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利維亞斑馬人 指揮交通我最行

by:徽徽
9987

在玻利維亞的拉巴斯城,尖峰時刻的大街上都可以看到斑馬人的身影,他們除了指揮交通外,也會用滑稽的舞步逗得路人哈哈大笑,帶給大家美好的一天。

post title

每當尖峰時刻,玻利維亞拉巴斯城的大街上都會出現斑馬人,他們穿梭在車陣中一邊宣導交安,一邊帶給大家歡樂。

路透社

大街上出現斑馬!

在玻利維亞的拉巴斯城(La Paz),每天尖峰時刻的大街上都可以看到一隻隻斑馬,他們用雙腳站立,在斑馬線上協助行人過馬路,幫駕駛注意來車指揮交通,有時還扮演路人的開心果,用滑稽的舞步和動作把路人逗得哈哈大笑,讓經過的人們有個美好的一天。

最美的一道風景

這一隻隻斑馬全由「斑馬人」計畫的志工扮演,他們是拉巴斯城最美的一道風景,多年來守護著這座海拔 3,829公尺高的城市。

穿梭狹窄街道  交通事故頻傳

拉巴斯城的 230萬居民大都靠走路或搭乘沒有牌照的小巴士移動,在城內狹窄的街道上穿梭,導致交通事故頻傳。而身為南美最窮國家的玻利維亞,在南美交通事故的致死率排名數一數二,和巴西糟糕的交通危險程度不相上下。

post title

海拔 3,829公尺高的拉巴斯城因為地形為盆地的關係,在交通建設上窒礙難行,也導致當地交通擁擠不堪事故頻傳。

路透社

向哥倫比亞取經

為了改善拉巴斯城的交通,當局決定向哥倫比亞取經。

用插圖嘲笑犯規者  交通致死率降低50%

1990年代,時任哥倫比亞首都波哥大市長的馬可斯(Antanas Mockus)派人在街上發放傳單,傳單上畫有嘲笑和羞辱不守規矩用路人的插圖。身為一名哲學家和數學家的馬可斯認為,與其開罰好面子的哥倫比亞人,還不如用羞辱來得有效。

交通致死率降低50%

在馬可斯的任期中,這個計畫讓波哥大的交通致死率降低了 50%,可謂成效卓著。

與其嘲笑  不如散發正能量

2001年,當時在拉巴斯政府中工作的古魯斯(Pablo Groux)和馬可斯見了面,被他的政策激發出了「斑馬人」計畫的靈感。和馬可斯的計畫不同,古魯斯希望讓斑馬人用活潑可愛的方式,正面鼓勵用路人遵守交通規則。

規模越來越大  超過200位斑馬人

不久後,斑馬人計畫正式開跑,當時只有 24名志工加入,目前規模已經超過 200位志工,他們也成了拉巴斯城公民文化的一部分。

post title

當局特別開放弱勢青少年來申請擔任斑馬人,讓這份工作成為他們轉職的跳板。

路透社

如何成為斑馬人?

而要成為一隻合格的拉巴斯斑馬可不容易,當局特別開放弱勢青少年申請,他們得經過兩個月的訓練,了解如何有效地在車陣中穿梭,避免交通事故發生的同時也能帶給大家歡樂。

學校、醫院、電視都看得到

不只如此,這些斑馬人也會出現在學校、醫院、街頭遊行和電視上,推廣各式各樣的環保和社會議題,像是資源回收、水資源保護以及反對霸凌。

鼓勵弱勢青少年

為了感謝斑馬人的付出,當局除了會支付這些弱勢青少年工資,也會提供他們免費健保和就業諮詢,幫助他們找到更棒的工作。不過,如果一般人真的很想體驗斑馬人的生活,也可以參加當局舉辦的「一日斑馬人」活動,當個一天斑馬人。

post title

一名斑馬人攙扶著路人走在街上。雖然斑馬人可以發揮一定效用,讓用路人更了解交通規則,但城市的基礎建設本身也很重要。

路透社

捍衛城市中的人性

無論是行人還是駕駛,都因為斑馬人的出現更注意交通安全,他們也因為斑馬人散發的歡樂氣氛而有好心情。

先前曾幫忙張羅斑馬人計畫的佩瑞多(Kathia Salazar Peredo)說:「他們雖然打扮成斑馬,但他們真正要捍衛的是城市中的人性。」

代表愛與善良  不能沒有斑馬人

「老實說,我無法想像這座城市沒有斑馬人的存在,」在拉巴斯城出生和工作的律師貝慕達茲(Alvaro Bermudez)每天上班的時候都會碰到斑馬人:「斑馬人代表愛、善良和尊重,他們是我們玻利維亞人努力的一切。」

行人佩瑞德斯(José Chuquimia Paredes)說:「他們做的事很棒,幫了老人和小孩一個大忙。」

不能只靠斑馬人  還得多設紅綠燈

然而,創造一個安全的交通環境不能只靠斑馬人,還得仰賴公民教育,一切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另一名路人德加多(Waldo Delgado)表示:「城市內沒有很多紅綠燈,人們在過馬路時很危險。」

post title

一名斑馬人小心翼翼地攙扶著視障朋友過馬路,用自己的雙眼幫忙注意兩旁來車。

路透社

成為斑馬人  改變我一生

被交付重責大任的斑馬人,在指揮交通的同時也改變了自己的生命。

成為斑馬人的18歲少年克斯比(Angel Quispe)說:「我過去非常害羞,現在我已經變得比較友善了,斑馬人計畫幫助了很多年輕人,如果我們走上歧路,我們會知道。」

克斯比也提到,身為一名專業斑馬人,日子也不是都充滿歡樂:「有的駕駛會朝我們大吼,但是當你看到小朋友有多快樂後,這一切都值得了。」

被撞死的斑馬人

然而,2014年一名 17歲扮演斑馬人的少女在服務時被撞死,肇事者是一名酒駕的卡車司機,這也是斑馬人計畫上路以來第一起死亡案例,當時各界紛紛討論要不要把斑馬人從馬路上移到教室、公園或其他公共場所。

雖然傷心  但會繼續做

負責斑馬人計畫,被稱為「斑馬之母」的莎拉札(Kathia Salazar)表示,斑馬人會繼續出現在大街上:「(少女的死)對許多人來說真的很傷心,斑馬人們都非常難過和沮喪,但我們身為一個團隊和一個大家庭會一起合作。」

post title

圖為拉巴斯城一景。拉巴斯城的斑馬人已經成了當地文化的一部分,吸引外國城市來取經。

Photo: David Almeida

外國城市來取經

雖然斑馬人計畫在 2014年發生意外,但當局仍照常推行該計畫,接下來不只侷限在拉巴斯城,還要推行到國內的其他城市和國外。

榮獲城市創新獎

德國波昂和西班牙馬德里對斑馬人計畫很感興趣,希望可以將這個計畫搬到國內施行。而在地球另一端的中國,2016年12月也把廣州國際城市創新獎頒給了玻利維亞的拉巴斯,讚揚拉巴斯的斑馬人計畫貼近市民,成功改善當地的交通,並且讓斑馬人成為市民文化的象徵。


延伸閱讀:《11個世界各國的特殊職業
用駕照換特價拉麵 日本減少高齡駕駛有一套
別讓車子太安靜 美要杜絕馬路「無聲殺手」

參考資料:
01 Big in Bolivia: Zebras in the Streets
02 Zebra-suited urbanists of Bolivia undeterred by hit-and-run death
03 La Paz's beloved zebra crossing guards endure — here's what it's like to be one for a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