頭緒,BBC記者穆爾(Jim Muir)就說「海達喝采說這是一大勝利真得很有『創意』,因為過去他們不承認有化武,也激烈地否定外界認定他們使用化武的質疑」
 
事實上,美俄雙方都已經認同了一份針對敘國化武的調查,該報告中就指出,敘利亞政府擁有1,000噸化武和導彈,分別藏在當地45個不同的地點中。


清算化武計畫
如何把致人死地的化學武器清算完成?敘利亞政府同意的時程表中,就提到他們要在一周內交出他們所有化武庫存的細節,接著,在11月以前把所有製造化武的裝備摧毀,最後,敘利亞要在2014年時把所有化武移除並銷毀。若敘國做不到這些事項,聯合國有權利出手進行處置。
 
敘利亞政府同意:
●11月以前,協助所有化武調查完成
●11月以前,把所有製造化武或是調配化武的裝備摧毀
●2014上半年前,將所有化武、製成化武的材料全數銷毀
 
文章插圖
在戶外休息的反抗軍

反抗軍不服
另方面,敘利亞的反抗軍則大表抗議,認為這份國際認可的時程表,不過是俄國想幫敘利亞總統阿薩德爭取時間的一種手段罷了;其中一支反抗軍Syrian National Coalition,就表示不應該只要求銷毀化武,應該還要讓敘利亞政府同意未來不能再用飛彈或是其他空襲武器攻擊居民們的住宅區。

美國國務卿克里(John Kerry)對敘利亞反抗軍的態度表示理解,因為就算禁止了化武,也無法阻擋政府對人民的攻擊,但他表示這份時程表在敘利亞停戰事務上是「一大進展」。
 
文章插圖
大馬士革的學校開學,小朋友們仍是如常地上課

絕不再相信鄰居
就算周末傳出了清算化武、停戰等消息,在敘利亞境內仍是可以聽到政府軍和反政府軍衝突的消息,即將邁入第3年的戰亂,撕毀了不只是家園景物,更多是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感,甚至是人性。BBC記者鮑溫(Jeremy Bowen)訪問到當地一位被鄰居攻擊的女性時,她就回覆說「絕對」不會再相信自己的鄰人。
文章插圖
攝影記者的見聞:戰爭奪去人性
《時代雜誌》得到一名匿名的攝影記者同意公開他的見聞,但礙於安危緣故,他不能透漏身分。從他的文字和照片中,可以清楚感受到戰爭對敘利亞民眾的影響已經超乎想像。
 
「那個男子被帶到廣場,他的雙眼被矇住了,我開始在一旁拍照,一張接一張。這已經是我當天紀錄的第4場處刑,我覺得好難受,有好幾次我差點要當場吐出來,但我只能強自鎮定,因為我知道身為一名攝影記者,我的責任就是要記錄下這一切。當天我已經看過阿勒坡其他3個地方的3場斷頭行刑了。
 
圍觀的人們開始鼓譟,每個人看來都很開心。我知道要是我想上前阻止的話我會被帶走,然後這場行刑還是會一樣發生。我知道我無法去改變這一切,最多也只是讓我自己處在危險中。
 
我看到一場只能用殘酷來形容的場景:一個人被用根本不該發生在人類身上的方式對待。但我想,對已經處在這樣情況下長達2年半的人們來說,戰爭已經漸漸奪去了他們原有的人性。在行刑這天,人們都沒有試著去控制他們的慾望、和憤怒等感受。要阻止他們是不可能的。
 
我不知道被處刑的男子幾歲,但他看來很年輕。他被迫雙膝跪地,一旁的反抗軍拿出一張紙並大聲唸出他犯的罪,他們全站在一旁圍住他。這名年輕男性跪在地上,雙手被綁。他無法動彈。
 
兩名反抗軍對著跪在地上的年輕男性耳邊說了些話,這名男子開始用哀求和悲痛的情緒回話,因為我不懂阿拉伯話我不知道他說了些甚麼。
 
接著,反抗軍抓著他的喉嚨,年輕的男子開始反抗,其他3、4名反抗軍也上前要固定他扭動的身體。年輕男子試圖想用他被綁住的手保護喉嚨,但反抗軍比他更強壯。他們割了他的喉嚨。他們把年輕男子的頭舉到半空中,圍觀的人們舉起槍枝揮舞慶賀。每個看到處刑的人都很開心。
 
這場在敘利亞行刑的場面,會讓你想到中古世紀,會讓你想到曾在書上看到的歷史故事。敘利亞的戰爭已經讓這片土地有了巨大轉變,這邊的人們可以在上百名歡呼的人們面前,無情的殺了一個人。
 
身為一個人,我從來不曾想過會親眼目睹這些場景。但身為攝影記者,我有照相機,我有責任。我有責任把我今天看到的這一切分享給世界,這就是為什麼我現在會寫下這些紀錄,為什麼我會拍下這些場面。我會試著把這些記憶關上,不再去想起。」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到
01 “Syria hails US-Russia deal on chemical weapons
02 “Witness to a Syrian Execution: “I Saw a Scene of Utter Cruelty

延伸閱讀:《敘利亞化武事件系列報導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