綁架、折磨、殺害 車臣同志遭大規模迫害

by:泥仔
17756

本月 1號,俄國報紙《新報》報導車臣共和國政府大規模拘禁境內的男同志,這些人在拘留所內遭受毆打甚至被殺害。在昨日,調查此事的聯合國專家也證實了報告中所指控的一切。

post title

最近車臣傳出大量男同志遭到逮捕拘禁的消息,俄國人權組織、聯合國也從多方管道證實了這件事。

路透社

前所未有的男同志拘捕行動

昨日(13),五名研究性向、非人道對待、言論自由、法外制裁、武斷拘禁的專家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發表聲明,譴責車臣政府這陣子以前所未有的規模拘捕境內男同志,表示車臣人「正活在一個充滿地方政府煽動仇恨言論的恐懼氛圍中」。

要求釋放被拘禁者  要迫害者出面

他們除了要求車臣政府立刻釋放被拘禁的人們,也要求迫害者必須出面為此負責,強調沒有任何人應該因為性向或性別受到歧視或暴力對待。

post title

圖中紅框處即為位在俄國邊境的車臣共和國,車臣共和國是俄羅斯聯邦轄下的自治共和區。

地球圖輯隊
post title

2014年 7月,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Stockholm)的人們手持俄國國旗和彩虹旗,高聲唱著俄國國歌,表達對同志族群的支持。

路透社

通通被關在非官方拘留中心

事件源於俄國報紙《新報》(Novaya Gazeta)在本月 1號刊登的調查報導。報導指出,車臣政府近日正大規模搜捕男同志或可能是同志的人,並把他們拘禁在距離車臣共和國首府格羅茲尼(Grozny)20公里遠的非官方拘留中心。

已經有 3人被殺

《新報》提到,他們有明確的證據指出已經有 3名遭拘禁者被殺,也相信實際死亡人數可能更高,文章寫到:「在車臣,(政府)下達的命令是要『預防性掃蕩』,但這已經跟謀殺沒兩樣。」

同志社群人人自危

報導中也指出,現在住在車臣的男同志無不人人自危,有些人正在刪除自己的網路帳號,有些人已經開始想辦法逃離車臣。

經歷身體或言語上的虐待

隸屬俄國LGBT網絡(Russian LGBT Network)的社運分子波玻列茲凱雅(Natalia Poplevskaya)現在正積極救援住在車臣的同志,她表示自己的消息來源能夠證實《新報》的報導,並說:「這些被逮捕的男子會受到身體和言語上的虐待,折磨方式包括電擊、毆打、羞辱。」

他們被迫交出其他男同志的資訊,還被威脅要公布性向,而這麼做會讓他們處在「榮譽處決」的風險裡。

社運分子 波玻列茲凱雅
post title

在2012年 4月,一名示威者手上拿著「恐同是非法的」的標語在聖彼得堡抗議。國際危機組織北高加索的計畫負責人向《莫斯科時報》指出,他擔心《新報》報導的情況只是冰山一角。

路透社

每間牢房收容超過 30人

波玻列茲凱雅表示,所有受害者均能向她指證這個「非官方拘留中心」就是車臣政府的前軍事用地,而且每間單人牢房都收容超過 30個人。不過波玻列茲凱雅強調這不是同志的集中營,也拒絕在媒體場合上這麼說。此外,她正積極尋求俄國政府官員的協助,但幾乎沒有下文。

近代史上前所未見

協助籌辦緊急接洽中心的同志維權人士科切特科夫(Igor Kochetkov)說道:「我們現在談的是對男同志的大規模追捕,有數百人遭到當局綁架。這不僅在俄國是前所未見,恐怕在近代歷史上也是如此。」

post title

圖為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左)和立場親俄的車臣領導人卡狄羅夫(Ramzan Kadyrov,右)。

路透社

駁回報導  稱國內沒同志

車臣共和國是俄羅斯聯邦下的自治共和國,車臣在經過 1990年代和 2000年代兩次獨立衝突後,現在由親俄的卡狄羅夫(Ramzan Kadyrov)掌權,過去卡狄羅夫一些違反人權的行動也曾招致批評。

