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城解放 伊拉克從IS手中收復摩蘇爾城(7/11更新)

by:徽徽
6654

9號這天,伊拉克總理阿巴迪到當地勞軍,表示迎接偉大的勝利只是時間問題,也讓這場耗時將近九個月的戰爭出現曙光。兩天後,伊拉克當局正式宣布收復摩蘇爾城。接下來,滿目瘡痍的摩蘇爾城如何重建?民眾如何重拾往日生活將是當局最大的挑戰。

post title

在伊拉克西摩蘇爾城,一名伊拉克聯邦警察親吻伊拉克國旗,慶祝即將到來的勝利。

路透社

只要再收復一兩個小地方  就能解放摩蘇爾城

周日(9),伊拉克總理阿巴迪(Haider al-Abadi)抵達摩蘇爾城(Mosul)視察,慰勞擊敗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的伊拉克軍人和聯軍,歡慶即將全城解放的摩蘇爾城。官方聲明寫到,目前只要再收復一兩個小地方就可以把伊斯蘭國趕出摩蘇爾城。

2014年6月失守

伊斯蘭國在 2014年6月佔領了摩蘇爾城,隨後又宣布在橫跨伊拉克和敘利亞的領土上建立「哈里發國」。

去年十月開始收復戰

去年十月開始,伊拉克軍隊和以美國為首的聯軍開始用地面戰和空襲收復摩蘇爾城。今年一月,當局宣布收復東摩蘇爾城,但西摩蘇爾城充斥著窄小蜿蜒的街道,複雜的城市戰對當局來說是一項更困難的挑戰。

post title

圖為摩蘇爾城的勢力劃分圖,目前紅色區域為伊拉克政府所把持,伊斯蘭國的代表顏色則是黑色,從圖中可以看到黑色的區域只剩靠近摩蘇爾城市中心的一點點。圖中藍色的部分代表底格里斯河,這條河將摩蘇爾城切成兩半,右邊為今年一月被政府軍收復的東摩蘇爾城,左方則是勝利指日可待的西摩蘇爾城。圖中也標出了今年六月被伊斯蘭國炸毀的努里大清真寺。

Photo: Al Jazeera
post title

周日(9),伊拉克總理阿巴迪(右三)來到摩蘇爾城視察,慰勞辛苦的政府軍和聯軍,表示離摩蘇爾城全城解放的日子不遠了。

路透社

伊拉克總理:勝利指日可待

這場耗時將近九個月的摩蘇爾城之戰讓整座城市破敗不堪,造成上千名平民喪生,大約一百萬人流離失所。周日伊拉克總理阿巴迪的發言,讓民眾看見了這場戰役的盡頭。

阿巴迪說:「全球沒想過伊拉克人可以消滅伊斯蘭國,這歸功於英勇戰士們的犧牲,他們用勇氣讓世界留下深刻印象。」

勝利指日可待,伊斯蘭國剩下的地區已經被包圍,我們對人民宣布獲得偉大勝利只是時間問題。伊拉克總理 阿巴迪

擊敗剩下聖戰士  就會正式宣布

總理辦公室提到,在伊拉克軍隊清除在摩蘇爾城老城區剩下的伊斯蘭國聖戰士後,就會正式宣布戰爭獲勝。

post title

伊拉克反恐機構人員捏住鼻子,經過躺在地上發出惡臭的伊斯蘭國戰士屍體。

路透社

空襲交火沒有停

然而,在伊拉克總理阿巴迪到訪摩蘇爾城的這一天,空襲和交火仍在城內上演,轟炸過後的濃煙飄向天際。

打不贏直接投河

根據《路透社》稍早傳來的消息,大約有 100名伊斯蘭國戰士被困在沿著底格里斯河的老城區,許多人眼看打不贏直接投河,老城區的街上也橫七豎八地躺著伊斯蘭國戰士的屍體。

post title

兩名伊拉克軍人躺在地上稍作休息,待會準備重返位於西摩蘇爾城老城區的戰場。

路透社

比預期的還難打

事實上,這場戰役比伊拉克當局和美國聯軍所想的還要耗時。在去年十月戰事剛開打時,美國預期只要兩個月就可以收復摩蘇爾城,且認為可以避免大量人民流離失所和城市遭到大規模破壞。然而事與願違,這場戰爭打了將近九個月,比二戰時納粹德國和其盟國攻打蘇聯的史達林格勒戰役(Battle of Stalingrad)還要長,當時史達林格勒戰役打了五個多月。摩蘇爾城之役也比二戰時同盟國在最後階段攻打德國來得長。

