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野鳥!小笠原野貓搬家大作戰

by:徽徽
26179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台灣動物新聞網文/ 小陸 

2月初剛遞交世界遺產推薦函的鹿兒島縣德之島,因為拍到1張野化貓叼著琉球兔的照片,引發各界議論。事實上,東京都小笠原群島當初亦是由於1張貓咪捕食照,展開了長達10多年的「野化貓搬家大作戰」,官民通力合作解決貓咪掠食問題後,2011年6月成功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post title

2005年6月,東京都小笠原村拍到野化貓「麥可」叼著比自己還大的白腹鰹鳥。 取自小笠原自然文化研究所

合作廠商

由30多個島嶼組成的小笠原群島,位於東京南方約1,000公里,自古從未與大陸連接,動植物必須憑藉風力、海潮,或像鳥類自行飛到島上。小笠原在如此奇特的環境下,演化出大量獨一無二的特有種生物;另一方面,因為島上原本沒有肉食哺乳類,導致動物缺乏警戒心,對貓咪毫無防禦力。

貓咪是優秀的獵人,亦被稱為最強外來種。1830年,人類進駐小笠原,將貓咪帶到島上。戰時島民被迫遷離,貓咪為了求生,開始捕食野鳥;戰後,島民不關窗的放養習慣,加上層出不窮的棄養,使得1969年被指定為國家自然紀念物的特有種紅頭黑林鴿(Columba janthina nitens)數量一度減至40隻,幾近滅絕。

post title

小笠原群島目前僅父島和母島有人居住,圖為母島最南端的南崎。 取自環境省小笠原自然情報中心

合作廠商

2005年春天,鳥友在母島南端的南崎海岸發現大量長尾水薙鳥(Puffinus pacificus)羽毛殘骸,疑似遭到攻擊。此外,有人指稱2004年起就未見到長尾水薙鳥在該處築巢,特定非營利活動法人「小笠原自然文化研究所」遂架設監視器調查,果真拍到貓咪捕食白腹鰹鳥(Sula leucogaster),證實南崎的海鳥繁殖地已瀕臨毀滅。

小笠原過去亦曾捕捉約390隻貓咪,但僅限村落周邊,且結紮後就放回。2005年因為這張捕食照,環境省、林野廳與東京都等決定捕捉山裡的野化貓;話雖如此,父島和母島的居民僅2,500人,實在無力收容或送養,似乎只剩安樂一途。

post title

(左上)野化貓以人力連同誘捕籠扛下山;(右上)海運公司免費將貓咪運至東京;(左下和右下)父島6天才有1班船,遂由民間出資興建貓咪臨時安置所。 取自小笠原自然文化研究所

合作廠商

東京都獸醫師公會副會長暨新百合丘動物醫院院長小松泰史得知後於心不忍,便提出由東京都內740間會員醫院協助中途、馴化和送養的「野化貓搬家大作戰」,以豐沛的都市資源解決島上困境。小松院長表示,對於只能在島上生存的野鳥來說,小笠原是牠們的最後樂土;相較之下,貓咪在都市亦能獲得幸福。

捕食照主角「麥可」,後來成為遣送東京的貓咪1號。麥可在野化貓中也是特別凶悍的傢伙,據說捕捉者靠近誘捕籠時,麥可連同籠子向後飛退1公尺以上。初抵東京時,牠不但會大聲威嚇,還會賞人貓拳,完全摸不得。

post title

麥可馴化後由小松院長認養,成為醫院人見人愛的大明星。 取自小笠原自然文化研究所

合作廠商

小松院長把麥可的籠子放在醫院人來人往處,先讓牠熟悉人類。員工每次經過,就跟牠說說話,或用原子筆逗牠玩,約莫兩個月,麥可就願意讓人抱了。透過日常生活接觸,給予貓咪安心感,讓牠們自然寵物化,這就是「小笠原流貓咪軟化術」!

從2005年6月至2017年2月為止,已有600隻小笠原的野化貓在東京重獲新生。環境省亦將麥可的故事製成繪本《島貓麥可的大遷徙》,向民眾宣導貓咪室內飼養的重要性。

隨著野化貓移出、在繁殖地設置防貓柵欄,長尾水薙鳥已於2006年回南崎築巢,謹慎的白腹鰹鳥則於2014年重返。一度減至40隻的紅頭黑林鴿,2016年也恢復至600隻。

post title

島民暱稱為「紅咕咕」的紅頭黑林鴿過去因為數量稀少,是連專家都難得一見的夢幻鴿。 取自小笠原自然文化研究所

合作廠商

2013年,父島的野化貓減至約10隻,但2015年又增加為30隻左右;母島目前估計還有近200隻野化貓,仍需持續捕捉送養。「野化貓搬家大作戰」只是對症治療,唯有每位飼主替貓咪結紮、植入晶片,並將貓咪在室內終養到老,才能避免牠們離開人類管轄後造成生態災難。


延伸閱讀:《為什麼貓咪會帶死掉動物回家?
學者:貓咪眼中的你只是隻巨貓
犀牛角貿易重返南非市場 利弊雙方各執一詞

更多台灣動物新聞網精彩內容:
野貓成為世界遺產認證絆腳石
保育琉球兔 德之島貓咪全結紮
貓鼬除蛇失敗 日政府每年花3億捕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