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價太高無家可歸 雪梨中心出現帳篷城

by:徽徽
11201

在雪梨心臟地帶的馬丁廣場,閃閃發光的摩天大樓間出現了一座帳篷城市,這裡是無家可歸者的避難所,也是讓州政府和市議會隔空交火的原因。然而,這座自給自足的帳篷城市希望讓外界知道,高房價有多麼不合理,遊民們有多麼不得已......

post title

從澳洲儲備銀行的門口一出來,就可以看到一座座帳篷,這裡就是無家可歸者的避難所。

路透社

高樓大廈精品店,還有一座座帳篷

在澳洲新南威爾斯州的雪梨市中心,馬丁廣場(Martin Place)堪稱心臟地帶,四周充滿閃閃發光的高級建築和精品店,澳洲儲備銀行、聯邦銀行、雪梨郵政總局和澳洲七號新聞電視台都在這,不過從去年 12月開始,這裡出現了一座座五顏六色的帳篷,吸引無家可歸的民眾紛紛進駐,也引起新南威爾斯州州長和雪梨市長的隔空交火。

州長:帳篷令人不舒服

新南威爾斯州州長伯利基期莉安(Gladys Berejiklian)要求雪梨市長摩爾(Clover Moore)將這些帳篷移除,她說這一群住在帳篷裡的遊民「讓她非常不舒服」。

市長:無家可歸沒犯法

雪梨市長摩爾表示,因為新南威爾斯州政府「數十年來對無家可歸民眾的無情漠視」,才會導致馬丁廣場帳篷城的出現,市議會無權驅離他們,反而是州政府應該提供更經濟實惠的住房給遊民才對。

人們無家可歸沒有犯法,對某些人來說這是雪梨住房負擔危機無可避免的結果。雪梨市長 摩爾

「我們有權移動建築和讓地方更安全,但我們無權移動民眾,警察才有權這麼做。我們不是呼籲警方這麼做,但這就是現實。」

post title

圖為雪梨市長摩爾,她提到馬丁廣場帳篷城的出現,與房價過高民眾住不起息息相關。

路透社

遊民不願接受幫助

新南威爾斯州州長伯利基期莉安堅持,馬丁廣場的遊民問題該由雪梨市處理,畢竟州政府派出的官員已經到當地數十次,但許多民眾都拒絕搬遷。

伯利基期莉安說:「睡在馬丁廣場帳篷裡的民眾拒絕接受幫助,這點讓我很擔心,坦白說我認為這是不能接受的。」

「我們的工作人員已經到那邊 41次了...我呼籲摩爾想辦法清除帳篷城,帳篷城不應該待在那裡。」

州政府已經盡全力

新威爾斯州社會住宅部長戈瓦德(Pru Goward)也加入了抨擊雪梨市長摩爾的行列,她說州政府「已經盡了一切努力」幫助遊民,沒有人應該睡在帳篷中:「摩爾市長關於馬丁廣場的聲明令人失望」、「摩爾市長妳做了什麼?」

雪梨住得起的房子

摩爾市長不斷強調,帳篷城的出現與房價過高民眾住不起有關。事實上,馬丁廣場裡有幾頂帳篷上的文字道盡一切:「對許多人來說,雪梨可以住得起的房子長這樣。」

雪梨讓人住不起

近年來,澳洲因為礦產投資興盛,經濟蓬勃發展,然而這也造成高房價的出現,雪梨和墨爾本目前在全球十大住不起的城市中分居第二和第六名(註:第一名是香港),貧富差距也成了城市發展中最棘手的問題。

post title

圖為雪梨馬丁廣場帳篷城的俯瞰圖,這裡至少有 40座帳篷,裡頭除了有廚房外,一旁還有留言黑板,讓人寫下想說的話。

Photo: William Bauerhuit

至少有40座帳篷  每天有百人來領食物

根據帳篷城負責人的估計,馬丁廣場至少有 40座帳篷,且每天大約以兩頂帳篷的速度增加,平均每晚有 45人睡在這裡,另外有大約 100人會來這裡領食物,而來來往往的上班族絕對會看到這座位於摩天大樓之間的城中之城。