對於《新報》的報導,車臣領導者的發言人卡里莫夫(Alvi Karimov)說這些指控都在「說謊」,並暗示車臣境內根本沒有同志,他說:「你沒辦法逮捕或鎮壓共和國內不存在的人。」

「如果車臣真的存在這種人,法律單位也不用擔心他們,因為他們的親戚會把這些人送到再也無法回來的地方。」

克里姆林宮:這是執法問題

克里姆林宮發言人培斯科夫(Dmitry Peskov)在本月 3號則說,他們無法證實報導的指控,但無論如何,這都是執法上的問題,而不在克里姆林宮的政治議程上。

post title

2013年 1月在俄國首都莫斯科街頭,同志維權人士以相互接吻的方式表達對同志族群的支持。《新報》指出,目前他們確定被拘留者包含數名具影響力的穆斯林教士,還有兩位知名的車臣電視台主持人。

路透社

被約出來  然後被逮捕

亞當(Adam,化名)現在已經逃離車臣,他提到當時一名同志友人語氣平靜地把他約出來,結果卻讓他在約定地點被 6個人帶走。

睡得少、一直被打

亞當在拘留中心碰到數十名跟他一樣的人,並遭受著社運分子波玻列茲凱雅所提到的種種虐待,他說:「他們在早上五點叫我們起床,到凌晨一點才讓我們入睡。不同的人輪流打我們。有一次他們帶來另一群囚犯,這些囚犯被告知我們是同志,然後被命令毆打我們。」

被釋放後就逃走了

在超過 10天後,亞當才被釋放,他回憶逮捕他的人告訴自己的家人:「你的兒子是個死同性戀,做你需要做的事情吧。」

儘管亞當並沒有承認自己的性向,但他的家人拒絕與他溝通,甚至以暴力威脅,最終讓亞當選擇逃離車臣,並不再與他的家人聯繫。

不知道其他人發生什麼事

談到其他同志朋友,亞當說道:「我不知道他們發生什麼事,現在要接觸人們太危險了,每個人的電話都可能遭到監聽。」

post title

車臣舞蹈團體正準備進行表演。在車臣,同志族群是遭到汙名化且容易成為暴力攻擊的目標,也讓許多同志選擇隱藏自己的性向。

路透社

恐同氛圍濃厚的車臣

現今的車臣是個極端保守,充斥恐同氛圍的社會。對許多車臣家庭來說,家裡出現一名同志幾乎就是整個家族的汙點,甚至會讓其他兄弟姊妹無法結婚。許多住在車臣的男同志也會透過結婚來隱藏自己的實際性向。

用性向敲詐同志  要他們為警察辦事

另一名已經離開車臣的男同志艾哈邁德(Akhmed,化名)提到,過去警察會找上男同志,以不揭發他們性向為由,脅迫這些人幫忙追捕更多的男同志,這些年來,有許多男同志都活在這種被敲詐的生活中。

艾哈邁德:你的生活就這樣毀了

當警察在這個月找上艾哈邁德時,他人正在外地工作,但是他的親戚卻知道了一切。

「想像你不僅毀了你的生活,還毀了整個家庭的生活,」艾哈邁德說:「我本來準備要結婚了,我本來打算把這些問題全部帶進墳墓。我從來沒想到我會坐在一個記者前說:『我是車臣人,而且我是同志。』這絕對是最糟糕的惡夢。」

就像亞當一樣,艾哈邁德並不清楚有多少人遭到逮捕、躲藏、被殺,不過他表示,如果死亡人數只有《新報》所提到的 3個人,那麼他將會感到非常驚訝。


延伸閱讀:《讓影片告訴你 在俄國男人手牽手會怎麼樣
「為了女友,我嫁給了一個男人」 中國婚姻平權路迢迢
男人手牽手又怎樣 荷蘭男子挺同做給你看

參考資料:
01 Chechens tell of prison beatings and electric shocks in anti-gay purge: ‘They called us animals’
02 Chechen police 'kidnap and torture gay men' - LGBT activists
03 U.N. Experts Condemn Killing and Torture of Gay Men in Chechnya
04 Crackdown on Gays in Chechnya: A Vicious Circle of Law and Disor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