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只有一個 那些諾貝爾科學獎荒謬的二三事

by:徽徽
17469

隨著諾貝爾獎頒獎季的到來,各界都在引頸期盼諾貝爾獎的名單公布,然而,有不少科學家擔心,諾貝爾科學類獎項根深蒂固追求「孤獨天才」的文化,將影響科學研究團隊合作的本質,而且諾貝爾科學類獎項通常由白人男性獲得,也受到外界的批評與檢討。

post title

圖為諾貝爾獎的獎章,上面雕刻著瑞典化學家諾貝爾(Alfred Nobel)的頭像。隨著諾貝爾獎頒獎季的到來,全球也把注意力放在今年的得主和他們的貢獻上。

Photo: Adam Baker

贏者全拿  剩下的人不起眼

3號這天,2017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出爐,由美國物理學家魏斯(Rainer Weiss)、索恩(Kip Thorne)和巴里什(Barry Barish)以重力波探測獲得,他們三人帶領雷射干涉重力波天文台(Laser Interferometer Gravitational-Wave Observatory, LIGO)計畫記錄下了重力波,他們將平分 900萬瑞典克朗(折台幣約 3,369萬元)的獎金。但更重要的是,他們將會擁有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的頭銜,而對其他參與LIGO計畫的科學家來說,他們只會成為研究報告中,長達三頁作者名單裡不起眼的一員。

拒頒科學團體獎  

英國天體物理學家里斯(Martin Ree)說:「LIGO的成功歸功於上百名研究人員,諾貝爾獎委員會拒絕頒發團體獎引發越來越多問題,並且對許多科學如何研究出來產生誤導。」

得主自己說  獲獎得歸功於上千人

這次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的魏斯自己也說,這次的發現不只得歸功於上百名研究人員,而是得歸功於超過上千名科學家,人們花了 40年在探測重力波。

post title

在宣布今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的會場內,擺了一台投射出得主照片的筆電,由左至右分別是美國物理學家魏斯、巴里什和索恩。他們是參與LIGO計畫的重要人物,但有更多研究人員被外界忽略。

路透社

扭曲了科學的本質

每年,當諾貝爾獎委員會宣布物理、化學、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時,都受到外界對其荒謬和不合時宜的批評。《大西洋月刊》的報導中寫到,與其說諾貝爾獎在紀念科學,不如說它扭曲了科學的本質、改寫了科學的歷史,還有忽略了許多重要的貢獻者。

科學界奧斯卡獎  受到全球關注

當然,諾貝爾科學獎對這個世界有許多正面的影響,科學發現應該為世人所知且重視,諾貝爾獎的網站也像個教育寶庫,裡面充滿了豐富的資源,記錄下了許多科學報告中看不到的細節。再者,諾貝爾科學獎就像科學界的奧斯卡或葛萊美獎,聲勢浩大到足以引起全世界的期待與關注。

掩蓋不了問題

然而,這些好處仍掩蓋不了諾貝爾科學獎根深柢固的問題。

post title

每年,諾貝爾獎得主都會受到全球媒體的大肆報導。圖為榮獲今年諾貝爾物理學獎的加州理工學院教授索恩,得獎名單公布後,他收到了不少恭賀電話。

路透社

看不到的遺珠

1901年,首屆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頒給了馮貝林(Emil von Behring),藉此紀念他發現抵抗白喉的血清療法,然而和馮貝林合作無間的北里柴三郎並沒有獲獎。

1952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頒給了發現鏈黴素和其他抗生素的瓦克斯曼(Selman Waksman),忽略了瓦克斯曼的研究生沙茨(Albert Schatz)的貢獻,事實上沙茨才是發現鏈黴素的人。

2008年,諾貝爾化學獎頒給了三名發現綠色螢光蛋白(Green fluorescent protein,GFP)的科學家,但第一位複製GFP基因的普拉瑟(Douglas Prasher)卻不在獲獎名單上。

現代科學最講求團隊

撇開誰該得獎不談,重點在諾貝爾科學相關的獎項只頒給個人,至多三個人,但是,拿路透社記者歐蘭斯基(Ivan Oransky)和科學新聞編輯馬庫斯(Adam Marcus)的話來說,現代科學「是最講求團隊的團隊運動」。

作者名單長達三頁

雖然有的研究人員單獨做出重大突破,但這樣的情形少之又少,就算在單一的研究團隊中也包含許多博士後研究人員、學生和技師,更常見的是不同團隊整合在一個研究計畫中。舉例來說,這次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的LIGO團隊名單就有三頁長。而近日一份有關希格斯玻色子質量的報告,有 5,154名作者。

post title

批評者認為,諾貝爾獎的頒發提倡所謂的「孤獨天才」文化,也就是整個人類世界端賴少數菁英的貢獻才得以發展。

Photo: mihimaru

「孤獨天才」和「英雄史觀」

2013年,生物學家卡薩德瓦爾(Arturo Casadevall)和范(Ferric Fang)寫到,諾貝爾獎推廣了所謂「孤獨天才」的文化,這種文化可以用哲學家卡萊爾(Thomas Carlyle)的「英雄史觀」來詮釋,也就是世界的歷史就是一部偉人的自傳,忽略了群眾在歷史上扮演的力量,而只專注在少數菁英如何影響世界。

