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工作六小時行不行? 瑞典政府實驗結果出爐

by:泥仔
54396

工作時間變少,真的可以提升員工的工作效率嗎?瑞典一家養老院實際施行了兩年來告訴你。

post title

瑞典人的工時固定,上下班時間也比較彈性,有需要時也可以跟老闆協調工時。

Photo: The Independent

一天只工作六小時如何呢?

2015年2月,瑞典第二大城市哥特堡(Gothenburg)在一家照護中心Svartedalen進行為期兩年的縮短工時實驗,想知道如果照護人員一天只需工作 6小時,仍實領一樣的工資會如何。

整體狀況有改善

隨著兩年的實驗即將告一段落,照護中心表示,院內整體狀況確實有所改善,不僅員工的病假率降了 10%,相對於其他照護中心,照護人員覺得自己更健康了,也願意投注更多心力在照護長者上面,像是跟他們一起進行社交活動。

氣氛更輕鬆、沒壓力

Svartedalen的館長艾克席德(Monica Axhede)去年接受《歐洲新聞台》採訪時,也表示她對縮短工時的結果很滿意。她說:「館內的氣氛更輕鬆了。我們這裡有許多人受失智症所苦,以前照護人員的壓力很大,讓整個環境變得非常緊張,但現在整體狀況平和多了。」

工作完還是有幹勁

41歲的照護助理彼得森(Lise-Lotte Pettersson)也表示:「我以前下班回到家只會覺得筋疲力盡,但現在的我變得更敏銳了,不論是面對工作或家庭都有著更多動力。」

post title

瑞典斯德哥爾摩地鐵站的牆上貼著一幅大大的海報,海報裡是在地鐵站中無家可歸的流浪漢,上面寫道:瑞典應該比這樣更好。

路透社

金錢代價不可避

不過人力縮編也帶來一定的代價,為了確保每位長者都還是能得到一定的照護,Svartedalen額外花了 126萬歐元(折台幣約 4,240萬元)聘雇另外 17名照護人員,讓整體營運成本上升了 22%。

右派政府強烈反對

由於這項實驗花費是由哥特堡市政府承擔,新上任的右派政府一開始便強烈反對這項計畫的進行。

副市長賴登(Maria Ryden)在去年 6月時也說:「如果我們讓城內 53萬勞工只工作 6個小時,卻拿一樣的薪水......你自己算算看!我們會需要更多人手,需要更多人來完成工作,我們甚至需要工作更久。」

被稱為大失敗的實驗

因此在兩年實驗結束後,市政府並沒有繼續延續實驗的打算,讓許多媒體在描述時稱呼這是場「花太多錢導致的大失敗」。

post title

支持縮減工時的議員認為,這項實驗讓整體工作狀況變得更好,因此不認為是失敗的。

Photo: Vodafone Medien

只花了預算中的一半

對此,推動縮減工時的左派議員伯爾瑪(Daniel Bernmar)駁斥失敗的說法,他提到這項實驗本來就打算在 2017年告一段落,並告訴《衛報》:「他們(媒體)只願相信經濟上的壞處遠大於縮減工時帶來的好處,但事實上,我們花的錢只有本來預計的一半。」

整體狀況變得更好

伯爾瑪也認為如何改善工作環境,創造一個可永續經營的勞力市場是重要的,在接受《歐洲新聞台》採訪時,他說:「如果從整體經濟狀況來看,我們創造了更多的工作,我們的病假率更低,甚至提升了照護品質。」

post title

工時、休假該怎麼定,總是很容易讓勞資雙方爭論不休。

Photo: Alan Cleaver

另一項計畫被延遲  沒打算列為國家政策

不過伯爾瑪提到,哥特堡市政府確實推延了另一項本來要在公部門進行的縮短工時實驗,該計畫本來預計會花上 2,100萬英鎊(折台幣約 7億905萬元)的預算。

目前瑞典政府也沒有將每日最低工時設為 6小時的打算。

法國也在爭工時

另一方面,法國也正在為工時長短進行辯論。法國自 2000年就通過每周工時 35小時的規定,而成為許多人在談論勞資議題津津樂道的事情,不過前陣子,法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費雍(François Fillon)已表示若是當選,就會把每周工時調回 39小時。

至於台灣的工時則從 2015年 5月15日開始,從原本雙周 84小時工時,縮短為單周 40工時,也是因為工時縮減,才會出現「砍7天假」的爭議。


延伸閱讀:《IKEA到底怎麼唸?【地球幫你問】瑞典日常生活篇
有錢就敢追夢了嗎?荷蘭政府實驗給你看
把養老院跟幼稚園放在一起會發生什麼事?

參考資料:
01 Sweden sees benefits of six-hour working day in trial for care workers
02 Sweden abandons six-hour workday scheme because it’s just too expensive
03 SWEDISH OLD FOLKS' HOME ABANDONS SIX-HOUR WORKDAY EXPERI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