派出自殺炸彈客  拿小孩當人肉盾牌

在摩蘇爾城之役的尾聲,美國指揮官表示伊斯蘭國開始派出自殺炸彈客混在逃難民眾中,他們也會用小孩當作人肉盾牌,在老城區蜿蜒的巷道內和當局激戰。

美國陸軍上士薩伊德(Rasoul Saeed)表示,這場戰爭「難以比較」:「這是我們打過最難打的戰爭。最後我們在沒有交通工具的狀況下,被卡在巷道中面對敵人。」

post title

在政府軍與恐怖組織伊斯蘭國對戰的西摩蘇爾城前線,政府軍向鏡頭比出勝利手勢,士氣高昂的他們有信心擊退伊斯蘭國,然而這場戰役在獲勝前已經付出了龐大的代價。

路透社

付出龐大代價的勝利

在摩蘇爾城報導的BBC戰地記者比爾(Jonathan Beale)看到了戰爭的另一面,他看到伊拉克政府軍幫忙疏散民眾到安全的地方,人民的臉上充滿恐懼,「如果這是勝利的話,背後付出了龐大的代價,不只是對人生來說,幾乎每個獲救的民眾都得拋下死去的親人」。

「幾乎每棟在老城區的建築都被破壞或完全摧毀,搜救團隊仍不斷從瓦礫堆中拉出屍體,熱氣讓腐爛的屍體發出惡臭。」

從沒見過這麼慘烈的戰爭

在NGO組織「通往和平」(Road to Peace)工作的貝克(Sally Becker)表示:「我在戰區工作已經 25年了,我看過大部分的戰爭:波士尼亞、科索沃、車臣,我從來沒有看過像摩蘇爾城這麼慘烈的戰爭。」

post title

帶著家當逃離戰區的民眾,跟著伊拉克政府軍的指示前往安全的地方避難。

路透社

伊斯蘭國的下一步

眼看離摩蘇爾城全城解放的日子近在眼前,各界也在討論伊斯蘭國的下一步和如何重建摩蘇爾城。

美軍發言人狄倫(Ryan Dillon)上校表示:「討論伊斯蘭國完全的軍事失敗是一回事,伊斯蘭國組織階級下降是另一回事,他們有可能(從原本的哈里發國)退回到恐怖組織嗎?」

勝利很脆弱  意識形態和吸引力仍在

華盛頓智庫「中東政策解放研究所」(Tahrir Institute for Middle East Policy)研究員哈珊(Hassan Hassan)說:「伊斯蘭國失去摩蘇爾城代表無論好壞,伊斯蘭國都跟以前不一樣,伊斯蘭國不再是自己認為的準國家。不過,現在對伊斯蘭國的任何勝利都很脆弱,伊斯蘭國的意識形態仍在、吸引力仍在,還有幫助他們奪權的部隊也仍然存在。」

post title

一名年長的伊拉克女性懷中抱著嬰兒,逃離恐怖組織伊斯蘭國的魔掌。即使伊斯蘭國節節敗退,他們過往的殘酷手段仍在民眾的心中留下不可抹滅的傷害。

路透社

在夾縫中求生  重建路迢迢

面對滿目瘡痍的摩蘇爾城,成千上萬的民眾家園遭毀,許多難民在兩方交火的夾縫中求生,不少民眾表示他們已經好幾個星期沒有像樣的食物或飲水,再加上沒有妥善的醫療照護造成當地死傷無數。

忘不了伊斯蘭國的折磨

在今年一月率先被收復的東摩蘇爾城,民眾的生活正慢慢步上軌道。

周日晚間,東摩蘇爾城的街道人聲鼎沸,乍看一切逐漸好轉,但當地居民表示,伊斯蘭國三年來的統治他們永遠忘不了。一名居民塔夫(Karam Abu Taif)語帶哽咽地說:「他們毫不留情地在監獄中折磨我,因為我曾是一名警察。」

「這裡每個人都有故事,我無法忘記,我們忘不了。」

伊斯蘭國還有據點

雖然目前伊拉克當局即將收復摩蘇爾城,但伊斯蘭國在伊拉克境內仍有勢力範圍,包含位於北部的塔阿法城(Tal Afar),還有在西部安巴爾省(Anbar)的三個城鎮,伊斯蘭國仍有能力轟炸政府把持的區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