人生分崩離析  輾轉來到帳篷城

其中,布萊克摩(Nigel Blakemore)的帳篷就在裡面,在路燈下泛著銀色的亮光。

布萊克摩說:「過去,我是那種走過這種帳篷城會感到不快,還會打電話跟市議會說:『你們什麼時候要把這群該死的人移走?』的那種人。」

「直到我陷入深淵變得無家可歸,我才開始思考我是哪種人。」

布萊克摩原本在媒體產業居高位,和他的妻兒住在香港,「我待在香港 14年,然後經歷了非常磨人的離婚。我有移民問題,當我回國時我媽過世──我的人生分崩離析」。

post title

頭戴墨鏡,站在帳篷城廚房裡煎蛋的就是被封為「馬丁廣場市長」的普里斯特利。

Photo: Liam Kesteven

由平等組成的社群

沒有錢的布萊克摩原本在雪梨最惡名昭彰的住房計畫中找到了一間小房子,但當地實在太危險,讓他連出門都很害怕,「待在帳篷城市裡我比較快樂」。

此外,布萊克摩提到,帳篷城是「一個由平等組成的社群」:「這裡沒有階層,有也是尊重的階層」。

「馬丁廣場市長」

現在,布萊克摩是帳篷城的二把手,主要負責管理和規劃帳篷城的是被封為「馬丁廣場市長」的普里斯特利(Lanz Priestley)。

普里斯特利是出了名的社運分子,他長年為無家可歸者發聲,而他自己也是遊民,輾轉流浪在全球各大城市。

post title

馬丁廣場是雪梨的金融商業區,每天都有成千上萬名菁英在豪華的辦公大樓中穿梭。

Photo: Kate Ausburn

故意挑馬丁廣場  菁英來來去去

根據《衛報》雪梨特約記者麥金農(Alex McKinnon)的觀察,普里斯特利故意選了雪梨的權力中心──馬丁廣場來當帳篷城的落腳地,因為政治和金融菁英每天都會經過這裡,他們的帳篷就是最有力的發聲工具。

「無家可歸產業」

在普里斯特利為帳篷城成立的Facebook專頁上,他提到政治人物還有所謂的「無家可歸產業」都喜歡藉由關心他們來作秀或募款,而非真正提供遊民安穩有尊嚴的生活。

指控當局互踢皮球

他指控新南威爾斯州州長伯利基期莉安和雪梨市長摩爾把遊民當作政治皮球互踢,州政府「在確保雪梨有住得起的房子上毫無建樹」,市議會「為那些以遊民為食的商業做比較多」。

post title

在一日遊民體驗活動中,企業家們睡在瓦楞紙板上體會無家可歸的滋味。

Photo: Vinnies WA

企業家的一日遊民體驗

《衛報》雪梨特約記者麥金農表示,普里斯特利的論點有道裡。

舉例來說,最近澳洲舉辦了讓企業家體驗遊民生活的活動Vinnies CEO Sleepout,讓富有的企業家們戴上虛擬實境裝置後,體驗睡在瓦楞紙箱上的感覺,這個活動正反映出政治和企業文化把遊民視為一個做公關的機會,而非一個需要前後一致的政策來處理的危機。而這背後的思想反映出遊民就像背景一樣,只能被動地等待同情和世人的注意。

打造自給自足的社區

因此,普里斯特利要把帳篷城打造成一個自給自足的社區、一個由遊民來管理的社區,大家一起來做決定。

鬧事會被請出去

其中,凡是在裡頭吸毒、酒後鬧事或有不當行為出現者都會被請出帳篷城。

賣不完的食物送來這

而在帳篷城的中心,是讓每個遊民填飽肚子的廚房,每天傍晚附近的咖啡店都會送來賣不完的披薩和三明治,廚房裡也有人負責煮飯。

有的遊民在夜晚時也會拿起小提琴,奏出飄散在帳篷城的悠揚音樂。


延伸閱讀:《房價飛漲住不起 紐西蘭萬人流落街頭
一招解決老人寂寞、青年沒房住 「分享家庭」好處多
路有凍死骨 研究:有錢人真的不把人放在眼裡

參考資料: 
01 Inside the homeless tent city taking over Sydney’s iconic Martin Place
02 Making politicians uncomfortable may just be the point of this homeless ‘tent city’
03 Sydney Mayor and NSW Government pass blame over tent city for the homeless in Martin Place
04 Homeless tent city in central Sydney sparks dispute over who should deal with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