注意力集中在少數人

生物學家卡薩德瓦爾和范接著提到,諾貝爾獎「加強了科學界有問題的贏者全拿獎勵系統,許多人的貢獻被忽略,注意力不成比例地集中在少數人的貢獻。」某種程度來說,諾貝爾獎和誰的貢獻最卓著無關,而和誰最能在危險的學術迷宮中倖存有關。

post title

圖為 54年前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的梅耶,她提出了原子核殼層模型而獲獎,她也是繼居里夫人(Marie Curie)之後第二位拿到此獎的女性。截至今日,204名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中,只有她們兩人是女性。

Photo: Max Bashyrov

不能頒給過世的科學家

再來,諾貝爾獎不能頒給不在人世的科學家,這也是為什麼對發現DNA雙螺旋結構貢獻卓著的富蘭克林(Rosalind Franklin)拿不到獎的原因。

天文學家魯賓(Vera Rubin)靠著研究星系自轉為暗物質的存在提供了證據,改變了人們對宇宙的了解。2016年10月,科學作家費爾特曼(Rachel Feltman)表示:「魯賓值得獲頒諾貝爾獎,但她或許無法及時拿到。」兩個月後,魯賓過世。

獲獎者以白人男性居多

富蘭克林和魯賓點出了諾貝爾獎另一個問題,那就是獲獎者以白人男性為主。

在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獲獎的 214人中,只有 12位是女性。獲得諾貝爾化學獎的 175人中只有 4位是女性,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的 204人中只有 2位是女性。上一位獲得諾貝爾科學獎項的女性得主,是 54年前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的梅耶(Maria Goeppert Mayer)。

並非女性表現不出色

上述情形並不是因為女性的表現不夠出色,舉例來說,和獲得諾貝爾化學獎的哈恩(Otto Hahn)一起研究核分裂的麥特納(Lise Meitner)曾被提名了 48次,但沒有一次獲獎。身為女性的天體物理學家麥克(Katie Mack)表示:「諾貝爾獎有好的地方,但我們得記住獲獎者的人口分布反映和放大了結構上的偏差。」

從來沒有黑人拿過獎

此外,從來沒有黑人獲得諾貝爾科學類的獎項,就算考量非白人和女性在科學領域深耕的比例不如白人男性高,這樣的獲獎率還是非常懸殊。

post title

每年諾貝爾頒獎典禮舉行完後,瑞典斯德哥爾摩市政廳都會舉辦盛大的晚宴,慶祝所有諾貝爾獎得主對世界的貢獻。

路透社

留名青史  學術聲望一飛沖天

《大西洋月刊》檢討到,要不是諾貝爾獎這麼重要,它們也不會受到外界全面的檢視和批評,因為諾貝爾獎得主除了可以獲得高額獎金,重要的是他們在學術界的地位和聲望將不可同日而語,未來他們發表的研究會受到更多注意和引用,他們平均下來也比那些被提名但沒有獲獎的科學家多活一到兩年。

諾貝爾獎帶來的殊榮將一輩子跟著他們,就算他們過世也終將在歷史上留名。

變調的諾貝爾獎得主

然而,諾貝爾獎並非完美無瑕,諾貝爾獎的頒發也非常主觀,過去也不乏出現變調的諾貝爾獎得主。

舉例來說,1956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肖克利(William Shockley)提出了一套飽受爭議的優生學理論,他說智能低者應該被結紮,而這之中以非裔美人為大宗。

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華生(James Watson)也提出了類似的看法,他聲稱非洲人平均來說比較沒那麼聰明。

1993年以發明聚合酶鏈鎖反應技術獲得化學獎的穆利斯(Kary Mullis)質疑全球暖化以及愛滋病是否起於HIV病毒。他也曾在自傳中寫到,自己遇見了一隻有可能是外星生物的發光浣熊。

不該神化得主

《大西洋月刊》表示,諾貝爾獎無法保證得主未來的發言都有科學根據,重要的是民眾不應該神化諾貝爾獎得主。

科學作家法蘭西斯(Matthew Francis)寫到:「最終取決於我們要不要停止神化諾貝爾獎,諾貝爾獎在我們的同意下統治了我們對科學的看法,是時候讓我們收回同意了。」


延伸閱讀: 《違反諾貝爾遺囑 新科和平獎得主不夠格?
貓咪是固體還是液體?充滿不確定的搞笑諾貝爾獎來啦!
有問題的得獎文化

參考資料:
01 The Absurdity of the Nobel Prizes in Science
02 The problem with Nobel prizes and the myth of the lone genius
03 IS THE NOBEL PRIZE REALLY ALL IT'S CRACKED UP TO BE?